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五』

*主嘉金,穿插瑞金嘉瑞。
*天使恶魔para。

第二天金醒的很早,原本嘉德罗斯打算将他房门直接踹开。因为按照流程,把金带回来的一周之内都得和他一起去元老院吃三餐。虽然嘉德罗斯并不想这么做,但毕竟是规矩。若是君王就此打破规矩,又有哪个臣民会去遵循呢?所以难得的,嘉德罗斯带着烦躁与那股莫名的情绪敲了敲他的房门。他想着,金哪儿有时间睡觉。更想不到他起来了。所以当他的指骨在木门上叩了两下,门就被打开后,他多少还是有些惊讶的。只是无论是表情还是情绪,全部都转瞬即逝。

“你…”

“早安——!”

金清脆又稚嫩的少年音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金的姐姐是大天使,所以关于这种对于他自己来说不明不白的事情,流程他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金很主动,也很自觉。他知道自己在这里,是什么地位,至少是在外人看来;他也知道自己真正的是什么地位,那就得是在嘉德罗斯面前了。

金一早就起了。他的睡眠很轻,一点风吹草动他就睡不安稳。即使他昨天很累,却还是在燕雀啁啾的鸟鸣声中醒了过来。他没睡多久,大概四五个小时。金的皮肤很白,一眼就能看出他没睡好,因为他略微发肿的眼睛和黑色的眼袋在传达给见到他的每个人,“我没睡好。”这样的指令。但他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只好一边去洗漱,一边感叹魔界这种地方居然还有鸟。金进了洗手间,双手盛着冰凉的清水,然后拍打在脸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他抬抬头,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察觉到脖子上的痕迹后犹豫了很久。最后选择小手一抓衣领,往上提。但这没什么用。所以他翻遍了整个客房,才在嘉德罗斯敲门时戴上围巾。然后开了门。围巾很脏,上面还有厚重的灰。嘉德罗斯也愣了愣,然后脸上是毫不掩盖的嫌弃。

“嘁,渣渣。你可真脏。”

“哈哈,抱歉抱歉……”

“……啧。跟我过来。”

他嘉德罗斯也不是个傻子,他当然知道金为什么这么做。他原本也打算给他脖子上戴点什么,只是没想到对方先一步做了。嘉德罗斯带着金去了换衣室,里面的衣服多的数不清楚。他随手捞了一件能够遮住后背的衣服丢给金,然后又随手丢给金一条丝巾。金礼貌的说了谢谢后,便去换上了。嘉德罗斯在思考,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平凡的人,可以吸引格瑞的目光呢。

没过多久,嘉德罗斯在前走着,金在后跟着,两人一起来了元老院。嘉德罗斯早在金换衣服时就说过了,“在那群老头面前要表现的亲昵一点,知道么,渣渣。如果做不好就给我立刻滚蛋。”“好好好…知道啦……”金一边收起自己的翅膀换着衣服,一边答应嘉德罗斯。“昨天已经祈求姐姐给自己祝福了,所以不会有事的。”少年如此想着。

嘉德罗斯站在门口,转身看了看离他还有两米多的金。眉头挑了挑后,招手示意金快一点。金连忙加快了脚步。然后嘉德罗斯揽着金的腰走进了元老院的中心会厅。周围的人都在小声的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什么,但大部分的言论都是针对金的。所有人都不明白君王到底是怎么了,才会在昨天的大会上发疯挑了这个少年。也有不少心里肮脏的人早就打起了试探的算盘。金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但嘉德罗斯可忍不了。哪怕是他嘉德罗斯养的一条狗,他也绝对不允许被任何人议论。于是他发话了,语气里只有愤怒的调。

“你们…谁有意见吗?嗯?这个人是我挑选的,那他就该站在我身边。该把嘴闭上的都给我趁早闭上!否则,别让我灭了你们,渣渣们。”

说罢后,嘉德罗斯的神情和眼神中都透露着不满与愤怒。会厅静的可怕,没人再敢多言一句。金没想到嘉德罗斯会这么做,他觉得如果是嘉德罗斯这种人的话,一定丝毫不会在意自己被议论的。看来果然还是对他的了解不够。金这么想着,一边侧首看了看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的侧颜很好看,如果不是一直摆着张臭脸的话,那就更好看了。

『想要看他笑起来的样子。』

金突然产生了这个想法。金一边想着要看嘉德罗斯笑起来,一边又突然开始有点羡慕格瑞了。如果被这样一个人爱上的话,肯定会很幸福的吧……?

只可惜,被嘉德罗斯深爱着的人,
不是金,而是格瑞。

元老们没多久就到了,所有人都坐在圆桌上。嘉德罗斯紧挨着金做,满脸嫌弃的给金夹菜,然后还要在对面人摆出一副蠢样子说谢谢的时候强忍住心中的怒火说着没关系。这…对高傲的君王来说……真是折磨。

“金,感觉怎么样呀?我们家的嘉德罗斯?”

“诶?”

“啧。”

嘉德罗斯想踢翻这个元老并且大喊谁是你家的?但他没那么做。而金更头疼了,要是回答暴力狂虐待狂之类的话,恐怕回城后,自己连饭也没得吃了。但金能怎么办呢?他压根没和嘉德罗斯过多接触,他也不想。于是金开始不停的回忆,刚才在会厅里的事情。对…会厅!!金知道该怎么说了。

“嘉德罗斯嘛——他啊,就是个——”

“是什么呢?”

“是个狂妄自大的神经病。”

金先把格瑞给他形容的嘉德罗斯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然后在众元老的嘘声和隔着十米都能看见嘉德罗斯脸上的不悦后,他又补充道。

“啊…但嘉德罗斯很细心的哟。嗯…占有欲也很强啦……虽然脾气很暴躁,但是还是很可爱,很帅的啦。”

这次炸锅的是底下先前议论金的那一帮子子民,他们完完全全炸开了锅。可爱?帅气?不不不……帅气有我们理解,但我们的王哪里可爱了?你究竟多可怕啊?才会理解成可爱???? 子民们从未听见有人这么描述自己的王,理所当然的,嘉德罗斯自己也是第一次听见。他看了眼金,敛了些许嫌弃的神色,反正是带了些好奇。他第一次觉得,有种新鲜感。金不是第一个见到嘉德罗斯不怕的人,第一个见到嘉德罗斯还不害怕的人是格瑞。金是第二个。嘉德罗斯对金也起了好奇心,但没有对格瑞的大。仅仅一点而已。

嘉德罗斯有一瞬间的动摇。然后就被自己的意识活生生的压下去了。

『他只是我嘉德罗斯的一个工具而已。』

嘉德罗斯这么想着,也就结束了自己的动摇情绪。他偏头看着金的笑容,以及他和元老们交谈的模样。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工具,有点像是宠物。

“王——!你们多少表达一下呀!”

“对呀对呀,昨晚你们干什么了?”

“说嘛说嘛!”

不知是谁发起了这个话题,没过多久底下就叫声一片。嘉德罗斯觉得糟糕透顶。雷德试图让群众安静一点,因为他知道,他的“皇后大人”昨儿不仅没和自个儿的国王呆在一起,甚至还被国王甩臭脸打了一会,并且被丢进了客房。睡了一晚上木床板。元老们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两个新人,试图考验他们。嘉德罗斯烦躁,金近乎绝望。他急迫的看了眼嘉德罗斯,想要他快些相处解决方法。嘉德罗斯原本就躁动不安,被金这种催促的目光一盯,更加烦躁了。然后一个想法在脑中过了一下后,他就直接做了。

嘉德罗斯伸手扳过金的脸,二话没说上去一个吻。唇对唇的那种。不激烈,也没有所谓的伸舌头,更不会出现津液混在一起的现象。底下的臣民炸开了花,大喊“yooooooooo——”或者是“万岁!”“王脱个单不容易哇!!!”之类的话。嘉德罗斯朝着元老们露了个挑衅的微笑,而金被放开后,大脑当机。他的脑子是混乱的,整张脸都是红色。魔界的臣民哪儿有那么闲啊,又是拍照又是录像的。消息穿的快的很,自然也传到天界那里去了。丹尼尔和秋窝在一块看这张图,丹尼尔说这挺好,好歹嫁出去了。秋毕竟是金的姐姐,果然姐弟连心,秋说,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丹尼尔说她是太累了,忙着让她去休息了。

“……金。”

在天界的格瑞看见嘉德罗斯亲吻金的照片时,他近乎崩溃。他更加厌恶嘉德罗斯了。他知道金从来不在脖子上戴东西,哪怕是冬天也不会戴围巾。可是今天却戴了丝巾。这是为什么。如果真的像魔界的人说的,金和嘉德罗斯的关系很好,那么金如果提出“我不戴丝巾”之类的想法,嘉德罗斯一定会同意。那么,金脖子上的丝巾也不存在了。格瑞越想越怕,他怕真的是他心中所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就说明嘉德罗斯和金根本不可能搞好感情,更何况,格瑞心里清楚明白,嘉德罗斯喜欢的人是自己。那么,嘉德罗斯夺走金是为了引诱自己过去,去魔界。然后…,金的脖颈……或许受伤了。所以要遮挡起来。

格瑞不明白。他不明白。

“为什么…我深爱的人,去了别人那里。就什么也不是了呢?”

评论(7)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