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雷安】- 他是鲸

- 他是鲸

有的人万分温柔,让你见到的第一眼就会心生爱恋之意。当你第一次对上他视线的那一瞬间,你会被他眸中温柔包涵,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有人把那样的人比喻成鲸,因为他们就如同鲸般温润。沉浸在海底悄悄低鸣,然后浮出海面喷出巨浪。你会站在高空歌唱,你不会感到孤独。因为听众就掩藏在深海之中。

雷狮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时,是在学校的开学典礼上。安迷修仪表堂堂,一副好学生的模样,站在讲台上开口对着台下发话。手中拿着早已准备好的演讲稿。雷狮本该厌恶安迷修,因为按理来说,雷狮最讨厌的就是安迷修这样的人。故作虚伪、似乎浑身都在发光。

但他坠落了。

安迷修发话时,眼眸会向下看去。偶然间的一次视线碰撞。紫色深深埋进苍蓝之中。雷狮的身子一顿,似乎是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眸一般。他的重心都有些不稳,差点从椅子上倒下去。低他一级的他堂弟,卡米尔坐在后排,伸手捂了下脸颊,似乎是在说:大哥,冷静点,我们雷王家族是要面子的。

开学典礼后,雷狮非常“礼貌”的去问候了安迷修。

开学典礼一结束,雷狮就带着他的小团队堵人去了,美名其曰雷狮海盗文化兴趣研究小组,事实上就是四个人组成的小混混团体。一散会,他们就等在门口。这路过的学生纷纷绕路而行。这安迷修不躲也不藏,正好中了雷狮的全套。安迷修打算径直走过雷狮时,肩上却被一只手按住。安迷修一偏头,雷狮挑了挑眉。然后,雷狮先一步打破寂静。

“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心想这人怕不是个傻子,自己上台演讲之前当着全校面念了自己的名字,他那时候没听非得现在来问????于是安迷修愣了一下,回答道。

“安迷修。”

——即使是雷狮,现在回忆起这件事,也会忍不住偏过头去思考自己当时一定是脑子坏掉了。

于是雷狮又说。

“安迷修,你听好。我喜欢你,我要追你了。”

安迷修就那样怔怔的看着雷狮。雷狮勾起唇角,将安迷修按在墙上,俯身吻上去。安迷修大脑当机根本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来的太快。他今天做了演讲,演讲结束被小混混围堵,然后被告白,接着就被强吻了???!

这场面。轰动全校!雷狮刚吻上去,凯莉和安莉洁就拍了照,格瑞和嘉德罗斯捂着金的眼睛,连拖带拽的带走了金。鬼狐天冲吹了声口哨,神近耀看了一眼,然后接着听银爵说的猫咪怪谈。紫堂震惊了,他的两个哥哥,陆和林感叹这世风日下啊……。而我们的校长丹尼尔表示:当着我的面闹这么火爆,我看你是不把我放眼里。来我办公室喝茶。

安迷修脸颊猛地爆红,他急忙伸手擦着嘴唇。雷狮挑了挑眉,也没放开安迷修,依旧保持着欺压安迷修的状态。

“first kiss?”

安迷修偏了头,只是脸红红的,也不回答雷狮。

“wow,yes?”

于是雷狮又亲了一口安迷修。然后放开他,朝着他摆摆手后去了丹尼尔的办公室。

安迷修觉得今天糟糕透了。单身十九年,居然被个新入校的转校生给强吻了!!还是个男的!男的!!!!安迷修胸口有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但他可是根正苗红的好共青团团员!在校长面前,怎能放肆呢!!只能忍着。安迷修在心里已经给这个不知名的人记了一笔,算是结下了梁子。

第二天,这件事在学校论坛被顶上了头条。安迷修一世英名,已经消失了。安迷修心里那个苦哇,这事儿还被嘉德罗斯嘲笑了半小时。安迷修一边叹气,一边拿出手机点开论坛。第一次知晓他的名字,叫做雷狮。

然后从第二天开始。雷狮真的开始“追”安迷修了。从送早餐到桌子上摆花,从找人帮安迷修做值日到帮他打理领带。……而安迷修只觉得他神烦。但也就此应了,没有过于抗拒。

鬼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安迷修总觉得他好像在哪里见过雷狮。

就像是蓝鲸嗅到了大海的气味一般熟悉。

直到冬季假期来临,晚上安迷修被雷狮一个电话叫出来看烟花。安迷修叹着气下了楼,雷狮朝他招手,然后把冻的凉冰冰的手塞进安迷修的腰间。然后脸上多了个巴掌印。

雷狮顺其自然的牵着安迷修的手,把他带到凹凸广场。安迷修不知道雷狮要做什么,于是顺从的跟着。雷狮到了广场,松开了安迷修。雷狮伸手打了个响指,顿时夜空上方烟花绚烂。安迷修呆呆地望着星空盛开的烟花,不知怎的,那一瞬间,安迷修竟然有些想哭。他看向雷狮,雷狮却不在他身侧了。他有些慌乱,视线不停的寻找雷狮的身影。然后雷狮大喊:安迷修——!安迷修这才顺着声音看去,雷狮站在他的面前,伸手高指高空。雷狮说:这是我送你的——新年礼物——!安迷修的嗓子那里有些堵塞,他没有说话,一言不发,唇瓣紧抿着。雷狮察觉到他的异样,于是走过去,俯下身子凑近安迷修耳尖呼着热气。他问:

“怎么了。”

一句话语如同导火索一般,安迷修的身体有些颤抖。雷狮以为安迷修穿太薄冷的,于是脱下外套给安迷修披上。安迷修只是开口问雷狮:

“你真的喜欢我吗。”

“嗯,喜欢你。”

“为什么喜欢我。”

“喜欢一个人,需要什么理由吗。”

“因为我很差劲。”

“哪里差劲。”

“一切。我的一切都糟糕透了。我是个孤儿,我没有父母,我的所有都是不好……”

雷狮第一次听说安迷修是孤儿。安迷修只是开口说着,开口诉说着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故事。雷狮任由安迷修在自己怀中轻靠,讲述着这些话语。直到安迷修声音哽咽,身体不停的颤抖。雷狮将他圈在怀中,轻轻吻了口他的额头。雷狮说:

“我不在乎那些。”

于是安迷修猛地抬头。苍蓝眼眸直直地,再次对上那双眼眸。雷狮看着那双眼睛,那双让他心生悸动的眼睛。眼中蕴着雾气,晶莹剔透的液体似乎就要滑落,安迷修的薄唇轻启,口中吐着温热哈气,雷狮低头,与安迷修额头相抵。他问安迷修。

“我能吻你吗。”

安迷修没有说话,点了一下头。

于是,安迷修抬头的那一瞬间,雷狮低头的那一刹那。唇齿相交。彼此交换着唾液与呼吸,还有爱及不一样的感情。

“安迷修,新年快乐。”

“嗯。新年快乐,雷狮。”

那时的雷狮尚不知如何形容安迷修。只能说安迷修是个滥好人。后来凯莉说,天下温柔有十分。她问雷狮,安迷修有几分。雷狮想想后说,有八分。于是也就如此过去了。可雷狮思来想去觉得不对,他跑到学校最有名的占卜师,凯莉的女朋友,安莉洁那里去问。

安莉洁说,

“天下温柔十分,八分神爱世人。”

“那他呢?”

安莉洁说,八分神爱世人。安莉洁没有回答雷狮的问题,反而反问雷狮,“那他呢?”,雷狮,对于你来说,安迷修是什么样子的?雷狮顿了一下,回答道。

“他如一面湖水平静,是温柔本身。”

安莉洁勾唇一笑,她说这是正解。

于是雷狮回到家,躺在床上,掏出手机给安迷修发了条消息。

“你是湖水。”

安迷修洗完澡出来时看到这条消息,抬了抬眉毛,发了个问号回去。雷狮回他了一句笨——蛋。中间故意拖长调那种。安迷修突然觉得很气,这混蛋,到底什么意思?算了算了,不和傻子置气。但安迷修又觉得这分外有趣,他自己也没察觉到,自己在微笑。

于是雷狮辗转反侧,凌晨三点半又给安迷修发了条消息。

『安迷修,新年快乐。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雷狮看看发出去的这条消息,正准备撤回,不料一个特关的露水音把他吓了一跳。差点手一抖把手机丢出去。手机上是安迷修的回复,简简单单一个字。

『好。』

雷狮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或者是对面不是安迷修本人。于是一个QQ电话call过去,安迷修接了。

“喂,安迷修????”

“嗯。”

“??你没事吧???手机被别人抢了吗?你不在家???”

“雷狮。”

“嗯???”

“我们在一起吧。”

“……”

雷狮还能说什么。好!好他妈的!!!雷狮就等这句话呢!不知道等了多久了!!!他压抑着从床上下来穿好衣服,飞奔到安迷修家去的冲动。他说。

“…好的。”

甚至声音还有点小颤抖。

——真是可爱。安迷修这么想。

于是他们在一起了。第二天雷狮一早就去敲安迷修家的门。在安迷修迷迷糊糊时抱了他个满怀,顺便揩油一把。他一见到安迷修就往他身上凑,给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安迷修脖子上种了颗草莓。安迷修依旧困着,周围都是瞌睡虫。星星点点的。

雷狮只觉得他可爱。于是把他抱到床上,自己也躺上去。

美美地睡了一觉。

“安迷修。”

“嗯?”

“新年快乐。”

“啊,新年快乐,雷……唔。”

雷狮拿过安迷修手中的名著《百年孤独》,拽着他的胳膊让他凑近自己。然后薄唇轻覆他唇。安迷修只是愣了一瞬,然后弯了眉眼,轻笑出声。但却故意在话语里多了些埋怨意味,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

“唉。你以前明明还会问我‘我可以吻你吗?’之类的话。现在都没有了。唉。”

“那是以前。你以前还会脸红心跳呢。现在不会了?”

“胡,胡说八道……!”

“我可没有啊——”

雷狮与安迷修彼此微笑。他们彼此偎依着。

“安迷修。”

“我在。”

“新年快乐。”

“你也是。”

“今年的我更喜欢你了。”

“我也是。”

“比前几年的我都要喜欢你。”

“…噗,我也是。”

“——安迷修。”

“嗯?”

“以后的年,也要陪我过。过一辈子。”

安迷修双眸微阖,唇角轻轻上扬。他的唇瓣分合,吐出一字。

“好。”

- 天下温柔十分,八分神爱世人。

- 那他呢?

- 他如一面湖水平静,是温柔本身。

蓝鲸浮上海面,旅人在此地高歌。衣衫褴褛,素衣白裳。鲸在海底发出低吟,海底琼楼中的人鱼听到了回应。西伯利亚的雪景,万丈高空的苍鹰。天空倾洒的暖阳,空气中的水雾。

他本温柔。

他们本温柔。

END.

评论(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