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爱就要先错过,再相恋”(全)1W4K一发完结HE

安迷修喜欢雷狮,傻子都能看出来。雷狮喜欢嘉德罗斯,笨蛋都能察觉。嘉德罗斯和格瑞在一起了,全世界都知道了。于是,情感变得复杂了。

凹凸大学。凹凸市市长创世神亲自下达指令建造的学校,这里面帅哥美女如云,各个都有特长,优点多的能糊你一脸。而且最主要的是,这里面的人啊……成绩那是好!的!没!话!说!!!尤其是全校前十,一个二个都跟神仙似的。正因为这是个这样的学校,所以这里面的猛料才多。

全校第一和第四是一个寝室的,两个人八字不合但第四却暗恋第一。全校第二和第五是一个寝室的,两个人一个冰山一个恶心帅却相处的过分好。可以说是亲密无间。自然,第二有个恋人,是第一,嘉德罗斯。而第五有个暗恋的人,是第四,雷狮。

安迷修为雷狮做的蛮多。喝多了送他回寝室,偶尔帮他打理房间或衣物,给他做些料理。可是雷狮那个傻子不开窍啊!偏偏看不出安迷修的喜欢,一意孤行的喜欢嘉德罗斯。直到——今天。

大赛第一嘉德罗斯在演讲会上讲完了稿子上的最后一句话,而后又抢过麦克风,开口:喂,渣渣们,今晚凹凸餐厅,我包场,你们只管吃,晚上我有大事要宣布。说罢将话筒潇洒一丢,引得台下喧哗声一片。紧接着论坛就被刷爆了。

“哇啊啊啊啊啊嘉德罗斯大人请吃饭啊啊!!!”

“肯定是要紧事!!!”

“就是就是!”

“总之先吃饱?”

“哈哈哈哈哈哈楼上真可爱,对,先吃饱!”

“吃饱为主,吃饱为主!!!!”

雷狮坐在台下,挑挑眉毛望着台上的嘉德罗斯,唇角不自觉的上扬几分。而安迷修看看台上的嘉德罗斯,又看了眼正在看向嘉德罗斯的雷狮,只觉得心脏抽痛。

晚上同学聚餐开始了,大家吃完饭后,清醒的没剩下多少个。嘉德罗斯瞥了眼餐桌上醉倒一片的同校学生,又看看与自己较为亲近的朋友,而后才开口宣布:这事儿我就说一遍,你们听好了。我和格瑞,在一起了。——此话一出,金和凯莉愣了片刻然后顿时鼓起了掌,大喊“嘉德罗斯,不容易啊!”因此金遭到嘉德罗斯的追杀。银爵揉着怀里的小兔子的头,看向嘉德罗斯那边,然后点了下头。安莉洁和紫堂幻坐在一旁一边吃着小糕点,一边用眼神示意:明白了。大家过的都很好,唯独雷狮不同。雷狮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一愣,而后大笑出声。他端起酒杯,不知道灌了自己多少杯,这个恋情还未开始,就结束了。雷狮喝酒不上脸,没人知道他醉了没,但安迷修知道。雷狮喝多了。因为雷狮的眼神变了。变得直勾勾的,呆滞,毫无光彩。这是他喝多的表现。

凯莉看了眼雷狮,又看了眼安迷修。她对金说了两句话,而后走到雷狮身边,和他说了些什么。安迷修只是叹息着,然后转身离去,去照顾那些正在耍酒疯的同学。比如佩利同学和雷德同学。

安迷修打理完这些后,该听的也听了,便去了餐厅的阳台处吹风。他想了想雷狮看嘉德罗斯的眼神,又想了想雷狮看自己的眼神。……哈,完全没有可比性呐。这次是安迷修先生的完败!安迷修的恋情就和雷狮的一样,还未开始,就已经宣告着失败!安迷修叹了口气,抬头看着高空的星星,这时他感觉背后似乎被谁轻轻拍了一下。啊,是凯莉。安迷修立刻换上笑颜,颔首弯眉的开口。

“啊,是凯莉小姐。请问怎么了吗?需要帮忙吗?”

凯莉蹙了下眉,而后指指雷狮,笑着开口:“安学长,你能帮忙把雷狮学长送回家吗?我刚刚劝他回宿舍,可他怎么也不听,说不想回宿舍。想回自己家。可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所以手足无措,只好来求助安迷修学长啦。您能帮帮忙吗?”

安迷修的确知道雷狮家。可他犹豫不决。送他的话,太尴尬了不是吗。……不,只要会隐藏就好了。安迷修想了想,又点点头,答应凯莉。

“好。”

安迷修用手架着雷狮的肩膀,一步一步的移动,把雷狮送到他家门口。慢慢的,动作轻柔的把雷狮送到楼梯上,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安迷修对雷狮有足够的耐心。他摸了摸雷狮的口袋,掏出钥匙,插进锁孔旋转,将门拉开。又想先前一样,把雷狮架着胳膊送回房间。

雷狮终究是醉了。他的身体沉重的要死,他本人也没了意识,倒在床上一声不响。安迷修看了看这样失魂落魄的雷狮,只觉得心底抽痛的厉害。他俯下身子小声的自问: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你是不是就会喜欢我了?而后他又自答:不,算了。感情的事情,无法强求。说罢安迷修转身刚想走,雷狮却站起身子把安迷修一把推到墙上,张口对着安迷修侧颈就是狠咬一口。安迷修愣住,半天不敢出声。雷狮把手撑在墙上,挡住安迷修的路,他把头低下靠在安迷修肩膀上,“求你……别走。”雷狮开口道。可安迷修哪里还想走?他早就被雷狮的这个举动融化了。可是呢?可是雷狮却又小声呢喃道:“嘉德罗斯……”

安迷修猛地瞪大眼睛,原来这些举动,雷狮是想要和嘉德罗斯做。而不是和自己做。因为雷狮喝多了,所以自己不过是个他酒后认错嘉德罗斯的代替品。安迷修的鼻尖无法控制的泛酸,一股异样感涌上心头,他将雷狮一把推开,抓起书包,关上房门后,头也不回的逃离了雷狮家。可他不知道,雷狮又小声的说着:安迷修……。他一鼓作气跑回了寝室,进了寝室后脱外套丢书包进浴室关浴室门的动作一气呵成,格瑞被安迷修的声音吵醒,便朦朦胧胧的睁开眼,而后揉了揉还看不清东西的眼睛,又打了个哈欠。格瑞正在思考安迷修发生什么了,直到他听到浴室里传来安迷修的小声啜泣。他明白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了。格瑞抽出手机,给紫堂幻发了个短信,而后等待安迷修出来。

安迷修走出浴室的时候,眼眶红红的,肯定是哭过了。格瑞看着安迷修,安迷修看看格瑞。他们彼此没有说话。最后安迷修说,“我都告诉你。”然后,安迷修用半小时给格瑞大概讲述了一切。格瑞只是听着,时不时的“嗯”一下。最后安迷修说不下去了,声音颤抖。格瑞站起身,抱了抱安迷修,他对安迷修说,“我知道你现在需要安静,睡吧。紫堂幻的室友,银爵,随着黑洞老师出门调查小动物,他今晚不在,我去他们寝室休息。你今晚好好睡一觉,别想太多。”安迷修点点头,然后格瑞出了门。

安迷修躺在床上蜷缩身体,把整个人埋进被子里,低声啜泣着。他的肩膀止不住的颤抖,最后忍无可忍的放声大哭起来。他内心大骂雷狮就是个傻逼!为什么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喜欢他啊?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安迷修带着混乱的思绪睡了很久。第二天,出勤率为百分之百的安迷修,第一次缺席了。无论是上课,还是学生会。格瑞对丹尼尔说安迷修发高烧了,丹尼尔愣了一下,然后在假条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为什么丹尼尔会愣?毕竟安迷修可是那种烧到40℃也要坚持上课的好学生。今天请假,肯定是发生什么了。作为老师,还是暂时不要询问会好些吧。

嘉德罗斯在教室没看到安迷修也觉得纳闷,紫堂对金说了些话,金听得懵懵懂懂。最后金拉来了自己的小女友,凯莉。凯莉总算是听懂了紫堂幻的话,而后又给金解释着。唯独雷狮宿醉,虽然坐在教室里,但他脑袋痛痛的,隐隐约约记得昨天做了个梦,不知道把谁咬了一口。然后他又看了眼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正和格瑞粘在一起,于是雷狮叹了口气,心想该放下了。

昨晚的同学聚会,凯莉去找雷狮和他说了些什么。雷狮回想了一下,凯莉好像告诉他,安迷修喜欢自己。然后自己还笑着说不可能。不过仔细一想,安迷修的确总是在看自己,也挺关心自己的……话说安迷修今天,怎么没来教室?雷狮扫视教室一圈也没看到安迷修的身影,便走到凯莉身旁询问凯莉:“安迷修今天怎么没来?”凯莉口中叼着棒棒糖,口齿不清的回答:“你不是应该更清楚吗?”雷狮被这一问弄昏了头。怎么会自己最清楚?昨晚安迷修又没和自己呆在一起。雷狮心底突然有一丝害怕,他觉得好像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都知道些什么一样。唯独自己被蒙在鼓里。

夜晚,安迷修睡醒了。他打了个电话给丹尼尔,又打了个电话给格瑞。

“喂,你好,嗯,我是安迷修。有件事,想要请您帮忙。白铭师兄……”

格瑞突然通知大家晚上要聚餐,安迷修也要通知一些事情。于是几个小伙伴们又去了凹凸大学对面的餐馆,雷狮只觉得心底奇怪。嘉德罗斯和格瑞在一起,也不过是感觉失恋了,心痛一下也就没什么了。可今天一天没见到安迷修,却总觉得无聊至极,心底空落落的。像是心脏破碎了一块一样。

安迷修西装革履,穿的很体面。如果能忽视他眼眶的红。他抬手理了理领带,换上笑颜,意气风发的开口。

“啊,各位,欢迎。”他微笑着向所有人打招呼。唯独没看雷狮一眼。这让雷狮有些不爽。但安迷修却和没事人一样。

“那个,十分抱歉。我接到了临时通知,我有些事情要处理。现在我有两个选择。1,休学一年,去完成我的事情。2,我转学。因为无论哪个我都无法选择,所以请各位来选吧?”安迷修笑得时候,嘴角的上扬似乎是扯出来的。雷狮虽然对安迷修没有恋爱的喜欢,可他太了解安迷修了。就像安迷修了解他一样。他才听说安迷修喜欢自己,而且还不知道是真是假。他本想询问,可安迷修怎么就要走了呢?他还没来得及问…还没来得及知晓答案,安迷修怎么就要走了呢?……雷狮突然觉得,胸口好闷,这和对嘉德罗斯的感觉不一样,这种闷,就好像是鱼儿得水。但水却消失了的感觉。

大家都叽叽喳喳,最后选择了休学一年。毕竟按照金的话语说,“休学一年还可以回来继续上,还可以看见我们嘛!我们就等安哥一年咯?”安迷修也笑了,他揉了揉金的头发,雷狮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安迷修。安迷修今晚一次都没看雷狮,一次都没。直到嘉德罗斯和格瑞互相亲吻了对方的额头,雷狮瞥了眼嘉德罗斯,可在这一瞬间,安迷修却看向了雷狮。映入安迷修眼帘的,是正在深情的看着嘉德罗斯的雷狮。安迷修觉得心脏更痛了,他快呼吸不上来了。

安迷修转身,凯莉给金使了个眼色,于是金和凯莉一人挽住安迷修的一只胳膊,互相亲了口安迷修的脸颊。被金亲一下下还好,可被凯莉亲一下,安迷修的顿时红了。嘉德罗斯和格瑞也看到了这一幕,嘉德罗斯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好傻啊哈哈哈哈,但是好可爱啊哈哈哈哈。雷狮猛地想起自己要看安迷修,于是把头扭向安迷修这边,刚好看到安迷修红透的脸颊和害羞模样。……什么,这个表情……。这个表情,雷狮经常看到。无论是雷狮和安迷修碰拳时,还是雷狮看无意中拿了安迷修的水瓶喝水被正巧碰到时。……这个表情,原来是害羞吗?那这样的话…安迷修,安迷修岂不是真的喜欢自己?雷狮吞咽了下口水,开始思考安迷修对自己来说,是什么人。

安迷修知道自己喜欢嘉德罗斯,甚至还帮自己追嘉德罗斯。难道……这并不是因为安迷修是自己的兄弟,而是因为安迷修喜欢自己?雷狮一想到这里,抬手扯住左胸膛口的布料。因为他觉得那里有一阵刺痛感。……这样的话,他们不是完美的错过了吗?雷狮喜欢嘉德罗斯的时候,安迷修喜欢雷狮。雷狮不喜欢嘉德罗斯的时候,安迷修却要走了。雷狮不知如何是好,于是他坐在位置上,原封不动的发愣。

雷狮喜欢安迷修吗?他不喜欢。因为他认为他喜欢嘉德罗斯。可嘉德罗斯和格瑞在一起后呢?雷狮也就难过一下下,第二天就好很多了。但安迷修说要走呢?雷狮的心脏,抽痛却无法停止。从安迷修说要离开的那刻起,再没停止过疼痛。雷狮有些悔恨,他恨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分清楚,他对安迷修的感情。可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什么都。

吃完饭后,雷狮在餐厅门口等着安迷修出来。安迷修出来的一瞬间,雷狮扯住他的胳膊,安迷修愣了一下,然后转身看着雷狮笑着询问,“怎么了?”雷狮看了眼安迷修,却发现他的侧颈有着一个牙印。雷狮猛地想起前天晚上的自己似乎咬了谁。雷狮咬咬牙,他说:“你的脖子,是我咬的吗?”安迷修愣了一下,他没有说话。半晌,安迷修抬手抚摸咬痕,

“嗯。但是没关系,你不要担心,我不介意的。”

“为什么。”

“诶?”

“我问你为什么不介意。”

雷狮莫名有了怒意。安迷修愣了下,笑道,

“介意?有什么用?咬都咬了?况且你喝多了,我理解。认错人也难免。”

“认错人?什么意思。”

安迷修张张唇,没有接话。他并不想告诉雷狮:你喝着酒把我当成嘉德罗斯咬了。那真是太令人难过了。于是安迷修摇摇头,他什么也不说。雷狮见状又换方法询问,

“听说你喜欢我。”

安迷修没说话。

“是真的吗。”

安迷修笑了。

“你笑什么?”

安迷修摇摇头,他说,

“一年后再谈这个吧。”

而后转身离去,徒留雷狮一人站在原地。雷狮的心一阵抽痛,他看着安迷修的背影,他想追上去,可他没有。转过身的安迷修其实早已红了眼眶,但他咬着唇,死活不让自己哭出来。

隔天安迷修走了,谁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就连格瑞也不清楚。雷狮心底的空落感更大了。他被两个人都丢弃了。雷狮谁都没剩下了。一个人,变得孤零零的了。他独来独往,偶尔和自己的海盗团相聚小憩,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他突然发现,学生会长不在后,他居然根本不想捣乱搞事了。凯莉嘲笑他,

“雷狮,你活该。”

雷狮没说话,只是在天台又点燃了一根烟。以前他点烟的时候,安迷修总会说,“别抽了。”然后雷狮会很听话的灭掉烟,就连雷狮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听安迷修的话。一想到这里,雷狮便心烦意燥,干脆将一整盒香烟全都丢掉。

“…啧,不抽了。老子要戒烟。”

戒烟有多难啊,雷狮为了这一年不抽烟,嘴巴里时常叼着安迷修以前吃过的薄荷糖,放在嘴里嚼的嘎嘣脆。

雷狮在等。他在等安迷修。

后来安莉洁问道:“雷狮先生,您这已经不是喜欢了。是爱了吧?

大家也都听着,不说话。包括雷狮自己。

是爱吗?不知道。雷狮不知道。

雷狮只是渴求安迷修不要走,快点回来。

仅此而已。

-

要快点、要快点。不快点的话,会再也碰不到——

雷狮在闹铃响的第一声时起了床并且关掉了闹钟,他从床上坐起身子穿好衣服后甚至连脸都没洗就慌张跑出了门。

今天是安迷修回来的日子。

一年之前安迷修突然离开学校一年,而雷狮却毫无作为罪魁祸首的自觉。果不其然,站在校门口没多久,那个熟悉的身影就出现了。

他穿着淡棕色的风衣,里面的衬衣是白色的,和以往一样,牛仔裤加上球鞋。手中拉着的是行李箱。唯一不一样的地方,似乎是手腕上带了个手表。其他的都与一年前没有区别。

——是安迷修。

安迷修见雷狮在门口站着,什么都没说,只是抬首笑了一下。雷狮见到安迷修的那一瞬间心情大好,感觉这一年的时光过的太快,就犹如昨日一般。于是雷狮挑挑眉毛,抬手朝安迷修挥挥,他说:

“哟,好久不见。欢迎回来——”

安迷修停下脚步看着雷狮,而雷狮在等,等安迷修叫他。在等只有安迷修一人会叫的那个称呼,——“恶党”。于是安迷修站直身子,朝雷狮笑了下后,开口回答他。

“好久不见,雷狮。”

…诶。为什么…不是恶党。是雷狮…。雷狮自己愣了一下,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安迷修在叫他。等安迷修蹙着眉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时,雷狮才后知后觉到,安迷修刚刚在叫他。雷狮想要和安迷修多说说话,安迷修不知道雷狮这一年有多想他,可雷狮还没碰到安迷修,安迷修却拉着行李箱从他面前径直走过。

——甚至一眼都没看他。

雷狮的怒意不由得涌上心头。这算什么?等了安迷修一年,他回来后却看都不想看自己一眼?那自己这算什么?和当初又有什么区别?雷狮的心脏有些疼,说不上来的。他伸手拽住安迷修的胳膊,安迷修顿了一下后却挣脱了。他没有问雷狮为什么生气,反倒客客气气的询问雷狮,

“雷狮,怎么了吗?”

雷狮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生气,但他就是气。气安迷修的这种客气态度,气安迷修这种客套的话。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呀,安迷修学长~☆”

一声清亮的女声打破雷狮与安迷修之间的僵持。是凯莉。正好安迷修有了挣脱雷狮手掌的理由,安迷修将胳膊抽出,而后依旧是原先那副微笑模样,朝着凯莉挥手说好久不见。凯莉叼着棒棒糖笑着招手回答安迷修,好久不见。

对于安迷修这正好是救场的人。

雷狮看了安迷修一眼,而后偏头,朝着反方向走去。放在口袋里的手早已握成了双拳。安迷修知道雷狮走了,但他什么都没说。凯莉瞥了眼雷狮,确定雷狮走远,走到听不见他们谈话的距离时,凯莉才咬碎了糖果,而后抬头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你做好决定了吗。…这一年,除了去处理事情,你应该有做其他决定吧。”

安迷修愣了一下,不料这么快就被发现,于是他只好挠头装傻。但很可惜,这招对凯莉这个女人不管用。凯莉笑了一下,然后开口道:

“你放弃吧。‘不去喜欢雷狮’或者‘抹消喜欢雷狮的感情’这种事情你做不到的。”

安迷修也顿住了,他没想到凯莉瞬间就看穿了自己的想法。

“…凯莉小姐,我……”

“我知道你花了很长时间,下了很大功夫。一年,说着时间不长,但你大概是度秒入年吧。在见不到雷狮的时候。一边想着他,一边又在拼命扼杀自己的这个想法。到最后,你能做出来的举动不过是‘无视雷狮这个人’罢了,但是‘无视对雷狮的感情’这件事却没做到。”

“……”

“安迷修。有些事情不该我说,我建议你亲自去问他。但我能告诉你的事情只有一件。雷狮在你不在的这一年里,变了很多。而原因毫无疑问,是因为你。”

“…凯莉小姐?”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沉重的话题也到此结束…那么。——我通知大家晚上开派对咯~难得安学长回来嘛。”

凯莉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根棒棒糖,对着安迷修送了个秋波后略带跳跃的走了。只剩安迷修一个人在校门口站着。

“…雷狮在这一年里。变了很多。……因为我…吗。”

安迷修笑笑,又道。

“——不可能吧。毕竟,他可是雷狮啊——”

安迷修笑着摇摇头,拉着行李箱回到原先的寝室。格瑞坐在床上低头看书,见安迷修回来后便把书放在一边。他对安迷修说,

“…安迷修。很抱歉忘记通知你。这里已经有嘉……”

“哟——!我还以为谁来串门了,怎么,渣——渣,你回来了啊。好久不见啊——”

“诶、诶?!!嘉、嘉德罗斯?!!!你怎么会在我的寝室……!!”

“哈?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和格瑞开始交往咯,当然要住在一起啊——于是我就去拜托(威胁)教导主任了。我一年前就搬来这里住了,所以人员位置换了。这么说来,安迷修,你现在应该去我的寝室,也就是和雷狮住在一起。—啊,能住本大爷住过的寝室,你可要好好感恩戴德啊——喂,喂,你有在听吗?”

安迷修的脑子一片混乱。当嘉德罗斯说要安迷修去自己曾经的寝室时,安迷修的脑子里浮现的便都是雷狮的身影。格瑞发现安迷修脸色不对,便伸手揉了把嘉德罗斯的头。嘉德罗斯瞬间安静不少。安迷修叹了口气,依旧换上笑容对他们道谢,然后安迷修拿着行李,往自己该住的地方走去。

“刚刚凯莉发消息,安迷修和雷狮似乎闹别扭了。嘛,虽然我对渣渣和卑鄙的老鼠没什么兴趣,但是他们俩可真是让人觉得不爽。喜欢说出口不就好了?你说是吧,格瑞?”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吗。当然,这话格瑞没说出口。格瑞摇摇头,吻了下嘉德罗斯的额。在嘉德罗斯脸颊爆红和格瑞在寝室吵吵闹闹的时候,安迷修在雷狮的寝室前站着大约有十五秒了。他在想要怎么开门。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了。当安迷修的手接触到门把手的瞬间,门却刚巧被打开了。

于是就那样。碧蓝闯进鸢紫里,而鸢紫也跌跌撞撞,把碧蓝纳为己有。

雷狮低着头,刚巧看到抬着头的安迷修。雷狮没说话,安迷修也没有。只是雷狮顺理成章的夺过安迷修手里的行李箱,直接掂进自己的寝室。说实在的,雷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安迷修依旧保持沉默,他被雷狮的举动略微吓到。而后他走了进去。走进有雷狮的寝室里。

安迷修进了寝室,背过身去,将自己的风衣脱下,里面的白色衬衫把他的身线完美勾勒出来。雷狮坐在床上背靠着墙,他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安迷修的背。然后将目光移到安迷修的侧颈上。一年前的痕迹已经消失了,就好像是一年前的自己也在安迷修心里消失了一样。雷狮蹙了下眉,然后他打破了寂静。他问安迷修。

“一年前的答案,可以告诉我了吧。”

『听说你喜欢我,是真的吗。』

『一年后再谈吧。』

安迷修的动作顿了下,而后转身坐到床上就这么和雷狮对视。没过多久,安迷修笑了。笑得如此温柔,就像一年前他们相处时那样温柔。雷狮能看出来,安迷修的笑容里没掺半点假。这意味着接下来安迷修要说的话,是认真的。果不其然,安迷修笑了会儿后,便敛了笑容。

“是真的。”

在安迷修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雷狮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骤停。一种说不上来的懊悔之意充斥心头,脑中的声音一直在纠缠不休,不停的痛骂雷狮: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没能早点发觉。雷狮的眉头拧成一股绳。安迷修却不看他的表情,低着头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嗯。让我想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喜欢上你这件事。”

雷狮就那么坐在床上,看着安迷修。他见安迷修在微笑。

“啊,太久远了,我不记得了。本来啊,你是我最讨厌的那种类型。而且,我明明更喜欢可爱的小姐嘛——会喜欢你,真是失策。哈哈哈……”

“那时候啊,你在球场上打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你吸引。你在的球队如果赢了,我想我或许比你还要开心吧。给你送水啊,买吃的啊,整理衣服啊什么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我都已经习惯了。在我离开学校的第二天,早晨六点半就醒了。明明不在学校,可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却是要去给你买早餐。哈、是不是很好笑啊……雷狮。”

“还有更离谱的呢,比如——”

“别说了。”

雷狮听得越多,胸口的疼痛越重。对于雷狮而言,日思夜想一年的人如今就在自己眼前,却连触碰都无法做到这件事,是无法忍受的。所以雷狮站了起来,走到安迷修面前。安迷修也好奇雷狮为何要走来,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他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安迷修愣住了。

雷狮抱了他。

紧紧的抱着。

像是在怕宝物丢失一般、紧紧的抱着。

“雷狮在你不在的这一年里变了很多,原因毫无疑问就是你。”——凯莉的话现在在脑袋里回荡,无法抹消。

“雷狮。”

“什么事。”

“…我不喜欢你了。”

“……”

安迷修可以感觉到,雷狮抱他的手颤抖了一下,就连环住自己的力气也小了几分。

“嗯,我明白了。”

雷狮这么开口道。

“我想抱抱你。就这样。…一会就好。”

“……好。”

“…安迷修。”

“我在。”

雷狮明白了,清清楚楚的明白了。当他见到安迷修的瞬间,他就明白了。他爱安迷修。这种宝物就在身边的安心感,是不会说谎的。

“安迷修…”

“我在。”

“安迷修。”

“…我在。”

“……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安迷修。”

“我在。”

“…我好想你。”

“……”

安迷修没有回答。或者是说,无法回答。他怕他脱口而出便是雷狮的名姓,他怕他不小心说出自己也很想雷狮,他怕雷狮发现自己还喜欢他。他更怕,自己一开口,便是脆弱到不行的哭腔。所以安迷修默不作声,他没有说话。

“…啊,哈哈哈哈…快到聚餐时间了。天色也暗了。我们走吧?让大家等久了可不好啊——”

只能故作欢乐。

“好。”

只有一个字而已。

雷狮和安迷修到了餐厅,不出所料,大家都在这里。

“呜哇、真的是安哥!好久不见!!!!有想我吗——!!”

“呀,好久不见呀金。哦?你是不是长高了啊——我有前辈危机意识了哎。”

安迷修见到大家后,一年前的感情又再度回归。他看到金,觉得金似乎长高了点,便伸手和金比划着身高。嘉德罗斯早就拉着雷德佩利跑去一旁喝啤酒了。安莉洁和凯莉还有蒙特祖玛坐在一起,相互聊着只有女子知道的些许事情。格瑞和紫堂幻还有银爵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似乎是在讨论什么。唯独剩下两个落单者。雷狮和安迷修。雷狮没有喝酒,只是坐在角落里,手里捏着的瓷杯里装的是咖啡。安迷修看到雷狮坐在角落后,本想去陪他,但他却没去。他告诉自己:不可以去。于是安迷修转身,和嘉德罗斯坐在一起。雷狮的目光随着安迷修一起去往对面的桌上。嘉德罗斯正在给安迷修递酒。说实在的,安迷修的酒量是真的不敢让人恭维,随便两口就能脸颊爆红,这次肯定也会像以前那样推脱掉的吧?安迷修可最讨厌喝酒了,雷狮都不记得自己以前因为喝酒被他训过多少次。雷狮想起安迷修跟个老妈子一样挑自己毛病的那张脸,不由得觉得好笑,竟然笑出了声。正当雷狮因为自己笑出声这件事发呆的时候,对面却一片热闹。

“呜哦——。安迷修,你这家伙酒量还不错嘛!!!”

“就是就是!以前我们老大喝酒你还训他,你现在不也喝嘛!嘿嘿...”

“哼,渣渣,你要不要和我拼酒啊!”

“啊、我……”

安迷修居然和嘉德罗斯还有雷德佩利喝起来了。雷狮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雷狮站起身子,确定那个人是安迷修后,才叹了口气。

“叹气的话,会让好运溜走。”

雷狮扭头,站在一旁的是安莉洁。

“狮子先生,您…再不去…的话,羚羊…真的会走掉的…。”

“哈,就算我去了,又有什么用。”

“……能传达到。”

“什么?”

“那份感情。一定可以传达到的。”

“……”

雷狮沉默了,而后他朝安迷修那里走去。安迷修的脸颊红透,安迷修看雷狮来了,一面问雷狮要不要一起喝,一面被雷狮扛了起来。事实上,雷狮想对其他人说点什么,但是其余人给雷狮传达了一个“👌”的手势,巴不得雷狮带着安迷修快点滚蛋。雷狮叹了口气,然后背过身对他们招招手,算是表达谢意。

折腾半天,吐也吐了,衣服也换了,安迷修身上一股酒味,雷狮闻得难受的不行。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明白为什么以前安迷修会讨厌自己抽烟喝酒了。这股味儿是真的难闻。雷狮想着,叹了口气。安迷修躺在床上,盖着厚度适中的毛毯。安迷修的身体醉了,但脑子还清醒。他睁着眼睛,看着雷狮。雷狮靠着他床边坐着,也在看他。

月光透过玻璃洒在安迷修的侧颊和雷狮身上,这次似乎是鸢紫被揉碎了,然后跌进碧蓝里了。

他们两个人对视着,但是相对无言。安迷修先开口了,他的嗓音沙哑。他对雷狮说,

“你改抽薄荷烟了吗。前面抱我的时候,身上有一股薄荷的味道。”

“……”

“虽然都是烟,但这个的味道要比那个好闻很多。”

“……”

“说起来你刚刚也没喝酒,怎么,我回来了你不开心?”

“…没。”

“那就别总皱着眉头,笑一笑呗。以后我们要作为好兄弟,继续生活一年的。你这么愁眉苦脸怎么行。”

“…不行。”

“对吧?这样是不行的。”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嗯?”

雷狮低下头,他和安迷修双唇的距离极近,但却没有碰到。安迷修搞不懂雷狮,对于安迷修来说,现在的雷狮做的一切举动,他都不能理解。雷狮盯着安迷修,像狮子盯着羚羊一般,但却温柔不少。

“我能抱你吗。”雷狮问安迷修。

“……”
“可以。”安迷修回答道。

于是雷狮将安迷修抱起,雷狮坐在安迷修的床上,他扣住安迷修的后脑,让安迷修的下巴搭在自己的肩上。安迷修心跳加快,似乎又要沉溺进去了。雷狮保持着沉默,把唇凑近安迷修的耳边,然后开口。

“…我戒烟了。”

“……诶。”

“…为了你。”

“…为了我…是什么意思…?”

“安迷修,我很想你。从你走的那天起。你不喜欢我抽烟,因为你不喜欢那股味道,所以我戒烟了。你不是喜欢薄荷的味道吗,所以我改吃薄荷糖了。”

“……”

“抱歉,我的脑子的确愚笨。和你说的一样。和你待了两年,却没发现你喜欢我。我居然还说要你帮我追嘉德罗斯,很可笑对吧。”

“…雷狮,你现在说这些是…”

“我不喜欢你。”

“……”

“我爱你。”

不过三个字而已。安迷修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不可能,明明自己已经决定放弃雷狮了不是吗。…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安迷修脑中混乱一片,他什么都说不出来,甚至无法发声。

“…雷狮,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嗯。我知道。”

“……你真的知道吗。”

“嗯,我知道。”

“…你不知道。我说我不喜欢你了,你听见了吗?我不喜欢你了,我讨厌你,我根本不想看见你。如果可以的话,我根本不想回来!”

“那你为什么回来了。”

“…我……”

“难道不是因为想要见我吗。”

“……住口。”

“我不要。”

“住口,雷狮。别让我说第三遍…”

“安迷修。大方承认喜欢我会怎么样?少块肉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因为擅自觉得我不喜欢你,就擅自走了。现在擅自的回来,又擅自的说不喜欢我了。怎么,对我的感情是这么简单可以放弃的吗?你给本大爷听好…!”
“这一年,我天天都在想你。为了你,戒了烟,酒也有控制量喝。可你这算什么,回来后连看都不想看我吗?你就这么讨厌我?还是说……”
“你真的忘记我了吗。”

“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

“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怎么可能啊?!!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啊……!

“如果真的忘了,那你哭什么。”

…安迷修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的眼泪似乎又不争气的往下掉了。他急忙伸手去擦,手腕却被雷狮握住。雷狮看了安迷修一眼,而后凑上去吻了安迷修。没有唇舌交缠,单纯的唇与唇的触碰罢了,仅此而已。安迷修愣了片刻,急忙的想要挣脱雷狮的怀抱。可他越是想要挣脱,雷狮就抱得越紧。到最后,安迷修根本没有力气去挣扎,只能任凭雷狮亲吻自己。

——安迷修哭了。

哭的很惨。

眼睛里的细碎碧蓝和好不容易洒进去的鸢紫,都快要随着眼泪一起掉出来了。

“…雷、狮……”

“嗯,我在。”

“你就是个混账!!!!”

“哈、是啊。”

“我恨你。”

“恨我一辈子吧。”

“…雷狮。”

“我在呢。”

“我不喜欢你了。”

“嗯,我知道。”

然后他们彼此对视着。安迷修的眼眶泛红,雷狮伸手帮他擦着眼泪。

“我不喜欢你了…”

“…我知道。”

“……我爱你。”

……

……

……

“我也是。”


然后雷狮听到安迷修这么说道。

“把我的时间补回来。”

然后安迷修听到雷狮这么回答。

“遵命。”


-用我生命余下的时间弥补,可够?

-勉强过关吧。

评论(7)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