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惭悔(下)

雷安、瑞安ABO。
注※结局是雷安。

三天很快,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今天已经是周三了,是约定好的日子。

安迷修如约转动锁扣,然后打开了门。在开门的瞬间,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烟味。混杂着些许龙舌兰的味道。安迷修蹙了蹙眉,他没有说话,径直略过客厅走向卧室。在走过沙发的瞬间,他听到雷狮开口了。声音十分沙哑,听起来就明白了,安迷修也不是个傻子。雷狮抽了很多烟。

“怎么,你在牛奶里泡了三天吗。”

“与你无关了。”

“不。与我有关。”

“雷狮。我说了,如你所愿。而且,我已经受够了。或许以前与你有关,但现在,与你无关。”

“呵,是吗。由不得你。”


说实在的。雷狮这三天并不好受。安迷修走的那晚,雷狮愣了一晚上。然后猛地想通了,安迷修是走了,确确实实的,在发情期的时候。安迷修拖着那样的身体能去哪儿。雷狮不知道。雷狮坐在沙发上,他突然意识到,他要去找安迷修。他下了楼,走过周边所有的街道,但他没看到安迷修,连影子都没能看到。他给卡米尔打了电话,他说他需要休假。电话那边顿了一下后回答好的。雷狮错过了安迷修出去的时间,安迷修出去的时候,雷狮还在开会。自然相错。他请了假,第一天的晚上他不停的找着安迷修,他猜,安迷修会发烧。他猜对了。安迷修高烧,格瑞照顾了安迷修一晚上。

雷狮这个人高傲得很,既不会低头认错,也不会承认自己犯过错。他天性如此。但那天晚上,他回家时买了一条香烟。然后不停的吸着,似乎觉得这样就能让心里的烦躁驱散似的。但这没什么用。雷狮突然想起,安迷修大学的时候,与自己的第一次性爱。

那是个意外。毕竟,那件事情发生之前,所有人都以为安迷修是个Alpha。意外的发情,意外的交合。一切都是意外。雷狮突然想起安迷修红着脸告白的话,安迷修说:恶党,这世上没有什么偶然和意外,一切都是必然的,我是这么相信的。所以、你要和我交往吗?然后雷狮不记得自己当初是什么表情,他只记得他点了头答应了。然后安迷修的表情就由紧张、不安,变为惊讶,再然后变为欢喜。他原本就淡粉的脸唰的一下通红。——记得怎么这么清楚。雷狮突然反应过来。他甚至不记得关于自己的事情,但他却将安迷修的事情全都记下了。安迷修的一举一动,他说的每一句话,他的每个眼神……雷狮全都记下来了。

雷狮开始想,为什么喉咙那里会有堵塞的感觉,为什么会觉得口水吞咽不下去。是因为心脏太难受了,是因为鼻尖有些酸。雷狮没有想过安迷修会离开自己,但他忘了。安迷修也是有底线的,他也是个男人。雷狮没有权利把安迷修的爱当做他肆意妄为的资本。这么想着的同时,雷狮呼了口气,吐出了烟雾。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会专门挑着安迷修发情期的日子出去。有的时候并不是在工作,而是只是单纯的出去喝酒撸串。他让安迷修有多担心,似乎在安迷修消失的那一瞬间,雷狮也亲身体会到了。雷狮突然很怕,很怕安迷修出意外,很怕他被街边不知名的小混混占了便宜。他心烦意乱,十分不安,甚至有些惶恐。雷狮问自己:我厌倦了吗?我厌倦和安迷修在一起了吗?——没有。如果真的厌倦了,那这种感觉算什么,为什么不干脆利落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雷狮说不出这种感觉,很矛盾。像是枷锁,像是铁链,将雷狮一层一层缠绕,锁紧,然后拖着坠入深渊一般。雷狮忽然觉得,安迷修一走,家里的空气都变得压抑了。

然后三天过去,安迷修如约回来了。而雷狮三天没合眼。他睡不着。

安迷修回来的一瞬间,雷狮嗅到他身上的牛奶味。那一定是格瑞的味道。不用想了。

大学时。格瑞追求安迷修,那时的格瑞还不知道安迷修是omega,只是单纯的喜欢他。而雷狮后者居上,提前一步获得了安迷修。好在安迷修和雷狮是两情相悦,所以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格格不入。嘉德罗斯坑蒙拐骗加耍孩子气的带走了金,凯莉则和安莉洁在一起了。那时候的朋友团,唯独格瑞是单身了。但格瑞只是摇摇头,说不在意。不是不在意,而是格瑞就是那样的人。安迷修对格瑞感到抱歉和愧疚,格瑞说没有关系。格瑞尊重安迷修的选择。过去这么多年,格瑞还是单身,他没有找对象。而安迷修这时候却又出现了。格瑞知道,这时候的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安迷修说,让自己标记他。格瑞拒绝了,他不能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做任何决定。


雷狮忽然很生气。他不允许自己的人身上带有别人的味道。对于雷狮来说,就算真的是他丢弃的玩具,那也只能是他的,不能是别人的。雷狮从沙发上站起身子,他拿过三天前安迷修放在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然后当着安迷修的面,亲手将那张单子撕毁了。安迷修怔怔的看着雷狮,然后情绪激动,他吼雷狮。

“你干什么!”

“撕单子。”

“雷狮,你够了没有!…已经够了吧…雷狮,你玩够了吧?让我走。”

“不可能。有意见就对大学时期的你说去!既然已经是我的了,你就再也别想去任何人的地方,格瑞也不行!”

“雷狮。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分手是一个人的事情!”

“但离婚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不同意,你就别想离!”

“你太不可理喻了!”

“三天时间让你变得和他的口头禅也一模一样了吗!说吧,安迷修。还有什么变得一样了?啊?这里吗?”

说着雷狮伸手拽过安迷修,把他按在墙上。另手抚上安迷修颈后的腺体。安迷修的身子抖了一下,表情似乎有些吃痛,雷狮愣了一下,然后不由分说的将安迷修衣领扯下。是牙印。很深。已将皮肤咬开了。但完美的错过了腺体的位置,咬在后肩处。猛地,整个房间里龙舌兰的味道冲击着鼻腔。安迷修的发情期刚过,身体根本承受不住,更何况他的身体早已毁了。他站不稳,雷狮终于是发现这点了,他用膝盖顶着墙,支撑着安迷修的身体。他没说话,只是将安迷修翻了个身,然后拉开安迷修的衣领,张口咬在腺体。狠狠地。安迷修疼的手攥成了拳,指甲也好似要嵌进手掌里。咬完后,雷狮松开了安迷修的后颈,血丝和唾液混在一起,和雷狮的唇拉了丝。安迷修被按着,隐隐的呼着气,雷狮抬手用拇指抹了下唇角,将血液和唾液的混合物擦去。然后收起了信息素。

“…医生说什么了。”

“?!你跟踪我?”

“哼,怎么可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安迷修。”

雷狮的洞察力十分的敏锐,他将安迷修圈在怀里,然后抱着他去了沙发。他把安迷修放在沙发上,坐在一旁,把烟叼在口中,打火机的火星刚刚点燃。安迷修说:我不想闻烟的味道。于是雷狮将打火机的按键松开,把烟也放在一旁。他们彼此沉默了许久。与格瑞的沉默不同,这是一种令人心生凉意的静。

“雷狮,”

安迷修先开的口。

“我说过…我已经累了。你说的对,我是个傻子。如果不傻,大概也不会把离婚拖到现在。我喜欢你,但如果只是一昧的、单方面的,那么就没有任何意义。这点小事我还是分的清的。”

“安迷修。你没被格瑞标记吧。”

雷狮突然这么问道。安迷修没有说话。只是咬了咬牙,然后又说。

“会的。早晚会的。”

“不会的。我不会给他那个机会。”

“…雷狮!你还想让我怎么样。你还想要我做什么。”

“呆在我身边,再也别想着离开。”

“……雷狮。我……”

安迷修即将说出的话语,被雷狮的唇堵了回去。雷狮没给安迷修任何说出后半句话的机会。安迷修想反抗,但他反抗不了。只是吻着吻着,唇上似乎湿湿的一片,但那不是津液。很咸,也有些苦。雷狮的眉皱了一下,他将舌伸进安迷修的口腔,轻轻搅动后便松开了。

“我不允许。”

“你总是…这样。”

“嗯。我总是这样。”

“你是故意的。”

“嗯。我是故意的。”

安迷修的声音哽咽,然后带着些许啜泣。雷狮安安静静的,伸手帮安迷修拭去眼泪。然后雷狮轻轻的吻了安迷修的额头,安迷修拽着雷狮的衣角,将脸埋进雷狮的胸膛里。雷狮只是扶着安迷修的背,轻轻拍了拍。




周末的中午十二点多,安迷修对格瑞说,“标记我吧。”格瑞猛地清醒,然后呆愣在原地。

“……你认真的吗。”

“嗯。”

“安迷修。我大学的时候追求过你。你知道的。当然,我也喜欢你。你的任何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但这个不行。”

“…格瑞、我…”

“我知道你喜欢他。也爱他。”

格瑞这么说。

“即使是累了,也是如此。雷狮的性子,是什么样的,你比我清楚得多。可能你不知道,大学的时候外出野营,有一次你迷路了。我和嘉德罗斯他们一开始是不知道的。急匆匆跑来找我们的,是雷狮。他找了你四个多小时,最后才在山林里发现了你。”

“怎么可能…?我记得那次是金和嘉德罗斯来……”

“雷狮说:不要告诉安迷修。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想着要放弃你了。正如你所说的,安迷修,‘可能跟了他之后,再也找不到相契合的灵魂了’。你说的对。灵魂是要相互打磨的。我会照顾你三天,也可以给你足够量的,三天的暂时标记。但我不能代替雷狮。你知道的。”

“……嗯。”

“三天后你回去。如果到那时,你还没有改变主意的话。再来找我吧。”

“…好…”

“还有一件事,你转过去一下。”

“嗯?好…”

安迷修乖乖转了身,格瑞伸手用食指划过他的后肩。然后张口狠咬了上去。安迷修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头上的呆毛也抖了两下。

“这个。就当作他好久不见的老对手,送他的挑战书了。”——可别太快败下阵来,雷狮。当然,这句话格瑞并没有说出口。




然后雷狮说。

“……抱歉。”

“……嗯……”

雷狮任由安迷修缩在自己的胸膛,然后伸手拍着他的背轻轻安慰着。这让安迷修想起大学时的雷狮。虽然到处挑衅找事却会在安迷修出现的时候变得异常安静,目光里的温柔是只给安迷修一个人的。为什么要去花天酒地,欺负安迷修…?或许是一种极端的爱的方式吧。安迷修说雷狮是个混蛋。雷狮轻轻嗯了一声。安迷修又说雷狮是个笨蛋。雷狮也轻声嗯了一下。倒是格瑞,他说:我看那两个人都差不多,半斤八两。

雷狮伸出舌,舔舐安迷修的耳尖与眼角。安迷修只是吸着鼻子,然后眼眶红红。雷狮噗的笑了一声,然后抽了几张摆放在茶几的纸巾给安迷修擦了擦鼻子。雷狮突然觉得这跟逗小孩儿似的,然后他又亲亲安迷修的鼻尖。安迷修的反应永远都这么有趣,耳尖一红,然后撇开了头。雷狮看着安迷修,呆呆的顿了几秒,然后他将安迷修压倒,开口道。


“我不会再给你使用抑制剂的机会了。”
“一次都不。”






紫堂幻和格瑞正巧碰见,老友一般的好久不见。然后格瑞和紫堂说了这件事情。紫堂说,

“那还真是服了他们两个……恐怕,嗯……这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

“……有道理。”

“等一下,格瑞。凯莉的电话。”

“接吧。”

“嗯好。”

紫堂出去了一圈又回来,然后双手架着额头十分消沉。

“怎么了。”

“……格瑞。凯莉说,她刚才在街上碰到金了。”

“嗯?”

“金。吵着闹着。要和嘉德罗斯离婚。”

“……”

“……”

“…格瑞。”

“怎么。”

“…你要不要今年最新的那款八升的旺仔牛奶…”

“…………………………”







安迷修睡着了。雷狮还醒着。他帮安迷修盖好被子怕他着凉。雷狮刚想碰安迷修的脸颊,但手机屏幕亮了。有两条短信,一条是卡米尔的,一条是格瑞的。

格瑞说,

“有些东西只有失去后才知道珍惜,你是个聪明人,雷狮。”



雷狮勾了唇,然后随手摁了几个键回复了过去。


格瑞的手机屏幕亮了,上面只有一句话。





『我没那么容易败下阵来。』




“……”
“哼。”
“那就好好对他。”



紧接着还有一条。




『我自然会好好对他。』





格瑞怀疑他家被雷狮按了监控摄像头。



“嗯…?怎么了……”

“没事,你接着睡。”

“真的没事吗?”

“嗯?我能有什么事。啊,的确有一件事……”

“怎么了?”

雷狮在安迷修脸上啃了一口。






“我还想再来一次。”

评论(24)

热度(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