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谢谢你”【贰】

皇子雷x骑士安。

“安迷修————我的披肩去哪儿了?”

仅仅清晨。距离少年相遇早已过去十年。当年八岁的皇子与九岁的骑士,现如今早已成人。

“雷狮、好歹你身为皇子,自己注意一下形象好不好。形象……唉。在你衣柜左边第三个抽屉里,昨天刚洗过。”

“哦,谢咯。”

安迷修已经当了雷狮十年玩伴,以及十年修行的骑士。安迷修也有一个长达十年的小秘密。尽管这个秘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安迷修喜欢雷狮。

从十年前初见那日便喜欢上了。

安迷修经常在休憩时,吹着微风回想当年那个少年,朝他伸出手,紫色眼眸一弯,笑得十分好看。

“你的也不赖,像湖泊一样。我很中意。”——少年当年夸赞他眼睛时的话语。

安迷修以为,这个事情谁都不知道。

雷狮找到了披肩,穿上后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安迷修正倚在墙上等他。雷狮扭头,朝着安迷修扬了扬眉,然后未等安迷修啰啰嗦嗦,雷狮便先伸出了双手。左手成掌,右手则只伸出大拇指与食指。其余指头全部蜷起来。然后雷狮顿了顿、他问安迷修。

“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明明我们就差了一岁。”

安迷修不懂雷狮什么意思,于是看着雷狮的手歪了头。五根手指…加上两根…七…什么,七这个数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安迷修摇摇头,想着去提醒雷狮该办正事了。不料雷狮却忽然开了口。

七厘米啊。安迷修,你好矮啊。

安迷修才明白原来雷狮在说他们的身高差。安迷修神色一顿,眸色一暗。瞬间伸手将腰胯间的剑出鞘,右手握剑柄朝雷狮划去。雷狮一侧身躲开后向后跳了一下,左脚后跟挨地的时候有些失平衡,身子歪了一下。好、这次他耍酷失败。雷狮站直身子后看着安迷修,安迷修丝毫没有懈怠的意思。于是他们两个都安静了几秒后——。

“雷狮你有种别给我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傻子啊!!!你叫我停我就停,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哈哈哈哈哈……”

好歹最后雷狮还是安安静静的跑去看完了所有上报的文告。雷狮其实觉得这很无聊,不如调戏安迷修来的有趣。安迷修喜欢他,他心知肚明。但他对安迷修倒没有喜欢的感觉。只是有趣、单纯的有趣,好玩。从十年前就这么觉得,十年后也不例外。

“安迷修。”

安迷修正坐在沙发上,偏头吹着风。雷狮在看文告时,安迷修总会去看着窗外,然后吹着微风。


雷狮有事时会叫他,于是他便断了思绪,去思考雷狮的事情。


“在下在。”

“记得你上次说过,你师傅给你教过什么宣言是不是?我文告看的差不多了,虽然我对那个宣言没什么兴趣。不过你来背的话,会不会就有点意思了。”

“……是骑士宣言。”

这是什么破理由。

“好。”

安迷修还是答应了。因为是雷狮要求的。安迷修猛地站直身躯,然后朝着皇子单膝下跪,只将头颅低下,唇角轻扬,左手背后,右手放置胸前。雷狮看不清安迷修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的唇似乎在分合着。


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着。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他将眉头紧缩,笑容早已收敛。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安迷修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雷狮几乎没听清他最后念的那几个字。安迷修在想,他要如何说出宣言的最后一句话。要用什么样的心情,要用什么样的信念呢。师傅说:会相遇的、一定会相遇的。与你最为爱恋的那个人。——那么,师傅,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办才好。

“哦?这就完了…?怎么,结束了就起来吧,安迷修。”

雷狮摆了摆手,却被安迷修握住,然后雷狮看见安迷修抬起了头。安迷修就那样,在雷狮注视的情况下,将他的手凑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眼睛,他发觉那双眼睛于当年毫无差距。依旧是那么闪耀,那么明亮。他看着安迷修的唇瓣张开了,字音圆润饱满,一个音一个音咬的准确。

安迷修说: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雷狮的脸上没有过多波澜,只是觉得心底有些痒痒的。安迷修这次没有行礼,亲吻雷狮的手背后立刻站起身走了。还很贴心的在出门后关上了雷狮办公的门。说实在的,雷狮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愣了一下,但瞬间他就明白了。然后将身子坐直,右手撑着脸颊,唇角一扬。

“噗……这么多年,纯情倒是一点都没变嘛。安迷修…。”

出了门的安迷修脸红的像苹果。他脑袋晕乎乎的。怎么自己就亲吻了雷狮的手背呢!??他急忙忙去户外吹风,试图让自己冷静些。但心中的燥热怎么都消不掉,于是他蹲到地上,双手捂住耳朵。安迷修恼的不得了,脑袋里乱七八糟,心砰砰跳的真像有小鹿在乱撞。

——呜、怎么办!!雷狮该不会以为我是个变态吧?!…糟了糟了,他要是讨厌我该怎么办啊——!

他想来想去,只觉得头疼的厉害。蹲在地上猛地摇了摇头。雷狮站在楼上,透过窗户看着安迷修,被他的举动可爱得捂着肚子大笑。

……噗。这算怎么回事?安迷修这么有意思的吗。哈哈哈哈……

“大哥……”

碰巧进来送第二批文件的卡米尔凑巧的看见自己的大哥正朝着窗外大笑。卡米尔将文件放在桌上,然后看了看雷狮。卡米尔很是了解雷狮,至少要比安迷修了解。安迷修喜欢雷狮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卡米尔也明白,雷狮这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但若明知,还要去故意调戏,寻乐子的话,可就真的很过分了。……不过,雷狮似乎本就是这样的人。卡米尔叹了口气,只怨安迷修喜欢错了人。怎么偏偏喜欢他这个玩世不恭的雷狮大哥。

“大哥。他喜欢您,您知道吧。”

“嗯?当然知道。”

笑完了的雷狮总算是平静了下来。气算是喘足了。

“大哥您对安迷修是什么感觉?”

“怎么。卡米尔。连我的情感问题,你也要插手?”

“不。只是为了大哥着想而已。若是大哥能拥有完美恋情,那么我也能少操些心。”

“…嗤。他,安迷修。我不喜欢。只觉得有趣罢了。不过,找乐子,的确没人比得上他。”

“……”
“劳烦大哥了。我先告辞。”

“慢走。”

——你喜欢错人了,安迷修。卡米尔不止一次这么对安迷修说。但安迷修每次都只是笑笑,然后对这个话题再也闭口不谈。就像是刻意避开一样。安迷修说:“对于我与雷狮之间的恋情是不可能的这件事,我很清楚的。很了解的。先不说他对我喜欢与否,他是高高在上的三皇子,而我只是个小骑士罢了。怎么能配得上他。”卡米尔不过是沉默再沉默,最后将芒果小蛋糕送给安迷修。再无后话。


- 安迷修傻吗?
- 他傻,傻的无可救药。

- 为什么说他傻?
- 因为他喜欢雷狮。

- 喜欢雷狮就傻吗?
- 回答是肯定的。



你会在他身边为他付出十年时光甚至更长。你会暗恋他,爱慕他,直到你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该怎么办。你倍受折磨,你感到痛苦,你感到鼻尖泛酸,你感到胸腔变凉。可每每那时候,他总会给你点希望,让你觉得你好像还有着机会。等你重拾信心,他便又一桶凉水泼下去。这就是他的套路,他一贯的作风。



- 现在你认为喜欢他傻吗?
- 傻,很傻,特别的傻。

- 安迷修聪明吗?
- 聪明。
- 为什么?
- 因为他知道他不该喜欢雷狮。


安迷修时常眺望远方,站在雷王皇宫的高塔之上,眺望远方。有时雷狮会和他一起在那里看远处。高塔后方的河流,高塔前方的地平线,高塔上方的苍鹰。安迷修喜欢自然,喜欢万物生灵。他本就和师傅隐居,从小接触的便是草木花石,燕雀啁啾。他有时伸出手,像是在迎接什么,更像是在拥抱着什么。

晚饭的点已经过去了。安迷修却还没回来。雷狮知道他在哪。于是上了高塔找他。安迷修果然在。似乎是看湖泊太过认真,就连雷狮站到他身后,他都没有察觉到。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凝望着湖泊,究竟在想什么。没人知道,雷狮不知道,卡米尔不知道,有时就连安迷修自己也不知道。

“哟,安迷修。又在看湖?”

“雷狮?!你什么时候来的……”

安迷修似乎是被吓到了的样子。他的肩膀颤了一下,看清来者后才松了口气。然后他又转过身去,凝视着湖泊,久久不言语。雷狮就那么看着安迷修,然后站到安迷修身侧。雷狮的肩膀碰到了安迷修的肩,安迷修本能的向一旁移动,但雷狮早知道他想做什么。于是干脆伸手搭上安迷修的肩,他能感觉到安迷修的身子直了,还有些僵硬。于是雷狮故意凑近安迷修,和他咬耳朵。

“这个湖没你眼睛好看。”

安迷修知道的,他知道不能深陷进去。否则,又会受伤了。十年来不都是这样的吗,他难过,雷狮哄,哄好后,雷狮就走。安迷修没有抗拒,但也没有再进一步。只是笑了。他笑,他问。


“哈,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那真的太好了。”

安迷修说。


——那真的,太好了。


TBC.

评论(4)

热度(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