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兰花》

楚留香手游同人文
Cp:少暗

0

暗香子弟,以杀止杀。

这是江湖传言,也是大众眼里的暗香。虽并非正当门派,却也不与恶人为伍。但、双手却沾染血腥无数,浑身上下都是无法洗去的罪孽。从而导致天下百姓并不在意他们杀的人是否有罪,而是在意他们是暗杀者。世人、畏惧。

与那暗香恰恰相对的门派,少林。心怀天下,普爱众生。

少林子弟,各个静心静气。胸怀佛祖,不改信奉。弟子下山历练,总是见恶便除。世人、爱戴。

畏惧与爱戴。这又是多么荒唐的一对词汇。

1

明山第一次遇见暗香门派的子弟,是在他刚下山历练的第一夜。穿过森林向小镇走去时,却听见草木轻动。他转过身抬头看向上方,一抹暗色身影就那么从空中掠过。刚巧,那身影的主人也向下看去,四目相对,视线交汇。

明山还未看清那人面容,只觉脸上微凉,指尖还未触碰到面上液体,却是先嗅到那血腥之味。他身形一顿,心心道:刚才那位施主,大抵是受了伤。

少林高僧不曾过多提及其他门派。但也偶尔会提起。其中提起最多的,便是暗香。明山心底明白,暗香门派准则与少林恰巧相反。也因信仰相悖,少林高僧认为暗香的人都是比较麻烦的。而明山自幼听从师兄们的教诲,对暗香子弟的暗杀准则早有耳闻。但比起麻烦与畏惧,他反倒有更多的是好奇。于是小小的明山便在心中思考:暗香子弟,究竟会是什么样?真的是传言中的心狠手辣、冷酷无情吗?他反而很想见见暗香的人。

如今见到一个,明山轻声念道:“阿弥陀佛。不过一面之缘。纵世间之大,无奇不有。缘已结下,今后定会相见。”

林墨刚做完任务,从林间穿越时,察觉到一抹视线,便低下头去。不料,居然是个秃驴。林墨也早有耳闻,听师姐们说,少林的那些秃驴都很难缠。行走江湖在外,什么都不怕,就怕遇到和尚。打吧、打不过,跑吧、没他快,被逮到了不是挨揍,就是听他念经,简直要人命,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跑。

于是林墨见到那底下站了个和尚的第一反应:赶紧跑!
他本想悠悠闲闲的在林间擦擦自己的刀,这把刀上还沾着血。但一看见少林子弟,顿时慌了手脚,把刀一放身后,就跳上另一棵树,只留一抹暗影了。

2

“如何呀师弟?听说你这次任务做的不错嘛!来来来,师姐奖励你一盒胭脂~?”林墨前脚刚踏入自家门派大门,师姐就凑了过来,一把勾住他的脖颈。嗅到师姐身上的兰花香气,林墨赶紧缩了缩脖子:“报告师姐..不要胭脂。”

“哈哈哈你小子…怎么样?这次来去路上有没有遇见好玩儿的事儿?”

林墨抬手扯了扯面罩,看了眼自己师姐,摇摇头。径直走向自己的卧室。但走了两步后,他又停下步伐,转身看向自己的师姐,道:“好玩的事儿没遇到,有意思的人倒是见了一个。”

“哦?什么样的人呀?是姑娘还是小伙?哪个门派…”

“一个秃驴。”

“…。”

“…怎么了师姐?”

“…哦、没,没事儿..你没被他怎么样吧?”

“没有,他看起来挺呆的。我在他反应过来前先窜了。”

“哎、不愧是我师弟,真棒!早点休息,别忘了明日还要去参加赏花会。”

“好的。”

已到达小镇略微休憩的明山打了个喷嚏。

“阿弥陀佛..,今夜该添被褥了。”

3

清晨,明山将自己的物品整理好,便上了路。昨日在旅店暂居,听闻此处有赏花大会,便想去观看一番。美丽之物,自然无人拒绝。更不用说花这般有灵性的植物了。

与此同时,暗香。

“十分钟就就可以到,为什么要提早两个时辰起床,师姐。”

“因为师姐们是女人,爱美啊!”
“就是就是!林墨墨真不懂事!!!”
“师姐们当然要打扮打扮才能去啦!!!!”
“唉,林墨墨是长大了..不为师姐们着想了..”
“唉…”
“就是…”

林墨是最受不了师姐们来这一出,于是立刻规规矩矩站好。心想女人爱美,为何拉我一男子也提早两个时辰起床?

然而这个问题没过多久就被解答了。

他的师姐们时而要求他帮忙递唇脂,时而询问头上发簪按的可正,时而又要他去帮忙用温水打湿毛巾。林墨全部照做,无一怨言。

两个时辰,过得是真的快。

“喏,为了感谢林墨墨一大清早帮我们跑腿,师姐们商量了一下,给你耳后别多小花儿。”

“嗯?”

林墨疑问语气词还没完全发出,他的师姐已在他耳上别了一朵紫色兰花。

“师姐…我一大男人戴着朵兰花…”

“?咦,你要质疑师姐们?”

“我觉得真的是太好看了。”林墨赶忙改口。

“哎,乖。”

明山伸手按压斗笠,阴影遮住半张脸。他已到达赏花会的场地附近。淡淡清香已窜入他的鼻腔。

“哎哟…小墨墨别朵花儿还挺好看的嘛!不愧是我们的师弟噢!”

明山模模糊糊听见此番话语,顺着声音望去。

几个身穿淡紫衣裙的姑娘围着一个男子轻声调笑。那男子面上带着黑色面罩,身穿黑色长衫,底部侧边带着些许紫。身形修长,瞳色较浅,鼻梁以下部位被面罩遮住了,因此无法看见全脸。有趣的是,那男子右耳上竟是别了一朵紫色兰花。

明山越看越觉眼熟,虽与昨夜林间那人只有一面之缘,但这男子身形与昨夜的暗香弟子十分相像。且听传闻,暗香男弟子从未在他人面前展露真容。总是会带着面罩出门做任务,就连去云梦澡堂沐浴也不例外。明山定眼望去,的的确确是黑色面罩遮住了下半张脸。刚刚又听闻那几位女施主道“师弟”一词,细细想来,这大抵是暗香的女弟子了。

林墨总觉得有谁在看他,四处寻找视线来源。又是四目相对了。林墨在明山映入他眼的瞬间就转过身去,师姐们都笑他是不是害羞,林墨沉默半晌,道:“是昨夜遇见的那秃驴。他怎么也在这里?莫不是昨夜见我杀了人,要来教育我罢?”

此言一出,四周皆静。师姐们看着林墨,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而后拍拍林墨的肩膀,道:“师姐们突然想起还要去买些小饰品,我们就先走了。林墨墨…”

“嗯?”

“活下去。”

“…师姐..。您这时候开什么玩笑..!”

“我们先走了!拜拜!”

“喂、师姐!”

4

明山其实并未听清她们在说什么,但总觉得和自己有关。而女施主们又提前向里走,只留那人单独站在那里。带着好奇又遵循佛法的心,明山轻扣竹制斗笠,朝林墨走去。林墨沉默不语,他能察觉到那秃驴在靠近他,他身子一僵又机械的转过身,看向明山。

于是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由明山开口,道:“昨夜林间墨色身影,可是施主?”

林墨刚想开口喊“正是如此,你有什么问题吗秃驴?”但又怕招来一顿暴打,于是斟酌着开嗓:“是。大师,怎得询问此事?”

明山看着他,唇角轻轻上扬:“无事。只是第一次见到暗香子弟,略微好奇。”

林墨侧首去,又见明山唇角上扬。他倒也呆愣在那里。

“施主,您怎么了?”

“啊..”林墨顿了顿,接到“没..只是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知道,少林子弟是会笑的。”

“嗯?施主是不是对少林有什么误解?”

“未曾接触过,于是便听世间传闻。都道少林子弟各个静心静气,胸怀天下,心留佛祖。我一直以为你们是没有任何表情的,也没什么感情。”

“咦?这不是说暗香门派吗?”

“大师,您是不是对我们暗香有什么误解?”

“贫僧也未曾接触过,只听世人传言。暗香,手起刀落,自为刀俎。冷酷无情,心狠手辣。”

林墨看向明山,明山也看着林墨。

“噗..”

竟是都笑出了声。

“看来江湖传言果真有误,百闻不如一见。啊、我的师姐们说,少林子弟啊,都可凶了!说你们这些和尚,都是秃…”

“嗯?”

“都是…秃驴。”

“嗯,女施主所言也是,这倒也真。”

“哎、反正说你们这些大师凶得要死。和我们势不两立啦。见到就跑,因为打不过,也跑不过,所以只能赶紧溜。”

“哈哈,果真如此。贫僧自幼听师兄们谈论暗香,说暗香是光与影中间的门派。不去明处,待在暗处。却做的是光明交易,不与任何人为伍。说是暗杀者过于难缠,见到还是绕行为好。”

“嗯、嗯。不过真是没想到,少林子弟居然这么健谈?”

“施主说笑了,少林子弟其实都是如此。只是江湖传言过于死板,以至于我们给人留下的印象便是如此。”

“就像‘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暗杀者’一样?”

明山点点头。林墨笑了起来。

“哎,大师,你叫什么名字?”

“明山。单字岸。”

“喔,明山大师。”

“施主呢?”

“林墨。树林的林,墨水的墨。没有字。”

“林施主。名中之意,可是:林间碧绿如墨?”

林墨一愣,而后笑道:“哈哈哈哈哈大师说笑了,怎么可能?其实江湖上的一些传闻还是没错的,我的确是暗杀者。杀人时,也的的确确无情无义。我这样浑身沾染血腥的家伙,名字怎么会是这么好的寓意呢?不过多谢大师,让我知道我的名字居然也有这么好的寓意。谢谢。”

“嗯…”明山看着林墨,眉头微皱。随后轻声问道:“那施主的名,是何意?”

“唔,这个啊。若是下次还能与您相遇,就告诉大师您。”

“哈哈,好。”

林墨转过头去,看向已经张罗着开始的赏花会,同明山道:“大师,一起去看看?”

明山点了点头,与林墨并肩而行。

林墨在心中念道:林间碧绿如墨。

路走没两步,林墨转头问道:“大师的名是何意?”

“嗯?啊。贫僧明山,此为心如明镜,山河为鉴的意思。”

“果真好听。”

“施主过奖。”

5

“挺热闹。我连师姐们的身影都看不见了。”

“不奇怪,女施主们向来喜欢热闹的地方。如今赶上花会,相比也是欣喜的很。”

林墨与明山并肩前行,路上也是左顾右盼。未走多久,一阵孩童嬉笑声将他二人思绪打破。林墨闻声看去,几个孩童三两成群围在一起。手中都拿着一串糖葫芦。其中有一女童,右手拿着一串糖葫芦,左手拿着两串。一共三串。明山也寻声看去,他倒是留意了女童身上的小香囊,那小小挂坠似乎是北边才有的。这些孩童们想必是听说这里有赏花会,便从北边赶来了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花儿,你怎的买了三串回来?”

“我、我…我以为小海和阿牧还没买来,就带了他们的那份。”

“哎..花儿也是好心,可是他们两个臭鬼,刚刚来时路上纠缠着四娘买啦!”

“唔,这样呀…这可如何是好,我一人吃不完三串..若是被四娘看见、又要训斥我浪费粮食了…”那被称为花儿的姑娘四处张望着,刚巧一抬头,看见了林墨。兴许是被林墨耳后别着的紫色兰花吸引了目光,她一路小跑到林墨身边,将左手中的两串糖葫芦举起,道:“漂亮姐姐。这个送您!”

林墨嘴角一抽,心道现在的小孩儿是怎么回事,怎么连男女都分别不出了?却听一声轻笑,想也知道是身后那秃驴憋不住,觉得分外有趣。林墨似乎也是习惯了一般,蹲下身子接过糖葫芦,对着花儿说:“谢谢小妹,可惜了,不是‘姐姐’,是‘哥哥’才对。”

小孩儿一听呆愣半天,脸一红的跑走了。大抵是从未见过生的如此俊美的男子,害羞了。

林墨憋笑半天,看看手里两串糖葫芦,往明山身前递了一串。

“林施主这是…”

“喏,罚你刚才偷偷笑我。帮我吃一串,我一个人吃不完。”

明山也愣,而后轻笑一声,轻轻接过那串糖葫芦。张口一咬,一颗裹着糖浆的山楂就这么进了口。酸酸甜甜,果肉圆润。果真是孩童喜爱之食。

再向走了走,林墨总算是见到了自己的一群师姐。师姐们聚在首饰店的门口挑着自己喜爱的首饰,似乎忘记了这会的真正作用是赏花。林墨轻叹一口气,又看看身侧那秃驴。明山察觉到视线后,也转头过去看他。

“大师,赏花吗?”

明山一顿。

“好。”

开的正艳的牡丹,称的会场更是喜庆。湖中莲花清颤,又是滴下三两清液。月季在花圃中最为明显,周遭还有群叫不上名儿来的花花草草。林墨左看看,右看看,而后摇摇头。

“林施主,在寻什么花?”

“兰花。”

“为何要寻?”

“因为没看到…嗯?什么意思?”

“兰花已在此,为何要寻?”

明山说罢,抬手抚了林墨而后的那朵紫色兰花。林墨呆滞在原地,而后猛地转过身去。明山自己不明白是不是因刚才举动逾矩,所以林墨生了气,转了身去。哪知林墨转过身后,用着颤抖的手把自己的面罩又提了提,以确保明山看不见自己的脸。

为什么这么干?林墨心道,总不能直说自己被他一个举动搞得脸颊发热了吧。

明山一看林墨是真的转过身去背对自己,一言不发,也有些愧疚,于是转了话题悄悄问道:“那个、林施主,刚刚贫僧无意冒犯。还请施主不要生气..江湖传闻一直说暗香门下男弟子总是用面罩遮住自己的脸,不让他人见。就连去云梦澡堂也是如此。贫僧今日见了,果真如此。能给贫僧说说原因吗?”

林墨一听此言,只觉耳尖更烫。这秃驴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亏刚刚自己以为少林子弟很好相处,都是放屁、呸。

林墨转身看了看明山,深吸一口气,答道:“这个问题嘛…保密!”

明山看了看林墨,好在他还愿意回话,那大抵是消气了。于是二人又是并肩而行,走了一段距离后,他们坐在街道旁的石凳上。

“林施主,你在这世上,可有什么心愿?”

“嗯?我?吃吃喝喝玩玩闹闹,钱够花,能有像样的衣服穿——”

“噗。施主真是分外有趣。”

“不过说到心愿啊,还真有一个。”

“嗯?”

“我想…找人,渡了我去。渡我,载我到达彼岸。”

明山身子一顿,看向林墨。林墨眉毛轻弯,似乎是在微笑。

“施主…为何想去彼岸?”

“彼岸,无苦涩,无痛感,此为极乐。这世间又有谁不愿去?”

“施主所言极是。”

二人又谈笑片刻,林墨起身伸了个懒腰,道:“大师,酉时已过。我也该去寻师姐们,而后回门派了。”他转头对着明山挑了挑眉毛,语中笑意未失,接着道,“明山大师,有缘再见。”

明山也站起身,唇角轻轻扬起一个弧度。

“林施主,有缘再见。”

而后目送那道暗色背影离去。

明山又将手里的权杖捏紧几分,开始思索今夜该往哪个方向走。若是这么一直向北而行,也行得通。于是他便向北而行。

6

明山再见到林墨的时候,距离赏花会已过去一周了。

说来有趣,明明这次相遇,也是在夜晚的林间。情况却是大大不同。

明山嗅到血腥味来时,林墨刚拿出手帕擦拭刀刃。明山站在这户人家的门口向里一望,林墨沐浴在月光下的身影好看的要命。可惜,浑身带血,目光冰冷。似是无情机器。明山心里一紧,还未开口诉说什么,扭头无意间一瞥。那竟是七日前给林墨糖葫芦的小姑娘!明山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于是向下看去,那女童裙旁系着的,正是数日前自己看见的香囊。

“…你..。”

林墨似乎早就料到明山会对他说什么一般,于是开口打断明山。

“大师。我说过,下次见你,就告诉你我名字的寓意。”

明山抿紧了唇,没有说话。但他确确实实听见林墨笑了一声,轻轻的,只有气音。

“林墨。林间杀伐,身影如墨。又或是,林间杀戮无数,背负血腥无数,人肮脏不净,肮脏如墨。”林墨安安静静道。

明山却怔住了。

“大师、如何?现如今还觉得,我是那‘林间碧绿如墨’了吗?”

明山胸膛起伏不定,他深吸一口气:“阿弥陀佛。罪过。”

林墨未在开口诉说什么,只是在走过明山身侧时,道:“大师,您能渡我去彼岸吗。”

他并没有用疑问的语气。

明山的心脏跳的更快,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只可惜,佛家弟子话语无情。

“林施主这般、恐怕是佛祖也无法渡了您。”

林墨一愣,笑了笑,道:“哈,少林弟子果真无情。”

“无情之人,是林施主才对。”

林墨没有反驳,道:“嗯,你说得对。”

林墨背身走了两步,又转身看着明山。他喊了声明山大师,待明山看向他时,他伸手,扯下了自己的面罩。

“林施主这是何意?”

“你不必知道。不过让大师一睹我的真容罢了。好好记住,这是个杀人犯的脸。愿你我二人,再不相见。”

明山的确是第一次见林墨全脸。稍浅泛着些许灰的瞳孔,那的确是桃花眼。高鼻梁,薄唇。生的确实是分外好看。明山甚至能够嗅到,林墨身上除去血腥味之外的兰花淡香。但他却硬是低下头,伸手下压斗笠,另手将权杖握得更紧。

林墨是彻底笑了,不知是自嘲还是别的什么。他转身独自离去。再未看过明山一眼。

独留明山一人在原地,久久驻足观望那一片林。

7

“林施主这般、恐怕是佛祖也无法渡了您。”
“无情之人,是林施主才对。”
“林施主这是何意?”

以及他那将斗笠下拉,不想再多看自己一眼的举动。

明山的所有动作,话语。林墨却是都记了下来。没有缘由的。

林墨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面罩,苦笑道:“何必多此一举…”

“大师啊。佛祖无法渡我,您为何不来渡我?”

“不都是佛家子弟么?不是说佛爱众生吗?此番罪孽,佛祖怕是也不爱戴吧。”

林墨又想起明山曾道:“明山。单字岸。”

于是又笑。

“渡我去您那,不好吗?您不就是岸吗。”

林墨没由来的又忆起赏花会上,明山道“兰花在此,为何要寻?”而后轻抚自己耳后兰花的场景。早早听闻少林子弟难搞,不料半日时光加先前一夜的一瞥,自己竟是动了情爱之意。林墨又想想刚才明山神色,也逐渐将笑敛了起来。

“呼。连您都不主动说要渡我,佛祖也不渡我。我又要怎么去彼岸才好。”

细声呢喃,无人应答。

明山还伫立在原地,低头又看一眼花儿身体。脖颈一处刀痕,下手果断,毫无犹豫,一击毙命。明山轻轻叹息。早知暗香子弟杀人果断,却不曾想他们真能狠下心来。明山总算明白,师兄们侃侃而谈的“麻烦”究竟是什么了。

又忆起林墨方才神情,恐怕是自己那一言“林施主这般、恐怕连佛祖也无法渡了您。”给刺到了。明山那时心底竟有一种“佛不渡你,我来渡你”的念头。而这念头,却在转瞬之间被他自己消灭了。他望着林墨的身影逐渐消灭在林间,胸口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涩。

他明白自己这是动了心。可佛家子弟,又怎能步入红尘?

若是为了渡他一人,归尘。值得。

可自己这般擅自会错意,又怎能说的过去呢?

终究是理念相悖,终究是观念不同。

明山将法杖紧握,另手也是握成了拳。

就此别过吧。——二人都这么想着。

8

自此之后,明山向北而行,林墨却待在原地。

数月之后,明山在茶馆喝茶,略微小憩。无意间听二位女子嬉笑。

“哎、你可知那暗香男弟子为何带着面罩行走江湖?”

“咦?你这么一说,他们还真是一直带着面罩。为什么呀?”

“哈哈哈哈,我给你说呀,我听我那去了暗香门派的幺妹说,那暗香男弟子戴面罩不见外人的原因是——”

“是——?是什么呀?”

“是因为呀,那暗香男子的脸若是被瞧见了!那他就必须和那见过他真容的人结婚啦!”

“什么、真的吗?”

“是呀是呀,哪儿能是假?如果是女子呀,那便必须娶她过门!如果是男子嘛、哎呀——”

“哇,竟是这个理。哎呀怎得就聊到这个话题上了?”

“嘿嘿,因为觉得这实在是有趣。哎你可别告诉别人啊,这事儿除了暗香门派的弟子,知道的人还真没几个!”

“好的啦、知道的!”

明山在听见那女子道“与见过他真容的人结婚”时,心脏又是跳的飞快。紧接着,便觉得呼吸一窒。如若这番话语是真..那、那…那林墨他!!可自己都对他道了些什么话?明山起身站起,刚欲转身离去,又听两位华山女弟子谈论道:“暗香…是今夜子时开始吧?”明山拿起法杖,走到华山二位女弟子面前,低下头去,道了声阿弥陀佛。

“二位女施主,贫僧刚刚无意听到您们谈论‘暗香’,请问暗香今夜,可有大事?”

华山二位女弟子一愣,但见来者是少林子弟,便也不过多掩饰什么。道:“其实我们也不能肯定,只是昨日与云梦弟子们聊天时,无意间听到的。听说暗香子弟今夜会往北行,具体方位不清楚。只是听说这次暗香接了个大任务,要暗杀不是几个人,也不是十几个人。而是一个人近百位的大贵族的家。但那贵族脾气不好,是人尽皆知的。当然,他家武功高强的人也是有。于是这次暗香派了两个人去解决这一家。”

“是啊。我们之所以会谈论这件事,是因为昨日与云梦弟子聊天时,听说今夜去执行任务的,除了一个暗香男弟子之外,就是一个暗香女弟子。而那暗香女弟子与云梦弟子又是相识,所以才会对我们提起此事。”

“我们正担心暗香只派二人去解决这任务会不会太过于勉强。毕竟那女弟子与我们也有过几面之缘。若她就这么去了,不免心里也会落空。”

明山听到这,忆起林墨面容。抿了抿唇,一手成掌,一手持杖,道:“阿弥陀佛,谢谢二位女施主。”

明山看了看茶馆前的路,记得两日前从一个小镇前行时,听说那里的地主脾气尤其不好。大抵暗香子弟要去的就是那里。于是明山向南走,按照原路返回,立即起身。

加快步伐,不管与那暗香女弟子一起去做任务的是不是他,明山都想去看看。

午时便开始赶路,亥时便到了目的地。

可惜。

晚了一步。

9

推门而入。从玄关处的门卫,到会客之室的管家,主卧里的任务之首更不必说。无一存活。

暗香女弟子似是昏厥,背部靠在院子的墙上。看起来是有人专门将她放在那里休憩。于是明山明知不可,却还是往里走。愈往里走,血腥味愈重。

有一个人静静的躺在主卧的地上,头靠着床底板,浑身都是血。他还在细细喘着气。而他对面躺着的人早已没了气息。明山的手一颤,法杖就这么掉在了地上。清脆声一响,靠着床底板的那人动了动头,移了下视线。

“大师,您来渡我了?”

那是林墨。

明山抿着唇,大步走过去,将林墨抱着。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大师。”

“嗯。”

“..您来渡我了吗?”

“嗯。”

“…大师,你可真好。..佛、佛祖都不肯渡我。”

“..嗯。”

明山这一声‘嗯’是活生生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又是痛苦万分,又是悲哀满溢。

“大师..那人在他刀上下了毒。今日本该子时再动手..,但谁知,那贵族少爷请了一堆武林高人。没想到还真有会些..咳咳咳咳….”

明山一听林墨咳嗽,一面轻轻抚着他背,一面将他楼得更紧了。他见过太多人濒死前的模样。他知道,林墨活不了了。

“..你不要说话。”

“…哈哈…大师是在关心我吗?”

“嗯。”

“真好。真希望能一直这么下去..”

“..我想。”

“什么,大师?”

“….我想,若是寻得完完整整的你..若是今日所闻是真…就等着你。”

“等我、等我作甚?”

“等你回来..”明山抱着林墨,在他额上吻了一下,又道“等你回来,陪我去少林,告诉掌门,我已入了红尘。需归尘。”

林墨没有说话,气息也淡薄了些。他能感觉到,明山的手一直在颤抖。

“然后..然后我会一直护着你。渡你。陪你。”

林墨闭上眼睛,道:“嗯。”

“我带你去彼岸,给你买糖葫芦。”

林墨又轻声道:“嗯。”

“…然后..然后和你白头偕老,过完此生。”

林墨再无力气抬臂抱他,他的胳膊从明山胸膛滑下,扯着嘴角笑了笑:“…大师。我说..想要您渡我去彼岸…您,单字、便是岸…..”

林墨感觉到脸上湿湿的,但那绝不是自己哭了。于是他无奈一笑,便是去了。去了本可以二人一起去的彼岸。不知道,他是否会先在那里买好糖葫芦,然后等着明山呢?

明山知道林墨睡了,再也不会醒了。整个人的身子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他的肩止不住的颤抖,泪一滴一滴的掉在林墨的面容上。

他此时自嘲,笑道:“明山..明山。心如明镜,山河为鉴..。单字..岸。贫僧心里是你,山河开路,可能顺利送你到达彼岸?此番渡,你..可满意?”

但他知道,林墨再也不会回答他了。

江湖就是如此。

不过转瞬期间,物是人非,世间万物都在一瞬间变了。

10

后来?

后来只听说,那少林又多了一位法力高深的高僧。号:明岸。

新来的小和尚童言无忌,见了那明岸大师后笑着问:“明岸大师可曾牵挂过谁?如今可还有挂念?”

只知道那大师笑道:“有。如今也有。红尘未了,因此想要断的彻底。”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世,是断不完了。

听新来的少林弟子们说,明岸法师曾说,这辈子见过最多次数的外门派弟子便是那暗香弟子。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竟然见了四次!还说要是遇上暗香,他们若是受伤了,也要去帮。佛家规矩,不可杀生,但可救济众生。哪怕是浑身沾满鲜血的暗香,也是众生一员。

只有那明岸法师自己心里明白。

这辈子只真正地见过一个暗香。四次,都是他。

第一次是林间深夜的惊鸿一瞥。
第二次是赏花会上的半日游玩。
第三次是深夜浴血的残忍场景。
第四次…是他无能、未能保护好那暗香的时刻。

明岸法师道:我心如明镜,山河为鉴。渡你。

“我心如明镜,山河为鉴。渡你,渡你..来我这里。”

后来,少林的小弟子们说。每年到了一个日子的时候,明岸法师那一日都会换回普通弟子的服饰,带上斗笠,对着一株白色兰花默念一天的佛经。掌门偶尔见了,也只是叹两口气,转身去了。

没人知道原因是什么。除了那法师自己,再没人知道。

他渡了他。

※紫色兰花:友情,喜悦。
※白色兰花:爱情,祝愿。

评论(6)

热度(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