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 “谢谢你。”【序】

-“痴心妄想”番外【雷安篇】

他对他一见钟情。
那一年,他九岁,他八岁。

骑士是什么。是一种沾满荣誉的职位。他那一年说,要护他周全,若他所在之处,必定一片安详。——可那奇奇怪怪的感情也诞生了。时不时的胸口悸动,挥之不去的梦境,双颊染上绯红。他接受着来自于那人忽冷忽热的态度,和玩世不恭的话语。

王是什么。那不是职位,而只是领导。他是三皇子,也是王位的继承人。他知道有个傻子喜欢他,只是他并不喜欢那个傻子。对他来说,偶尔夸赞那傻子两句,看他脸上的丰富表情,可以说是十分有趣了。他以此为乐。直到他把他伤害的透彻。

雷狮并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对安迷修的伤害有多大,卡米尔的逆鳞是雷狮,但却唯一一次对雷狮发了火。雷狮怔住了,他肩上的红色披风似乎是被卡米尔的话语震慑住,抖了两下。而安迷修却已经破烂不堪。

雷狮知道他错了,他开始悔改。他想要扶起安迷修的时候,安迷修一个偏头,躲开了。一个小小的动作,对于雷狮的伤害也足够大了。卡米尔咬了咬牙,最后摇摇头,看着自己的大哥,眼神似乎在说:何必呢。

卡米尔轻叹着气,他望向雷狮。雷狮正看着窗外的翡翠湖泊,好似那人的眼眸一般,深邃的绿。雷狮的手有些抖,他将头上的王冠拿起,然后狠狠砸向一旁。吓坏了仆人们,可这动作却扯的卡米尔心生悲哀。最后卡米尔开口了,他说:大哥,这一次…请您低头。雷狮没有说话,最后只是轻轻的,慢慢的点了点头。

安迷修的双眸失去了原先的光彩,他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变得敏感。他在被救出的两周里依旧深陷在恐惧里。一是身体上的恐惧,二是精神上的恐惧。他心底空洞,产生巨大的绝望。那种感觉像是黑洞一般,将安迷修吞噬。安迷修变得沉默寡言,他不再开口对雷狮言爱。他不敢了、他怕了。

雷狮敲了敲安迷修房间的门,却发现并没有上锁。他把门推开,在里面看见了坐在床上的安迷修。安迷修正在休憩,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人入侵了他的领域。雷狮心生愧疚,但却不知如何弥补。他伸手,正准备抚摸安迷修的脸颊,安迷修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的表情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恐惧。安迷修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他在本能的向后退。雷狮心里似乎是拧了一下,然后收回了手。


雷狮问他:你还没有原谅我是吗。

安迷修没有回答他。


安迷修的潜意识在拒绝雷狮的好意和雷狮这个人,雷狮束手无策。卡米尔在门外看着他们,轻轻叹着气。雷狮只知道,如果安迷修回不来的话,那么他的一切可能都会崩坏离析。因为雷狮早已察觉自己的感情。只是性格太过恶劣。他没有想过,自己会把安迷修伤成这样。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雷狮早早做完了一个月的工作,每天陪着安迷修。和他说着安迷修每天都会给他说的无聊话语。雷狮说:你的骑士道准则是怎么背的,可不可以背给我听?安迷修没有反应。雷狮又说:你这是什么有趣的反应,以前不是经常这么对我说的吗?我可是都会背了啊。哈哈。安迷修却依旧不看他一眼。雷狮不说话了,他把头深深埋进安迷修的颈窝里,像是在哭。




雷狮说:你以前不是经常对我说吗。




“骑士发誓,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求你了。再说一遍吧……”




雷狮觉得怀中人有动作,于是他急忙看着安迷修。深邃绿眸蒙上一层水气,最后变为水珠从眼眶滑落。安迷修在哭。雷狮只是把他搂的更紧。安迷修开口了。这是他两个月来,第一次和卡米尔以外的人开口说话。



安迷修说:我喜欢了你十年。已经够了。



“我已经,累了。”




对雷狮来说,安迷修的每一句话就像是利刃。在刺穿雷狮的心脏。雷狮几乎是在安迷修的房里吼出来的,他说:我不允许。却被安迷修的一句“你凭什么”堵了回去。雷狮愣住了。是啊。他凭什么。




安迷修是真的想要放弃了。但雷狮却咬着牙。雷狮吻了安迷修。安迷修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推搡之中划破雷狮的嘴唇。雷狮只当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堵着他的唇。雷狮低头认错,每天都来道歉。每天都做着安迷修以前对他做过的事。雷狮说:我喜欢你。安迷修听后只是身形一顿,便不再理睬他。




雷狮后来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他生了场大病。他最后一遍问安迷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骑士的哭颜越发难看。但却还是用着细小的声音轻哼着。



“嗯。”



他们总算在一起了。卡米尔这么感叹着。然后亲了口埃米的脸颊。





后来他们都变得成熟,只是对于雷狮突然的温柔,安迷修还是多少有些不习惯。他们遇见了嘉德罗斯和金。看见了嘉德罗斯对金的态度。安迷修回忆起当初雷狮如何对待他,而眉头紧蹙。雷狮早就知道,早就知道这样下去嘉德罗斯会落得和自己当初一个下场,赶忙做了“前辈”的提醒。接下来的故事,就要交给嘉德罗斯和金了。雷狮说,



“我现在只要他。”



他指了指安迷修。



安迷修面红耳赤,他和雷狮咬耳朵说。



“今晚晚饭吃素。”



雷狮:……。我错了。
安迷修:我不听你的解释。






抬头望向蔚蓝,没有刮风也没有下雨。更不会有闪电和雷鸣。





他对他说,“你的眼中有翡翠湖泊。”
他笑着说,“你的眼中有万千星辰。”





而世人们都在感叹。





曲折蜿蜒的恋情终于修成正果。
高高在上的皇子与谦虚谨慎的骑士。
该说感谢的地方有太多,不知从何说起。
那么……
最好的归宿便是从他们的故事中去体会。

评论(16)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