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谢谢你。”【叁】

皇子雷x骑士安。

他们都很静,很静。彼此缄默着,眺望远方的翡翠湖泊。直到风从他们的耳畔吹过,雷狮的披风被扬起了一部分。安迷修才开口说,

“走吧。”

不知是要走去哪里。是要去吃晚餐,还是去别的什么地方。傍晚的橘红余光撒在安迷修身上,一瞬间,仅仅一瞬间,雷狮觉得那个光与安迷修完美的融合。


——竟然如此美丽。


雷狮怔怔的,半晌后才从薄唇中吐出一个字。

“好。”

雷狮随安迷修一同从高塔下去。雷狮只是盯着安迷修的背影,然后跟着。十年,这个男人明明与自己在同一个屋檐下,但却背影是如此的纤细。似乎一触碰,就要碎掉一样。雷狮的心头有着不知名的感情,化作一团雾霾,抵挡着他的思绪。他觉得,安迷修似乎是要离开他一样。雷狮就是有这种感觉,并且最近愈发的强烈。安迷修似乎察觉到身后人正在分神,于是便提醒着。

“现在正在下楼梯,还请三皇子殿下好好看着阶梯,不要摔着了。”

雷狮看着安迷修头也不回的提醒,反调笑道。

“骑士先生可真是好心啊——唉,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这种好心只留给一个人呢。”

“怎么,给了你十年,还嫌不够啊?”

“噗,那得给一辈子才行吧?”

“好好、玩笑就别开了。一辈子哪有那么容易,一辈子可长着呢。

反正时间长短不都一样,你还是要呆在我身边。


安迷修没有接话。他知道雷狮是故意的。雷狮也的确是故意的。他说到底就是想试探安迷修,即使他知道这个傻子喜欢自己喜欢到挖坑让他跳,他也会奋不顾身跳进去的地步。雷狮看安迷修沉默,便也没有再去追问什么。

沉默是一种默契。
一种特殊的、别样的默契。

回了宫殿,安迷修“伺候”雷狮吃完了晚餐。这个人的嘴今儿刁钻的很,说什么就是不喜欢吃蔬菜。成天到晚就是撸串和啤酒,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这雷王宫三太子净喜欢吃些垃圾食品。


“哈?谁管那些啊??!赶紧把啤酒还我,不然我就抢了!!!”

“在下说不行就是不行!!!不允许你喝!!”

“??喂!我抢了啊!!”


雷狮可是受够安迷修老妈子的性格了。雷狮纳闷了,这安迷修明明打小就跟自己在一起,玩呢,也是和自己一起。怎么自己这个玩世不恭的性子一点儿都没传染给安迷修呢???安迷修那边才反过来了呢。明明这个王子殿下从小就和一身正气的自己玩,怎么自己这个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清廉,他一点都没耳濡目染???


“好,你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


说罢,雷狮真的来抢安迷修手中的啤酒。他本来就比安迷修高,在个头上占优势。安迷修右手拿着啤酒瓶,往身后一背。雷狮抬手略过安迷修的肩膀去拿啤酒瓶,却能把安迷修整个人圈在怀里。安迷修咋舌一身,骑士也不是白当的,他左手拽住雷狮略过他肩膀的右胳膊,手腕使力企图将雷狮摔过去。

『对待这家伙留什么情面哦。』

雷狮倒也不慌,被翻至半空中,他顺手揽过安迷修的脖颈,拽住他一起向后仰去。

『哼,要摔也得一起吧?』


安迷修没料到雷狮会把手揽在自己脖颈上。当务之急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啤酒里,还用多想吗?于是安迷修顺手就将啤酒瓶丢了出去。紧接着他和雷狮便一起倒在地上,雷狮背靠着墙,安迷修坐在他怀里。啤酒瓶碎了,玻璃撒了一地。


“哼,让你抢。现在一瓶都没了。”

“怎么,难不成我不抢你还会给我喝一口?”

“不会。”

“那不就行了?有什么区别?”

“我的工作量会减少。”

“嗤。”


安迷修觉得这个姿势很不妙,他拍开雷狮放在他脖颈上的手,准备起身站起。却被雷狮拉着胳膊一把拽回去。雷狮本不想去嘲笑安迷修,但安迷修起身的瞬间,血液里的顽劣性子又起来了。他忍不住要去嘲讽安迷修,或者是去:火上浇油


“急什么,安迷修,你很喜欢这样吧?”

“什……”

“你很喜欢被我抱着吧?你很喜欢被我圈在怀里的感觉吧?”



雷狮甚至没给安迷修说话的机会。

安迷修身子一僵,他的动作顿了一下。


『这次…还要陷进去吗?』



『……不了吧……』

安迷修勾起唇,从鼻腔中哼出一声轻笑。他没有反抗。雷狮以为安迷修妥协了,正准备放肆一点时,安迷修笑着说。



“谁不愿意被皇子抱着啊。”



然后想都没想的甩开了雷狮的手,站直身子朝雷狮瞥了眼。然后转身拿了扫帚与撮箕,将玻璃渣全都扫进撮箕,倒进垃圾桶里。又用拖把将地上的啤酒液擦干净。雷狮盘腿坐在地上,手肘撑着腿,手掌撑着下巴。琼紫眼眸中映的是安迷修。安迷修掂着垃圾袋出去了,雷狮总算站起了身,躺倒床上去了。他还是觉得安迷修很有趣,明明很喜欢自己,却非要刻意压着不说,隐忍着。难道安迷修觉得,这样欲擒故纵,我就会中了他的圈套,喜欢上他了吗?——真可笑。

安迷修倒完垃圾,去了后花园。这里是雷狮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为了躲避管家婆婆,而藏身的地方。那时候隐匿两个孩童的草丛,现在也还在。只不过比起当年来说,看起来实在是矮小太多。安迷修自己没有注意到,当他想着雷狮的事情时,嘴角上扬的弧度是控制不住的。可笑着笑着,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安迷修呀,疲倦啦。他困啦——。



清晨的第一声鸟啼会让安迷修清醒,今天国王召见安迷修,想必是有什么大事。安迷修将盔甲穿好,正装出发。

皇宫之上,仅仅二人。

国王,与骑士。

皇子大人?还在入眠期间。

安迷修朝国王微微欠身,然后单膝下跪,将右手握拳摆置胸口前。他正等待着命令。


“安迷修。”

“是。”

“你来皇宫也已十年了…”

“是。”

“我那性格顽劣的儿子,想必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不、陛下。请勿在意…皇子殿下正值这个年纪该有的反叛期,在下想他过了这段时期,一定能够体会陛下的良苦用心!”

“哈哈哈,相差一岁,差距却这么大。你可真懂事,安迷修。”

“陛下谬赞。”

“其实这次找你来,是有些别的事情。”

“是。请陛下明示。”

“安迷修,国外现在很乱。十年前的叛乱势力,不知道你小时候有没有听说过。”

“在下略微听闻一些。”



安迷修九岁的时候,偶尔听师傅提起过。有人不满雷王宫国王的暴政,企图推翻雷王宫国王。但却不知为何,被压下去。计划也没有得逞。那时候发动反叛势力的,听说是一个叫做银爵的男人。他实力强大,但却生性温柔,十分不满雷王宫国王的肆虐,私下集结了不少人开启推翻国王的计划。


“在下听说,就连最大的军火贸易集团,鬼天盟也加入其中了。”

“正是。”

“…那么陛下,是想要在下做什么。若是铲除恶党,在下定义不容辞立刻动身。”

“不。安迷修。不是。不过,也是。”

“嗯?”

“安迷修,我需要你潜入他们之中,一网打尽。”

“诶。”

“你来了皇宫十年,身手是最为敏捷、矫健的一个。但我一直没让你外出做任何任务,而是把你留在皇宫里。整天伺候我那顽劣的儿子,像是把你困在这里一样。你就像只笼中之鸟。我不让你外出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目的是减小你的知名度,好让你未来帮我潜入组织。”

安迷修愣住,他没想到陛下居然会有这么长远的计划。

“是。在下明白了。”


“你是个聪明人,安迷修。我儿子可傻着呢。


安迷修听出来了。国王的确是为了组织将他隐姓埋名这么久。但国王也不止是为了这个组织。还是因为雷狮。安迷修喜欢雷狮的这点小九九几乎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了,国王怎么可能不知道。借着潜入组织一网打尽的明白,分开他和雷狮。而且这个任务,是说不准就会死掉的任务。就算自己任务失败也没关系,会有下一个骑士来代替安迷修。



果然。

姜还是老的辣。



“是。我明白了。陛下。”

“很好,退下吧,安迷修。尽快行动。”

“是。”


安迷修出了皇宫,他看见雷狮正用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和他打招呼。安迷修忍俊不禁,他抬手招了两下。安迷修决定两天后再出发,但他并不打算告诉雷狮。安迷修说,


“哟,还没睡醒啊。都正午了。”

雷狮打了个哈欠,满不在乎道。

“我说是昨晚想你想到太晚睡不着,你信不信。”

“不信。”

“嘁。”

安迷修和雷狮散着步,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后花园。安迷修看了眼当初他们躲避管家婆婆的草丛,突然开了口。



雷狮。

嗯?

你当时这么矮



安迷修说着,一边笑,一边伸手給雷狮比划着。



安迷修又道,“你那时还没我高。

雷狮只当他这是回忆,很配合的走到草丛前,指了指那团草丛。

是是,可我现在高你七厘米。

安迷修笑着看那团草丛,雷狮也笑了。




-“骑士将会对所爱至死不渝。”

安迷修突然开口。



“哦?告白吗。我可不……”


雷狮本想说,我可不接受。毕竟雷狮还没耍够安迷修。但却被安迷修打断了。



-“我将对你至死不渝。”

安迷修说。



言语像是风,很快的划过雷狮耳畔。




雷狮看了眼安迷修,安迷修依旧在微笑。




TBC.

评论(6)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