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六』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热闹也终究会停下。这顿饭吃完,嘉德罗斯自然而然的带着金又回去了。嘉德罗斯正发愁,该怎么度过这漫长的一周。而看看后者,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伪装的到也不错。

“……唉,反正是个渣。勉强凑合……”

“啊…。”

“嗯?”

嘉德罗斯正向前走,但因为他在想事情,所以一直低着头。冷不丁的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啊,他扭头看向金。金只是伸手指了指前面,于是嘉德罗斯又扭头看了看大门口。不看到好,一看,是彻彻底底来了兴趣。唇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他的眸中闪着金光,一点都不带隐藏。嘉德罗斯的兴奋几乎可以从他的自带气场中感应到。

“哟——,这不是,格瑞吗?”

格瑞双手抱臂,背靠着玄关的城门。听见嘉德罗斯的声音后,只是抬头看了眼嘉德罗斯。眼中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情绪。只是将目光转向金的时候,眼底似乎闪过一丝复杂。嘉德罗斯捕捉到了,金自然也不会遗漏。金不知道该说什么,昔日的挚友对于他来说,现在居然显得这么遥远。格瑞自然察觉到了这种事情,喉结上下滚动。

“…金。”

嘉德罗斯看两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微妙,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于是他大大方方的走到金身旁,直接揽过金的肩膀,然后扬了扬下巴,这无疑是在挑衅格瑞。格瑞尽了全力在保持冷静。他也走过去。他边走,边问金。

“为什么要带丝巾。”
“你脖上从来不带东西。”
“哪怕是寒冬也不带围巾。”
“为什么要带着丝巾,为什么。”

格瑞的问话出奇的平淡,但语句中偶尔的颤音还是将他暴露的彻彻底底。嘉德罗斯察觉到了,他揽着的那人的肩膀抖了一下。金试图后退,但他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着格瑞后退。直到格瑞站在金的面前为止。格瑞没有说话,金也没有回答。格瑞伸手,食指从金的锁骨向上划,什么都没说,只是很温柔的,很小心的将丝巾拨开。丝巾底下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至少在场的这三个人很清楚。格瑞虽然事先料到,但他没想过紫红的印子那么深。他看着,只是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回答我。……回答我啊!金。”

格瑞挥手拍掉在金肩上的那只手,双手抓住金的肩膀晃动。金无处躲藏,而后他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金摇了摇头。将食指交叉摆在一起,像是一个“╳”然后将这个形状,摆在了自己的喉咙前。格瑞倒吸一口凉气,静了下来。嘉德罗斯在一旁看着他们,不知是恼怒还是别的什么,突然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后悔了吗?后悔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说,早就让你干脆一点,来当我的王妃多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然的话,这个渣渣也没必要受这么多苦了对吧?哈哈哈哈哈哈哈,都是你啊,都是你害的啊!格瑞!”

嘉德罗斯说的每句话,都像是利刃穿透格瑞的心脏。他明明知道的。他明明知道,嘉德罗斯说的都是真的。他明明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驳回的。是啊,金现在这样,不都是他自己害的吗。而金呢?眼神不知该放在哪里,只好将视线不停的转移。金也没想过,老友重见会是以这副模样。

“来吧格瑞,给你一个救走你亲爱的公主的机会。”

嘉德罗斯突然开了口。

“只要你心甘情愿来当我的王妃,我就放了他,怎么样?交换嘛。你来这里,他出去咯。”

格瑞也是一愣。

“哈,别那么着急答复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思考,够长了吧?毕竟,我还需要一个星期去和那群老头们交待。”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这副出神模样,又补充道。

“那么,我期待你的答复。”

说罢,嘉德罗斯拽着金又走了。进了大门,头也不回。格瑞又一次。又一次看着金被带走。而自己依旧没有将金成功带回。格瑞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去思考嘉德罗斯说的话。其实答案早已明显了,格瑞为了金,哪怕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呵。只要能让金自由。…这点又算得了什么……。”

格瑞的双手握成了拳,又再度松开。然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去。而嘉德罗斯还是老样子,把金带入大厅后,并不打算和金说一句话。不过想了想这金毛小子的表现,多少需要鼓励。于是,嘉德罗斯转身说,

“渣渣,你今天表现不错……”

只是嘉德罗斯没能把话说完。他的话说了一半,无论是怒气还是喜悦,都一下子敛了。他望着金那张满是泪痕的脸怔了一下。金还在不停的擦着眼泪,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遇见格瑞,应该开心啊,明明应该这样的。可是,为什么眼泪就是止不住了呢。为什么,停不下来呢?金发现对面的人不说话了,似乎也察觉到是自己的原因,于是也看了一下嘉德罗斯。四目相对,没有谁先转移视线,嘉德罗斯向来不会躲藏。最后金朝着嘉德罗斯鞠了一躬,然后像是被惊动到的小动物一般,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当然,是那个破烂不堪的客房。

嘉德罗斯站在原地,任由金从他的身旁跑过去。一言不发。他竟然出奇的觉得,那个渣渣哭的那张脸,有点好看。嘉德罗斯还在回味,刚才那双满溢泪水的眼睛。湛蓝的犹如宝石,那里面似乎将海天都包容进去了。不对、又何止是海天?星河万千似乎都在那双眸里了。嘉德罗斯发了会儿呆,又甩了甩头,才沉默的上了楼。

嘉德罗斯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在变化。

评论(14)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