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 “痴心妄想”『肆』

“下令,全国搜查。”

嘉德罗斯头也不抬,只是把手一挥。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他,他都表现的那么不在意。但却唯独语句里带着一种以前从未拥有的坚定。是命令,是坚定,也是怒火。

“就算把这个王国给我翻个底朝天,也得把他给我找出来!现在就去!”

嘉德罗斯发号施令,士兵们便开始行动。天才刚蒙蒙亮,金还没有醒来。鬼狐看了看王国里的骚动,于是去金的房间门前敲了敲门。门被打开后,里面站着的是朦朦胧胧还没有完全醒来的金,他还伸手揉着自己的眼睛。

“怎么了?鬼狐……”

“走,去别的房间吧。嘉德罗斯下令派士兵来找你了。”

“啊?什么?噗,不可能的啦不可能……肯定是有什么别的事情啦。他才不会来找我呢。好了晚安,我再睡会儿……”

鬼狐在金即将关上门前提前一把把他拽了出来。

“……我说真的!你给我好好听着!”

“是!十分抱歉!!”

被鬼狐天冲一吼,金到是清醒了不少。仔细一想,嘉德罗斯来找自己也是理所应当的吧?毕竟一言不发的就跑了?他绝对生气了。金愣了一下,然后似乎是才反应过来一般。

“诶、诶…???我怎么办!!”

“跟我来。”

“喔…好…”

金跟着鬼狐天冲,鬼狐把他带到了一面墙的面前。旁边的消防设施按钮却是指纹解锁的系统,鬼狐将拇指放在上面,暗门开了。鬼狐天冲再怎么说,也是贵族出生。不过是因为看不过阿谀奉承,但却又没有凯莉那样的勇气直面说出“不喜欢”之类的话,所以选择出来当个纹身师打发时间。做个暗门什么的,绰绰有余。金看着面前的墙突然开了一个门,将自己还被搜查的事情完全抛到脑后了。只看着这个门连连称好。

“哇、哇……!!好厉害啊鬼狐!!!”

“嗯?这不算什么…你先进去。里面什么都有,不过隔应效果略微有些差,不过当然,如果你不在里面玩炸弹的话,外面是听不见的。士兵如果来了,你在里面就安静些。”

“酷毙了!好好好……那鬼狐小心点哦!”

“嗯。”

鬼狐看着金进去朝他招手后,才又将门关上。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格瑞便带着几个士兵来敲门了。鬼狐去询问格瑞发生了什么,格瑞的回答是王妃失踪了。看来嘉德罗斯并没有将金是独自逃跑的事情公告于众,毕竟,他嘉德罗斯丢不起那个人。格瑞搜查到有金的那面墙时默不作声,只是看了看地面。而鬼狐天冲看了看格瑞。

“怎么了吗,格瑞?”

“没什么。”

格瑞摇摇头,似乎是什么都没发现一般。又将士兵们带走了。但鬼狐天冲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看着格瑞。格瑞点了下头,在沉默中指了指鬼狐天冲门上的铃铛。鬼狐只是看着格瑞,然后也点了下头。清晨用脑,总是有些累的。

鬼狐在格瑞走后让金出来,金却一言不发,脸上都是不可置信。

“……他真的来找我了啊。”

“是啊。”

鬼狐一边回答,一边伸手取下系在门上的铃铛。然后坐在柜台前,似乎是在等什么。

“我要不要回去……”

“回去的话,死了也没关系?”

“……唔……”

“安心吧。稍微等等。”

“嗯?等什么?”

“等这个。”

鬼狐天冲用手指了指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们面前的格瑞。金吓了一大跳。

“格、格瑞!!!!完了完了完了!被你发现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嘉德罗斯我在这里啊……我……”

“金。”

“什么什么……?”

“我不会说。”

格瑞将头低下,最后握紧手中的剑,又将剑放在柜台上。处于一种完全松懈的状态。

“是啊,他不会说。”

“鬼狐你怎么知道格瑞不会说出去啊…!”

“他要真的想把你带回去,刚才就把你带回去了。”

“……诶?”

“是吧。格、瑞、大、人。况且,还带着这么少的人来我店里。还真是谢你故意光顾了啊。加你一共四个人,来我这么大的店里搜查,你的良心不会对他们痛吗。”

“别这么叫我。你的机关太好看透了。像你开的这种店,追求复古风格,墙边的灰尘都是旧的。唯独机关那里的尘土是新的。像是墙被打开,又被关上一样。”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哦。”

鬼狐天冲和格瑞在讨论着关于关闭金的那道门的好处和坏处,而金觉得自己和他们似乎不是一个世界的。

『这种智商高的人真的太可怕了!』

金这么想着。

“我不会把你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但我会派人跟着你,保护着你的安全。除非是紧急情况。当然,如果是你的意愿,撒谎也没关系。”

“……格瑞……”

“毕竟,家人这种东西,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

金猛地想起自己的姐姐,秋。最后看了看格瑞。点了点头。

『家人吗……』

鬼狐天冲不知多久没回去了。不过,仔细一想,那里待着的是凯莉,那么还不如不回去。兄妹之间的感情也是有够复杂了。



“找到了吗。”

“没有。”

“一点行踪都没发现?”

“嗯。”

“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格瑞。”

“并不会。况且,王妃的话,逃到其他国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啧。”

嘉德罗斯将身子一转,眉头紧蹙。他开始焦躁不安了。再怎么说,金路痴这点,他还是知道的。还有什么?他还知道什么?……什么?嘉德罗斯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明明就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却只知道他喜欢自己和他路痴。别的呢?别的呢?——没有了。只有这么多而已。嘉德罗斯一想起金,满脑子都是金说着“喜欢你”“喜欢”之类的话。

烦躁不安,又焦虑不已。
但却束手无策。

『该怎么去找?』

——嘉德罗斯不知道。他束手无策。



“鬼狐,我想好了。”

“哦,要走了?”

“嗯。”

“打算去哪儿?”

“嗯……旅行。”

“???”

“嗯。旅行—!”

“外面到处都是在搜查你的士兵,你却要去旅行????”

“别担心嘛。这不还有你在嘛。”

金挠了挠后脑勺。然后摘下帽子。他金色的头发却变得犹如雪一般白。

“金,你头发……”

“噗,是染发剂啦!”

“……”

鬼狐其实有点被吓到。他生怕金因为嘉德罗斯的事情一夜白头。那就太对不起那头好看的金发了。

“那我先走啦。”

“……等等,你就这样出门吗?”

“嗯。穿的太好看反而会被怀疑。”

“……嗯。”

“拜!收留了我一晚谢谢啦!”

“没事……路上小心……”

“好!!”

……

鬼狐选择去找格瑞。毕竟是格瑞的人跟着金。打从金出门后,一个紫发的姑娘就在金后悄悄的跟着。安全什么的…有没有保障还不一定。但人是确实走了。

金出门后伸了个懒腰。然后看了看天空。最后将唇角扬起,露出微笑。

“……嗯,出发吧——”
“我记得,第一个地方是…游乐园对吧?”

嘉德罗斯能做的事情只是不断的去寻找了。他意识到。这个人似乎不能被代替。因为无论如何,都想把他找回来。嘉德罗斯虽然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但他却知道这样做是对的。

嘉德罗斯又下令,他这次说:查出国里国外所有金发的人。

但依旧没找到金。原因?大家都知道的对吧。

金带了足够的资金,以及换洗衣服。背着小背包出门旅行——目标是环游世界,去完所有他小时候和嘉德罗斯许下约定的地方。从游乐园、酒吧……一直一直延续到冰川公园。听说冰川公园真的很冷,很冷。可是那里十分美丽。金一边踏着去往游乐园的道路,一边在脑中回想。嘉德罗斯说,如果冰川公园真的有那么冷,就让自己跟在他的身边。因为他会帮自己把冰雪都融化。可嘉德罗斯却没想到,他自己成为了金心中无法融化的冰雪。

游乐场不远,走上一个小时就会到。人很多。人潮拥挤,一瞬间根本找不到金的影子。但金很享受这种感觉。

“哇…这就是游乐场…!好像很有趣嘛……!”

金掏出笔对着小本本写着什么,然后叹了口气。最后又拍拍脸蛋振作起来。

“唔,去坐坐摩天轮吧——”



嘉德罗斯一天没见到金了。耳朵是意料之中的清静。但却是意外的不适应。似乎是每天都被烦,然后吼他……他就会突然间很乖的样子。

——奇怪。

他会去哪儿?

『想念?不,不可能。』

——那这是什么?

嘉德罗斯伸出双手,这双手前不久还碰过他。……无论是肌肤还是发丝。但温柔触碰的次数却用手指都能数清。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原因,见到金,就会变得暴躁。因为金夺走了什么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但是,被夺走的,是什么?嘉德罗斯按住胸口,他说:我不知道。但其实他很清楚了,很明白了。从他知道金离开王宫的那一秒开始,他就知道了。他体会到了空洞,不舍,挽留,烦躁,焦虑,不安。

金夺走的东西啊。

“……是…我的……”

『是我的心脏啊。』

嘉德罗斯这么说到。




有人训斥,对着被训斥的人说。





“发现的太晚了啊——”


“因为……”


“来不及了。”

评论(16)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