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十九』【真•结局HE】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你看起来像是变了个人。”

“怎么样,今儿那么有闲工夫来挖苦我?你可别告诉我,你来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个。”

“并不。”

“那有什么事?”

“只是来通知你,明天来天界。有联合会议。这是你身为魔王该做的,你最好不要找什么借口来逃脱。”

“……”

“关于他的事情,你已经不在意了吗。”

“……怎么可能。”

“……他明天也会在。你应该知道的。但你必须来。如果这个事情过去这么久你还害怕着不敢来的话,就随你吧。反正,我是不认识这么畏首畏尾的嘉德罗斯。”

“你今天的话变多了啊,格瑞。”

“拜你所赐罢了。以及……”

“什么。”

“‘丢掉的东西,只要再抢回来就好了。属于我的东西就只能是我的,如果别人想要,即使是摧毁,我也不会给他。’这话是谁说的。”

“……我。”

“自己好好想想吧。如果你真的爱他,你就应该好好的负起责任。否则,我就把他夺走。”

格瑞传达了重要讯息以及一些无谓的家常话后转身离去,嘉德罗斯没有挽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将头低下,他眸中的金色黯淡了几分。

『——想见他。』

话说到底,又怎么可能不想呢。日夜所思的人,拒绝自己的人,被自己伤害的人。……除他之外还能有他人吗?不可能吧。嘉德罗斯轻叹口气,用拇指轻轻按压眉心。

“明天吗……”

嘉德罗斯当然知道格瑞这次来是为了什么,表面说着想要来传达讯息说着让自己明天去天界,事实上只不过是想让自己不要逃避。好好的去面对他,去面对金。并且…是一种别样的鼓励吧。嘉德罗斯知道,嘉德罗斯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最为了解了。

—————————————————————

他一袭黑衣,金色双眸中带着无比的高傲,轻轻勾起的唇角更显狂妄。犹如阳光般的金发充斥着他独有的傲慢魅力。他就和那天一样,一切都犹如那天的重现一般。他依旧坐在王椅之上。台下依旧嘘声一片,大家都在小声的议论着“魔王笑了”这件事情。如果在以前,或许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但若长久未曾露出微笑的魔王突然又展露微笑,那便是稀奇的事。当嘉德罗斯开口时,世界都寂静了。他说:把嘴闭上,渣渣们。

——什么情况——?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今天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今日的嘉德罗斯是他们平日里熟悉的那个嘉德罗斯,他狂妄又高傲自满,那个性情大变的嘉德罗斯突然又再度消失。正当他们疑惑时,嘉德罗斯又再度开口。

“不用担心,只限今日而已。”

台下寂静一片,也包括金。

他前不久才听说嘉德罗斯的性情大变,原因毫无疑问是因为自己。而嘉德罗斯口中“仅限今日”的回归,……也是因为自己吗?因为他来了天界,因为自己在台下吗?

金早知道今天嘉德罗斯会来。是格瑞说的。虽然自己想着不去添麻烦,但果然还是想见他一面,于是,就来了。金把斗篷的帽子戴上,悄悄的在台下向上瞄两眼。嘉德罗斯容颜依旧,狂妄依旧。现在的嘉德罗斯依旧是魔王,只是金再也不是王妃。仅此而已。现在的他只能偷着去看台上的人两眼,搭话?别做梦了。怎么可能。

而嘉德罗斯在台上,却是早就发现台下的那个视线。就算金用斗篷的帽子遮住自己的头发,金色的发丝依旧是那么显眼。加上那双海天之蓝的眸子,传来的视线是那么的小心翼翼。这让嘉德罗斯并不好受,曾经对自己比对谁都熟悉的人,现在看自己的视线居然这么小心翼翼,并且还要隐藏自己。嘉德罗斯的眼神中有一瞬间的悲伤,但转瞬即逝。格瑞在台下,向上看去,给了嘉德罗斯一个视线,嘉德罗斯碰巧看到,点点头表示领会到了。于是嘉德罗斯挑了挑眉,对着台下装作正经的请咳两声后,突然说道。

“其实,我今天还有一件事情要说。”
“除了来开联合会议之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的王妃在这里。”

嘉德罗斯这么说着。格瑞突然一个微笑。

下面的人们愣了几秒后突然大惊,一瞬间议论声大的盖过了嘉德罗斯的声音。金听后一愣:反正不会是自己。格瑞去找过嘉德罗斯了吧。那,大概就是格瑞了吧?金伸手把帽子扯了扯,将自己掩盖的更隐蔽,转身离开。嘉德罗斯正看向格瑞那边,点了点头,又看向金在的位置。

……人没了????!

嘉德罗斯突然从台上跳下来,他扭头看了眼格瑞。格瑞看了他一眼,像是在说:你还在磨蹭什么,这里我来。嘉德罗斯呆了一下,马上起身追去。

“哎呀哎呀,事情变得有趣了呢~☆”

“……就你话多。”

“噗,什么嘛,反正你也觉得有意思不是吗?☆”

“我和你可不一样,我没你这么无聊,凯莉。”

“是、是。那你干嘛来这儿,鬼狐?”

“我……关你什么事儿啊?”

“呵,嘴硬。”

“……啧。”

丹尼尔看着嘉德罗斯跳了下去,转身看着秋。秋说,“让他去吧。”丹尼尔点点头,过去揉了把自家女友的发。

金离开了观赏者的位置,左转右转想了想,果然还是回登格鲁吧。于是,说走就走,金出了会场,便将帽子摘下。金色的头发瞬间一览无遗,眼睛蓝的深邃又透彻。嘉德罗斯悄悄的跟在金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只是这次,触手可及。金回到属于登格鲁的房子,将斗篷脱下,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嘉德罗斯在等,等着时机的到来。金想着嘉德罗斯与格瑞在一起的场景,总觉得粉红色泡泡在上升,只是,心里依旧烦闷。金趴在床上,左滚滚右滚滚,在床上翻来翻去。最后用被子把脑袋一蒙,趴在枕头上呜咽着。

“……嘉德罗斯……”

“你叫我?”

“?????!!!!!”

金猛地一掀被子,嘉德罗斯就站在他的面前。金急忙坐起身子,呜哇了一声。

“什、什么?!又是梦???呜哇,你快出去好不好嘛……!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忘掉的!!!!!”

“哦?渣渣,谁给你忘掉我的权利的?顺带一提,这可不是梦。”

“……呃、不是梦?…十,十分抱歉…嘉德罗斯…大人……”

嘉德罗斯皱了下眉。又是这个令人心寒的称呼。他究竟想要怎么折磨他,他才能满意?

“这个称呼,你要叫多久。把大人给我去掉。”

“…呃,可是……嘉德罗斯大人你……”

“去掉!我没有在和你商量。”

金知道嘉德罗斯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命令。现在的嘉德罗斯,不是那个憔悴的嘉德罗斯,不是那个弱到让人心疼的魔王。而是嘉德罗斯。就是那个活生生的,狂妄自大又骄傲自满的嘉德罗斯。

“……喔,嘉德罗斯……”
“哈,这就对了。”

“……你来我家干嘛啊?”

“找你。”

“找我干嘛?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你,如果没事的话,请回吧。我早就说过,我想忘了你。”

“是吗。那么,为什么去会场了?”

“……唔。…当、当然是为了格瑞!”

“哦?为了格瑞啊——?”

嘉德罗斯其实心里怂的一逼怕得要死。他生怕自己的哪个举动又触碰到这个小兽的雷点,让自己毫无防备的被淘汰出局。其实关于今天的态度,嘉德罗斯也想了很久。他最后决定好要用以前的态度来对金,还是因为雷德说着:老大……以前那样不就很好吗?如果让金大人看见陌生的你,更不愿意接触的话……该怎么办?嘉德罗斯听后一顿,觉得这话也没错,以沉默回复雷德。

“你到底什么事!没事的话就给我回去!这是我家……!”

“你还愿意和我走吗。”

“……什么。”

“高高在上的魔王在向你这个弱鸡求婚,你答应吗。”

“什,什么???可你……格瑞……”

“……格瑞?”

“…没事。但我说了我要忘了你。”

“我爱你。你不喜欢我了,还是说,不爱我了?”

“……没有。”

“那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

金发现他说得对,两情相悦为何不能在一起呢?可金不想。金不知道花了多大功夫才能让自己在想起嘉德罗斯时忍住眼泪,忍住悲伤和痛感。现在,这个自己好不容易才淡忘的人又说,答应他的求婚,什么意思啊?这不是专门来折磨自己的吗。金还在低着头思考,全然不知嘉德罗斯已经朝着他走来了。嘉德罗斯走过去,坐在床上,就像是那时候金坐在床上安慰嘉德罗斯一般,用手抚摸着金的脸颊。然后,一吻相印。

“……你以为你想忘就能忘吗,我允许了吗?”

“……为什么要你允许啊,白痴……”

白痴二字还在发抖,金的双手抚上嘉德罗斯的背,他把脸埋进嘉德罗斯的肩窝,嘉德罗斯觉得肩膀那里湿热湿热的,而怀里的人正在颤抖着。……哭了啊。嘉德罗斯的心里永远充斥着无尽的愧疚,每当他见到金时,愧疚感更甚。

嘉德罗斯也哽咽了,他说:……抱歉。
而金只是安安静静的哭着,没有说话。

“……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抱歉。……真的抱歉。让你受伤了,抱歉。没能好好对你,抱歉。辜负你了,抱歉。我不坦率并且还说谎了,抱歉……”

嘉德罗斯还在滔滔不绝的道歉。金都听着。当高傲的魔王低下头颅,低声下气的诚恳向你道歉时,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原谅?金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要炸裂了一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要道歉。为什么就连道歉也是这么温柔。为什么……要这么绝情呢。

“我不喜欢吃甜点,可我喜欢吃你做的草莓蛋糕。我不喜欢看电影,我是个胆小的魔王,我甚至害怕电影里的假鬼,可是即使如此,我也希望能够保护你的人是我。我不喜欢听童话故事,但我想让你每晚都念给我听。……那个时候,是我错了。格瑞怎么……比得过你……我嘴硬不承认……抱歉。”

“……别说了。”

金轻轻的开口。嘉德罗斯一愣,又俯下身子抱紧了金。看来……是最后一次了。去拥抱他。

“……抱歉,其实我也做了很多准备。我一直在想,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你。思来想去,觉得果然还是用自己最初的态度吧。不然的话,我怕……怕那个陌生的我吓到你。”
“没关系的……你有权利拒绝。说你没权利拒绝我什么的,都是骗你的。这是我欠你的。”
“………抱歉。”

嘉德罗斯又吻了金一下,然后起身,准备离开。嘉德罗斯没走两步,心里一惊。因为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衣角似乎被拽住了。

“谁……”

“……嗯?”

“谁、谁要拒绝你了啊笨蛋……!”

嘉德罗斯一个扭头,看见的是金布满绯红的脸颊以及别扭的撇开视线的神情。

“……你答应了?!”

“不、不行吗…?!”

“…没、没有………”

怎么可能会不行呢。他等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久了。这就像是梦一样。嘉德罗斯用尾巴狠狠地抽了自己的脸颊一下,在大脑传递痛感时清楚的明白这并不是梦。

嘉德罗斯二话不说,只是跑去抱着金。任由怀里的人挣扎,反抗,又变得乖顺,以及配合。

“……白痴。”

“嗯,我是。”

金觉得,果然还是趴在他身上,是最舒服的。而嘉德罗斯也一样,他觉得抱着金则是最舒服的了。




院里的玫瑰开的依旧艳丽,似乎像是在传递什么一般,拼了命的绽放。鸟鸣在魔界一点都不奇怪,因为魔界的人似乎也已习惯鸟儿展翅最后轻轻落在他们的王妃肩上。



“时间总是这样如同沙般流逝,能够带走一切,自然也能带来一切。”
“这永痕不变的情,永痕不变的爱恋。”
“以及……”
“带不走的坚定意志与羁绊。”




“今晚讲什么故事啊?”

“哇,你还要听?”

“嗯。”

“我已经没故事可以给你说了啦……都讲完了的……”

“那就,再讲一遍如何?《丑小鸭》”

“唔……好。”

“丑小鸭幸福吗?”

“幸福。”

“嗯?你前面不是说不幸福吗,还说什么它之前的委屈……”

“那是前面。现在我改了。故事就是得听作者的。而且,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不是因为它的经历有多么的坎坷,而是因为它本来就是白天鹅。它天生就该得到高傲与赞赏。”

“噗,那你是在说你自己?”

“不。我在说你。”

“……诶。”

“你能成为我的伴侣,不是因为你有多耀眼。只是因为这个位置上的人只能是你,仅此而已。”

“……///,睡觉……!”

“遵命——。”




后来,魔王抱着怀里的人问到。

“奇迹是什么颜色的?”

怀里的人脑袋一歪,想了想后说。

“是金色。”

魔王勾唇一笑。

“正解。”




属于他们的故事,这才圆满的画上句号。

评论(23)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