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谢谢你。”【壹】

皇子雷x骑士安。

“哇、这里就是师傅说的地方啊……皇宫……嗯、嗯!我要在这里当见习骑士啊……”

安迷修。九岁。正站在雷王宫的门前抬头朝里看。安迷修离开之前,师父对他说:“安迷修,你要出去历练。最好的办法便是在皇宫当骑士,请切记要将骑士道的准则铭记于心。”然后安迷修点点头,便答应了。离开了修炼的地方,来了皇宫。应该是早已下达了命令,并没有人拦着安迷修不让他进去。安迷修很顺利的就进了皇宫。他正朝四处张望,却听一片嘈杂。是从上方传来的。安迷修身子一顿,抬起头。有个身影从二楼一跃而下。

『那是他们初见。』

安迷修伸手拉住肩上的行李带子,那个身影跃下时也凑巧看了眼安迷修。

是紫色的。安迷修想。

身影跳进草丛里,然后缓缓走了出来。他一边拍着身上的泥土,一边看了看安迷修,安迷修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他看起来比安迷修要矮,但眉宇间却有种莫名的威慑力。他的眼睛是紫色,安迷修没有看错。安迷修想:这个人的眼睛,真好看。就在这时,对面的身影开口了。稚嫩的声音有着些许魄气和玩世不恭的意味,他开口问了。

“喂,小子。你是谁。皇宫里没见过的生面孔。”

安迷修一愣,立刻开始做自我介绍。可能是太过匆忙,还咬到了舌头。

“是、是!你好,我叫做安迷修。是一名骑士,来皇宫历练的!”

“哦?骑士…就你?”

说着,对面的人开始上下打量安迷修。安迷修很不习惯被这么看,也很不喜欢被这么看。于是他有些生气。

“那,你又是谁?问别人名字之前不报上自己的名字,可不礼貌吧!”

“礼貌?哼,我才不需要那种东西。不过勉为其难告诉你也没什么,我叫雷狮。是这里的三皇子。”

说着,雷狮摆摆手,指了指这个皇宫。然后唇角一挑,朝着安迷修扬眉一笑,似乎是在炫耀。

“这儿,都是我的。”

“…什…皇、皇子…!!?”

安迷修开始后悔了。完了完了,自我介绍咬到舌头,还对皇子不礼貌……师父啊!历练真的好难啊!!!!安迷修转念一想,心里咯噔一下。要这皇宫里的王都是这副性子,那……那还真是不得了呢。

安迷修正思索着,又听见嘈杂声。雷狮一惊,心里暗叫不好。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安迷修说了句:跟我走。就拉着安迷修的手跑了起来。安迷修脑袋懵懵,刚来皇宫就被皇子拽着跑了!但眼下只能跟着跑咯!雷狮拉着安迷修跑到拐角,蹲下身子躲在矮草丛里。安迷修满脑子疑惑。

“哎哎,你躲什么啊?”

“嘘。是宫里的管家婆婆…嘶,她可唠叨了。非要我做这做那的。”

“啊?什么,皇子这么辛苦的?还有工作的吗……”

“当然了啊笨蛋!我可是每天都在被迫学习该死的礼仪,累的要死不活的。”

雷狮看了看安迷修,突然想起父皇似乎几天前对自己说过什么。什么玩伴,什么骑士……哦?原来就是这家伙……?雷狮有些烦躁的挠挠脑袋,那天父皇说的话,雷狮并没仔细听。只是偶尔记得几个片段,是说这小子吧。在这儿当自己的玩伴,然后未来是骑士长?到也有趣。他扭头看了看安迷修,安迷修正朝着周围看。这可真是个傻小子,雷狮想。然后雷狮站起身,朝着安迷修伸出手。

“喂,你叫安迷修是吧。既然你进皇宫,遇见的第一个人是本大爷。那,你就是我的人咯。以后跟着我。”

安迷修半蹲在地上的身躯一顿,他猛地抬头,刚巧对上雷狮的眸子。虽然安迷修很想问,“为什么会有这么荒谬的规矩”。但他问不出口。他的目光紧盯着那双紫色眼眸,似乎要沉溺进去一样,再也出不来。没缘由的,安迷修说不出话,他只将头轻点,然后也伸出了手。雷狮把安迷修拉了起来,也盯着安迷修的眼睛。安迷修似乎是反应过来自己在盯着对方的眼睛很不礼貌,于是急忙摆手低头道歉。

“抱歉抱歉!你眼睛真好看啊。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紫色。就像宇宙一样呢。”

雷狮视线里的翠绿离开了,这让他有些不愉快,但这不愉快在安迷修话语说出的一瞬间就消失殆尽了。雷狮沉默了几秒,然后看着安迷修。

“你的也不赖嘛。看上去像是湖泊。我很中意。”

安迷修被雷狮突如其来的夸奖惊了一下,他有些不好意思了。面颊猛地染上淡粉,连耳尖也是。雷狮被他的反应惹得一笑,怎么回事啊这傻小子,太纯情了吧?安迷修慌慌忙忙,但也没再多说什么。雷狮朝他挥挥手,做了个“跟我走”的手势。安迷修乖乖的跟着去了。


幼小的皇子,稚嫩的骑士。这便是他们的初见了。

皇子笑着说,“跟我走。”

骑士害了羞,点了点头。

初见那天总是美好的。阳光沐浴草地,皇宫的花圃。天也很蓝,只是天空浮现的第一个身影不是鸟雀,而是高高在上的皇子。


所有人都希望时间定格在这里。


TBC

评论(9)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