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十五』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想好了?”
——“或许吧。”

格瑞和嘉德罗斯面对面的坐着。嘉德罗斯以不确定为借口拖延了两天。直到格瑞再次与他面对面相视。

“那么,说吧。”

“…或许是吧。”

“喜欢?”

“…嗯。但我并不了解感情这种东西。”

“那你形容一下,对我的感觉。”

“嗯?当然也是……喜欢啊……”

“不是形容这个,是让你形容见到我后的感觉。”

“……想占有你。”

“嗯,还有呢。”

“嗯…占有你,把你变成我的所有物,然后把你栓起来,一直放在我身边之类的?”

“那如果我走了呢。”

“会去把你抓回来。”

“也就是说,仅此而已不是么。”

“……嗯?”

“对金呢。”

“也是这样。”

“不对吧。”

“怎么不对。”

“如果只是单纯的占有,现在他逃脱你了。为什么不去把他捕捉回来。靠着你的权利和地位不还是一句话的事吗。为什么犹豫了。”

嘉德罗斯说不出话,因为事实的确如此,那么,为什么他不去把金捉回来?明明已经有感情了不是吗。

“……不知道。”

“因为你害怕。”

“我会害怕什么。”

“你害怕伤害到他。”

“……”

“嘉德罗斯,你最好先弄清楚完全不同的两个定义。你对我或许就是像你说的那样,是喜欢。但你对金并不是喜欢。”

“那是什么?”

“自己去想。”

说完这些,就像是结束了早餐会谈一样。格瑞回了房子,继续休息。嘉德罗斯依旧被留在原地。格瑞在金离开的时候,对金曾说过一句话,金也回答了他。但格瑞相信,如果是金的话,一定会按照话中的做。哪怕他当时的神情是那么悲伤。所以格瑞必须等。他必须在这里等着金回来。

两天的时间可以交给嘉德罗斯去思考是不是喜欢金,两天的时间可以交给格瑞去思考如何帮助金,两天的时间可以交给丹尼尔和秋去看几场电影逛逛街,而这两天的时间,过的最不好的,一定是鬼狐天冲。前天他收到凯莉的部下老骨头传话后,便将店关了起来,回到了鬼天盟。鬼天盟是鬼狐天冲创立的帮派,他们本是暗地做着救人的交易,也算是一种从善工作集结者们的聚集地。不过这倒是经常被凯莉嘲笑为是一种“传销”组织。但鬼狐现在一点闲工夫都没有,他几乎两天没睡。哦不,他的确两天没睡。他派部下去店里守着消息,时刻等待凯莉和金的回归,凯莉知道暗道,如果她和金回来了,一定不会走正门,所以鬼狐把正门关上了。反之将暗道的门开了两天。他和格瑞一样,在等待。

那么,凯莉和金呢。

他们前天在酒馆里打探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果然精英都集中在酒馆里。加上凯莉在酒馆略微变了点儿小戏法,吸引目光,人气也上升了不少。趁着势头旺盛,最后终于是找到了个有用的人。名字叫神近耀,外形并不差,只是也用黑布蒙住了自己的脸。具他口中的描述,那些“恶人”老巢似乎是在一片叫做“希尔德”的森林。天界的这片森林紧紧连接着魔界的“撒旦”森林。据说撒旦是最大的恶魔,而希尔德则是某位魔王殿下的侍从。也就是保姆恶魔。至于为何天界森林用魔界的恶魔来命名,似乎是因为曾经天界和魔界有了共同的敌人,他们双方联手。对各自和对方都造成了一定的恩惠。这就好比魔界广场上立着的创世神不是黑的那个,而是白的那个,一个道理。凯莉和金从神近耀那里了解了敌方的弱点,也知道带头的是谁。于是便起身出发。虽然他们好奇这个神近耀是谁,但还是不便多问。

那么情报也打探好了,准备工作也做的差不多。金和凯莉在去“希尔德”的路上也在制作方案,虽然金的大多都很离谱被否定了。最后还是凯莉一边分析一边和老骨头聊着,才把计划定了下来。

“我们首先先进入地方的地盘,当然,不能冲上去就打。计划一,想办法不被发现混进那群人里面,然后找到他们的首领,以及熟悉建筑等。第一要求是保护好自己。当然…如果计划一切顺利,我会派老骨头去找鬼狐天冲,他会带着丹尼尔过来。”

“哦哦!好的凯莉!”

“计划二,如果计划一出了错,你就快跑出去,自身安危最重要,我照样能够和老骨头一起出去。如果没能成,你就想点办法,总之要联系到鬼狐天冲。”

“不行啊凯莉,我不能丢下你。而且一开始这个计划……不,提出要来找“恶人”老巢的人是我。所以,如果你想实现这个计划二就必须听我的。”

“啊?你疯了吧。你也没有多大战斗力,你甚至在我之下。金你……”

“不行!计划二我们的角色互换。要么就用计划三。”

“什么计划三。”

“我会用尽一切办法,去把你带出那片森林。”

“你要真能做到的话。”

—————————————————————

话虽这么说,两天过去后,凯莉和金现在正待在森林深处的一个山洞里。凯莉还好,但金已经昏迷过去了。以及,腹部有着一大滩血。伤是怎么来的?想想也知道计划失败了。

金和凯莉一开始的确顺利潜入了“恶人”的老巢,两人都身穿斗篷,戴上面具遮住脸颊,无人认出。“恶人”们自然也有所警惕。

“喂,你们两个。没见过啊。”

“是的—,我们是来加入您们的!☆”

“嗯嗯。”

打着“加入”的口号,加上凯莉的一句:因为想要加入才会来,一般人的话,是找不到这种地方的不是么?——来吸引敌方对他们的信任。敌人觉得这似乎也有道理,不然谁愿意来这种地方。也就点了点头,带他们去见首领。凯莉和金见到了在一桩断木上坐着的维德。维德自然表示对新人的欢迎,凯莉默不作声,但金没能忍住,又多嘴的问了句。

“那、那个…!首领!请问,我们为什么要针对魔界啊!虽然我很讨厌魔界,但是还是想要知道原因呢!”

维德也不是没被这么问过,从容的回答。

“因为嘉德罗斯是个坏到骨子里,坏到血液里的混蛋。对于他来说,只要是他想摧毁的东西,就一点都不会留下。无论是我们的性命或者是魔界的住民的性命,对于他嘉德罗斯来说,不过只是蝼蚁。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喂……不能这么说吧。嘉德罗斯虽然的确有时候很坏,但也很温柔……唔!”

金的话说到一半,嘴就被凯莉狠狠地捂住了。凯莉小声的说了句“笨蛋”后,猛地抬头,面具下隐藏的双眼对上了维德的眸子。

“哦?温柔——?看来你们并非真心想加入我们啊……”

“啧。糟了。”

“怎么,为了打探情报啊?那我可不能让你们平安出去呢。安特!”

维德这么叫了一声后,后面突然窜出了一团黑影,待它停止移动,金和凯莉才发觉那是安特,是正在被魔界全面通缉的一个犯人。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来帮助维德……。

“怎么,很意外?我本来就不喜欢那个君王,只不过是帮助了对我来说更有价值的人罢了。”

“和他们废什么话。准备好了么。——移动军火库!”

“早就准备好了。”

安特化为虫皇模式与维德的特殊能力移动军火库相结合,凯莉暗叫一声不好,转身甩出星月刃带着金就奔向空中,哪知维德和安特也能在空中进行追捕。凯莉不是打不过他们,但他们现在人多,暂且不说逃脱空中追捕,就算真的逃离了,在陆地也会被他们的人发现。这里可是他们的老巢啊!只有硬碰硬了么。凯莉的大脑被这些思绪填满,全然没能注意到安特和维德早已发动了攻击。金为了能够看清对方的动作,摘下了脸上的面具放在怀里,当金扭头时,安特与维德的合体招式刚巧发动,绿色的激光眼看就要从后方穿透凯莉的胸膛,金还未思考,但身体已经提前一步做出反应了。他伸出了手,用最大的力气把凯莉推了下去。凯莉被猛地推下去,还未发觉情况如何,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坠落在地而大喊了一声:老骨头!凯莉口袋中的老骨头立刻钻出来,用了一声凯莉小姐来回应她的呼唤,然后张开大口将凯莉吞噬进异空间。而金被激光击中,但并没有完全穿透,多亏鬼狐留的那一手。面具是防御性的。老骨头将凯莉平安带回地面,凯莉出来后的第一件事是操纵星月刃接住因冲击而下坠的金。凯莉皱了皱眉,咋舌一声。

“还想着救人呐?都自己性命不保了?”

声音从凯莉背后传来,凯莉心中暗叫不妙。只听上方的声音气魄比这句更大。

“别碰凯莉!碰她的话,就揍飞你!”

是金。金捂着还在流血的腹部,这么说到。看起来毫无威慑力。引的维德与安特直捧腹哈哈大笑。金平安降落后,一言不发。看得出金的确生气了。金想起姐姐曾经对自己说过,“金,你的体内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但是力量太过强大,所以姐姐只好暂时帮你封印。虽然力量还未能完全觉醒,但是如果遇见了让自己愤怒到极点的对手,碰上了不得不保护的人,就去试着拜托自己的内心吧。让它借给你力量。它不会拒绝你的。因为你是它的主人。它的名字姐姐也不知道叫什么……但是,你一定能够想起来它的名字的。”年仅四岁的金自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当是姐姐给他瞎说的大道理,听完后刚想跑,便被秋抱了起来。金只记得那天姐姐吻了自己的额头,自己便昏沉睡去。再度醒来,已是夜晚。现在金生气了。他喜欢的人被诋毁,重要的人差点就被伤害。他答应了凯莉,要带她出去。

凯莉不知道金怎么了。只看金一言不发。也不敢多问。对面还在不停的嘲笑着这边。而金则是垂下头。金正闭着眼寻找什么。金身边的空气变了,空气流速越来越大,形成了一种小型的旋风,金蹙着眉,他清楚的想起了他四岁那年姐姐说的话。封印起来,即使是用了力量,也不是全部。但那就足够了,是这个意思对吧……?金睁开眼,维德与安特敛起了之前的那副样子,反倒是看着金,一言不发。金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拼命奔跑,终于,他找到了一扇门。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发现门没锁,扭着把手,将门推开。或许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是处于一种无意识的状态。金的翅膀突然展开,将金带去高空,凯莉坐着星月刃急忙跟上去。金的声音很小,一个人低头呢喃,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凯莉从没见过这样的金,她有些担心。金其实并不是自言自语,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内心中的自己有些找不到路。最后,他干脆不找了。大喊了一声什么。只是他不知道,现实中的他也喊了一句。他说。

“把力量借我吧。”
“——黑!”

一瞬间,金的金发从后脑开始一直向前变为银发,零零散散的虽然只有一半,而当金睁开双眼时,左边的眸子本该是湛蓝的海天之眸,却在睁开的一瞬间化为血红。别说维德安特和下面一帮子的“恶人”了,就连凯莉本人也吓坏了。

“矢量箭头——!”

只见一群黑色的箭头从地底突然窜出,轻轻缠绕在金的身上,以及他那洁白的翅膀上。更多的箭头则是直奔维德和安特的方向去,还有一部分黑影直接将陆地的一大部分“恶人”笼罩。箭头不由分说的缠紧了维德和安特的合体形态,几个箭头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箭头。金轻轻挥了下手,箭头便从他们的胸口穿过。一瞬间,维德和安特被瞬间分离。双双被惯性弹飞出去,昏迷不醒。而金的腹部还在流血,加上这样的大动作,也有坠落之势。幸亏凯莉及时接住金,带他去往森林深处的山洞里。不带金出去的原因就和金准备面具一样,一是不引起扫动,二是不能被认出。

“老骨头。”

“我在,凯莉小姐。”

“……拜托你了。去找鬼狐天冲。让他去找丹尼尔大人或者是秋大人。”

“是的小姐,我了解了。”

“还有一件事。”

“嗯?”

凯莉想起刚才金变为银色的头发,以及那只血红色的眼睛。出了些冷汗后,继续补充。

“告诉鬼狐。金负伤,腹部失血严重,这个我会想想办法。以及……金的特别的力量,似乎爆发了。让他转述给丹尼尔大人和秋大人。”

“是。”

“去吧。”

“好的。”

凯莉冷静下来后,将自己原本放在老骨头的异时空里的医药箱拿了出来。这是凯莉在刚才被金从星月刃上推下来,钻入老骨头的异时空里时拿出来的。酒精棉球做简单的消毒处理,敷上药膏后绷带缠绕。似乎是意识到疼痛,金闷哼了两下。

“啧,谁让你这么笨。”

“…凯…莉……”

“……嗯。”

“困……。”

“睡吧。我会照顾好你的。”

“……嗯。”

金迷迷糊糊听见回答,便睡去了。凯莉没能睡下,她还在等。她必须等老骨头回来,等到丹尼尔和秋到来,等到鬼狐天冲过来为止。


鬼狐天冲还在鬼天盟的总司令台那坐着,他也在等。只听部下突然喊到。

“鬼狐大人!”

鬼狐立即站起身,看着老骨头浮在他面前。老骨头简要传达了事情经过。鬼狐点点头,带着老骨头一起去找了丹尼尔和秋。


“什、什么……?!!!”

“……天。”

“金的力量觉醒了吗?!”

“秋……我们应该先关注金受伤了这个问题。”

“哦哦也对!鬼狐,你等着。”

秋打了个哈欠,然后转身似乎是去联系什么。丹尼尔则是召集人手。但现在是夜晚了,只能等第三天白天去森林。而凯莉和金只能现在山洞里度过一晚。


“嘉德罗斯。”

“怎么了。”

嘉德罗斯见格瑞半夜来自己的房间,多少有些意外。

“有件事情需要给你说一下。”

“什么事。”

“金受伤了。”

“…什么?”

“在希尔德森林。据说是为了帮你。”

“啊?帮我…?……该死。明明是个渣渣。”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明天秋姐会和丹尼尔一起去希尔德,秋姐联系我,问我要不要一起去。虽然把金让给你,我并不怎么情愿,但他对我的喜欢和对你的不一样。或许对你的喜欢更偏向恋人。”

“……格瑞。你要说什么。”

“你明天要一起去天界吗。然后出发,去‘希尔德’森林。明早再做决定也不晚。晚安。我去睡了。”

“……哦,晚安。”

嘉德罗斯觉得,他今晚又要失眠了。事实上的确如此。一扯到那个渣渣,他就睡不好觉。至少是从他走后开始的。嘉德罗斯思考着,现在去见金,会不会让他难堪。……肯定会的吧。嘉德罗斯皱了下眉,手攥成了拳。他一边思考着如果场面难堪该怎么办,一边又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做着毫无用处的自责。

『该死的,那个渣渣居然受伤了。而且还是除我之外的人弄伤的。他傻逼吗?!……啧。不要被我知道是谁伤了他,否则绝对宰了他。』


格瑞醒来后,打开房门,像是早就预料到嘉德罗斯会站在门口一样。毫无表情的从他身旁饶了过去。最后说了句。

“走吧。”

嘉德罗斯犹豫了一下。最后点头。

“嗯。”

评论(11)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