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魔道祖师同人》蓝家家主x蓝家夫人。

#蓝青蘅是原文中给的名字,蓝忘机与蓝曦臣之父。而作者并未给出蓝忘机和蓝曦臣母亲的名字,因此用蓝夫人代替。

风情万千,一眼钟情,心系与你,无人能比。

予青蘅君而言,那一夜是奇妙相遇。正赶上夜猎回来时。拖着疲惫身躯,一步一步向前走。一身蓝衣薄纱顿时入了眼帘。

他抬首,浅色眼眸映入一女子身影。

她站在姑苏城外玉湖中央的小舟上,身形唯美。乌黑长发如墨倾洒腰间,深蓝衣袍,淡蓝薄纱在那女子身上穿着,竟有几分寒冷之意。未曾想过惊鸿一瞥,女子温润眼眸正正对上了他的眼。四目相碰,一见倾心。

青蘅君年少成名,风光无两。待人向来温和如玉,虽是给人无法靠近的感觉,但若他开口说话,那层因修为而出现的隔阂便瞬时消失殆尽。因而多人对他抱有尊敬之意,自然也无恋爱之心。他也从未有过喜爱的女子。可现如今惊鸿一瞥,浅色眼眸却无论如何都移不开了。他的目光放在那女子身上,未曾撇开半分。

女子站在小舟上,冲他轻轻点了点头,便离开了。那姑娘周围似乎散发着冰凉气息,给人拒之千里之感。但蓝青蘅此刻并非是被拒之千里的感觉,一见倾心也不过如此。他清晰感觉到左胸膛那里扑通扑通的小家伙狂跳不止。他便抬手,将掌心覆于心前。

“这…便是情动之意。”

蓝青蘅与蓝启仁是兄弟。蓝青蘅为兄长,二弟便是蓝启仁。那日回归蓝家,正巧蓝启仁出门迎接。蓝青蘅便对蓝启仁诉说那女子一番。蓝启仁那时也风光无限,但为人更为刻板。听闻兄长道女子,本就奇观。但看蓝青蘅时而结巴,时而眉头紧锁的模样,蓝启仁心中了然。

“兄长,您大抵是一见倾心。非那女子不可。”

“二弟,这便是情动之意吗。我从未有过这般感觉。”

“这是正常的,兄长。如今您也有了喜爱的女子,不如就去迎娶她入门如何?”

“嗯…,好。”

有什么比青蘅君有了喜爱的人,更为有趣的呢?自然没有。青蘅君年少成名,是弟子中的楷模,如今更是了不得,年少有为。不过弱冠之龄,就身为蓝家家主,将蓝家打理的井井有条。

次日通报。青蘅君拿着文卷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报上写着一女子将蓝家一位老辈抹杀。而那长辈正是蓝青蘅的恩师。怒火也亦无法隐忍。但将那女子查出时,正是那夜所见的姑娘。恩情与爱情,蓝青蘅无法抉择。但他依旧选择咬了牙,跪在蓝家所有长辈前。

“青蘅已知晓那女子杀我恩师的原因。不过是恩怨是非…恩怨是非。”

“但…青蘅钟情于那女子。的确为大不敬。可所谓情意,无法轻易抹消。还请长辈们有所担待。”

蓝青蘅将那女子秘密带回蓝家。知道这女人存在的,无非是蓝家长辈,以及类似蓝启仁这般与蓝青蘅亲近的人罢了。蓝家长辈各个咬牙,恨铁不成钢,但情爱之事,外人向来无法插手。加上这又是得意弟子的心爱之人,又要老辈如何管教?若说棒打鸳鸯,拆散他们。即使是老辈,也于心不忍。

蓝青蘅长跪谢过长辈们。不顾族中人的反对,硬是和那女子结了婚。

一拜高堂,二拜天地,夫妻对拜。三拜过后,便是夫妻,是道侣了。那女子便成为了:蓝夫人。蓝夫人生性清冷,不愿与外人过多交谈。但偏偏那双眼眸却温和如玉,与蓝青蘅恰恰相反。蓝青蘅待人温和,眼神却冷如冰霜。但蓝夫人大抵是感觉不到那冰霜的。

当蓝青蘅看着蓝夫人时,眼中冰霜全都融化了。就那么一滴一滴的化开,全数成了温柔,似乎就要满溢一般。

为一人步入红尘。

“青蘅不敬,我将与夫人分居。”

蓝夫人未曾开口说话,阖了眼眸,点了点头。

“谢过夫人允诺。”

可她若不允诺,又能如何?

蓝青蘅向家中前辈弯腰鞠躬。

“那女子与我已经三拜,她已经是我的夫人了。若族中有人要动她,先过我蓝青蘅这关。”

“若是没有惩罚的法子,那么青蘅隐居便可。我蜕去一身风流,从此便只打理家中事。再不问世事。未来的事,留给启仁便可。”

而后拂袖离去。

蓝青蘅找了间屋子,让蓝夫人住了进去。他走前,拥住蓝夫人。而后唇瓣划过她的脸颊。蓝夫人并非对他无情,只是不懂如何表达。心底难过也是有的,怎会无呢?她伸手,回抱住蓝青蘅。蓝青蘅了然,于是勾了唇角轻笑一声。

他道:“别怕。”

他离开后,又找了间屋子。留给自己居住。对外宣称闭关不出,再此修炼。但族中长辈和蓝启仁都了然,蓝青蘅在闭关思过。思过,思索犯下的过错,而后自省。

蓝启仁去那屋子里找蓝青蘅。

他说:“兄长,蓝夫人的屋子有些单调。是否需要鲜花装点?”

蓝青蘅坐在榻上,他低下头去。沉默片刻,开口道:“龙胆花。要蓝色的。”

蓝启仁身形一顿,而后低头告退。

当蓝启仁将蓝色龙胆花在蓝夫人的院里种下时,蓝启仁终是见到了那女子。蓝夫人依旧一身淡蓝衣纱披身,她的确美艳。却绝非浓妆艳抹的女子,而是如冰晶般的绝世美人。的确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可细细看来,倒也有几分温柔模样。

她看了蓝启仁一眼,手指指腹摩挲蓝色龙胆花的花瓣。她开了口,声音也是冰一般的寒,可话语里却含着淡淡的爱意。

她说:“请转告家主,道‘我也是’。”

蓝启仁一时未反应过来,机械的点了下头。出了蓝夫人的院子,这才明白过来蓝夫人的意思。他心中的确对这蓝夫人有着一层隔阂,若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兄长自然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可这又偏偏是兄长自己的决定。

叩叩清声,是竹门被敲打的声音。蓝青蘅去开了门。蓝启仁站在门外,看着蓝青蘅。蓝青蘅诧异,询问:“怎么又折了回来?”蓝启仁也不知该作何表情,若是笑,显得无礼,若是板着脸,可这话语又是万分情动。到头来憋出个想温和,又死板的表情,对着蓝青蘅说:“蓝夫人让我转告兄长,她说‘我也是’。”

那一瞬间,蓝青蘅的神情一顿。转而化为数不尽的柔情,唇角也不自觉的勾起。蓝启仁轻叹口气,而后转身离开。

分居两地,心的距离却并未远离。

蓝家向来如此。无论是先代蓝安,还是这蓝青蘅都是如此。为一人步入红尘,心甘情愿。

蓝夫人大抵也是如此,她的指腹摩挲花瓣,眼底是数不尽的温和。

待续.应该有后续。
※龙胆花花语:我喜欢忧伤时的你。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