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老夫老妻(壹)【现设pa】

*瑞嘉

初秋的暖阳是最令人渴求的。那抹轻柔的阳光倾洒,面容、身体、或发丝。在能够呼出哈气的日子里,暖阳都是人们的救赎。嘉德罗斯穿的很单薄。一件黑色短袖,外面搭着一件淡黄连帽衫。他戴着耳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正抬头看着阳光透过的树叶缝隙。风一吹,便有枯黄从他耳边掉落。

格瑞捧着长面包,大约十分钟后才来到这里。身影映入淡紫的瞬间,紫色的主人轻轻叹了气。踱步走去将怀中的袋子递给金色身影。嘉德罗斯目光一顿,侧首看见食品袋。他伸手接过,又向右侧挪了挪。格瑞穿着淡棕色的风衣,脖上围着米白围巾。他弯腰给嘉德罗斯围上后坐在他身侧,嘉德罗斯坐在他右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举动还在继续着,无言的继续。格瑞伸手,略过嘉德罗斯的面孔将他的右耳耳机拿下,塞进自己的耳朵里。然后才缓缓开口:先喝热豆浆,然后吃面包。嘉德罗斯嗯了一声。耳机里播放的不是重金属也不是摇滚,出奇的,是纯音乐。是《情书》。

嘉德罗斯从袋子中取出打包好的罐装豆浆,塑料吸管被他拿捏在右手中,他专门将手握住靠近尖端的地方,对准罐子的塑料薄膜狠狠一捅。和平时一样,吸管的尖端被压弯了。嘉德罗斯轻啧一声,随后皱紧眉头。正当他要第二次肆虐时,格瑞轻轻呼了口气,他侧过身,左手拿住吸管,右手夺过豆浆。只是轻轻的扎了一下塑料薄膜,吸管便接触到温热豆浆了。嘉德罗斯对此有些不满,但却还是从格瑞手中拿过豆浆喝了几口。嘉德罗斯毫不介意形象,在长椅上盘腿坐着,喝了两口豆浆后拿出面包咬了口,细细咀嚼后吞咽下去。喉结上下滚动。格瑞一直看着,他默不作声。格瑞觉得,其实嘉德罗斯吃东西的样子很好看。相比平时的恶作剧,乖巧太多。

嘉德罗斯吃着面包,喝着豆浆。身子有些晃动,左耳的耳机马上就要掉下来。格瑞伸手将耳机又帮他推进去,顺将耳机线反着缠绕,让耳机更加牢固些。嘉德罗斯对此习以为常,只是埋头吃着早餐。喝完的豆浆罐丢进一次性食品袋中,面包也吃的干干净净,只是唇边有零碎的面包屑。嘉德罗斯站起身,格瑞的耳机被扯掉。他只是去丢垃圾,把食品袋丢进椅子旁的垃圾箱里。待嘉德罗斯回来时,他发觉格瑞的唇角似乎是在上扬。

- “怎么了吗。笑什么。格瑞。”

- “头低下。”

- “嗯?”
  “怎么了?”

嘉德罗斯敛了眸,将身子一弯。他以为格瑞要和他说些什么,索性将耳朵靠近格瑞的唇。格瑞只是轻声呼吸着,然后伸手捏住嘉德罗斯的下巴,目光直直相对。格瑞阖眸,伸出舌尖舔了口嘉德罗斯唇角一旁残留的面包屑。然后又吻了吻自己的恋人。嘉德罗斯的耳尖有些泛粉,但他面上没有表现出丝毫害羞。只是说了句:我下次注意。格瑞点了点头,说了个嗯。随后伸手遮住自己的唇,将头偏向一旁。——似乎也有些害羞。嘉德罗斯偏头看向格瑞,格瑞正将头扭向一旁,看着街上渐渐多起的人群。嘉德罗斯唇角一勾,然后他说:格瑞、你害羞了。不可置否,格瑞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略微点了下头。——但这足矣让嘉德罗斯心情愉悦好一阵子了。

格瑞站直了身子,嘉德罗斯将手机里的音乐关闭,拔掉耳机随手塞进口袋里,然后也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格瑞正想走,嘉德罗斯却拽住格瑞的风衣一角。

- “嗯?”

- “站好别动。”

嘉德罗斯就那样,踮着脚,将脖上米白围巾残余部分套上格瑞的脖。格瑞静静的,顺从的弯下腰,任由嘉德罗斯给他围围巾。围好后,嘉德罗斯拍了拍手,他对格瑞说:好了、走吧。

格瑞看了眼嘉德罗斯,他需要略微低头。初阳,淡金倾洒金发,更加耀眼。包子脸有些可爱,阳光阴影勾勒线条。嘉德罗斯的眼神从混混沌沌化为清醒,看来是睡醒了。眼神终于有了光辉。虽然还在眯眯眼着打哈欠,但却是醒了。确确实实的、透透彻彻的。——这样也不坏,挺好。格瑞想。然后、格瑞伸手。他询问着嘉德罗斯。



- “要牵手吗?”



嘉德罗斯撇了眼那只朝他伸出的手,轻扬眉毛,从鼻腔中哼了一声。



- “想牵我的手就不要废话,直接过来。”


格瑞身形一顿,随即唇角微勾。




- “好。”

评论(10)

热度(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