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 “痴心妄想”『伍』

金一个人去了游乐场。玩了许多自己想要玩的设施。然后又一个人踏上旅途,去往酒吧。——毕竟是约定好的事情呢。

“…呼…好累哦。嗯?”

金发觉身后似乎有人跟着自己。虽然知道格瑞有派人来看着自己,但如果是格瑞的部下,应该不会离自己那么近吧……?金下意识的转身,果不其然,对面站着一个人。啊,他的脸颊,自己有多久没见到了呢?金这么想着。最后晃晃脑袋,笑着说好久不见,最后扑过去抱住了对面的人。那个人没有多言,只是拍拍金的背。似乎是在说:辛苦了。

“你要陪我一起吗?不过格瑞这次可不在哟。”

金看着对面的人,这么开口道。对方点了点头。金的眉头轻蹙一下,然后又露出与平常无异的微笑。一直听着格瑞命令远远跟随着金的紫发姑娘,琼。看到来者后也是一惊。微微阖眸后做出的决定是回宫,将情报告诉格瑞。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好,我知道了,辛苦了。下去吧。”

格瑞对琼说。

『……是他回来了啊。那……』
『自己就不用担心了。』
『金有他陪着。』

格瑞这么想着,连自己都不曾发现,自己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但如果有他陪着金,自己也能放下心来吧?

“哇、哇……酒吧诶……!酷!你觉得怎么样?”

金偏头看着身边的人。那人无言,以沉默相对。

“呜哇,什么啊……你还是那么不喜欢说话噢……这个可是个坏习惯!要改的……!!”

“……”

“……好啦好啦,走,跟我进去吧?”

“……”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哟。”

金偏头一笑,摸摸口袋,钱还有很多。足够他一路走到冰川公园了。于是金拉着他,一齐走进酒吧。金觉得柜台前的酒保小哥看上去有些眼熟,但并没有太在意,只是走到吧台前坐着。身旁的人陪着他一起。金看着柜台上的一堆酒,瞪大了眼睛。虽然在王宫里的时候,外交场合也必须要喝些酒的。但金的酒量并不好,有时会耍耍酒疯,有时会直接睡去。尽管他只喝了一丢丢。

“……哇,威士忌,伏特加,波本,朗姆……种类好多呢……是吧?”

金依旧先开口询问身旁的人。回答金的依旧是无言。

“噗,好歹理我一下啦。嗯……喝点什么好呢……”

金才刚伸手,想要去指其中的一瓶。身旁的人却提前一步将他的胳膊拦下,仅仅二字。是从相遇到现在为止开口的第一句话。

“别喝。”

他说,别喝。金的身形顿了一下,看向他。他的眸犹如海底一般深蓝沉静。金收回了手。

“……嗯。”

他怎么会不知道金在想些什么。如果真的以为借着酒精,就可以把委屈,痛苦,全部发泄出来的话,就太过天真了。金只是把它们全部吞吐腹中了而已。仅此而已。金,就连要如何发泄,都根本不明白啊。金能做到的,就只有一昧的容忍了。金拿出小本子,继续在上面写着东西。最后金说:目的地已经来过啦……我们走吧?身旁的人点头。

格瑞觉得果然还是应该去和金遇到的人说些什么。所以将事情全部处理完毕后,就急忙出宫了。嘉德罗斯因为事务还抽不开身。他太忙了。

『是啊,他太忙了。』

格瑞这么想着。但脑子里浮现出的是金。
金总是一个人待着。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如果自己当初没有和他陪着金。那么……
现在的金,会是什么样的人呢。不敢想。

格瑞的眉皱成一团。其实格瑞和那个神秘人有过联系。在琼禀告之后的两小时,白鸽就将小小的信封传来。上面的字句简短,大概说了现在的位置和要去的地方。以及:我在,不要担心他。——这样的话。仔细一想,那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家伙能够写出这样的字句还真是辛苦他了。……呼。

有了目的地,方向就好找了。格瑞很快就到了。金已经睡着了。他有些累,也有些困。他在金身边。

“他怎么样。”

“……”

“没事是吗。”

“……”

“他喝酒了?”

“……”

“你拦下了。”

“……”

“只有和你呆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话多。因为你不怎么开口。”

“……”

“好久不见啊。”
“耀。”

格瑞这么说着。向着名为神近耀的人这么开口。神近耀微阖双眸,点了点头。最后耀说,

“好久不见。”

格瑞和神近耀聊了很多。关于金的一点一滴。神近耀遇到金的时候,金和格瑞还不认识。也就是说,神近耀比格瑞还要早遇到金。但后来没过多久,他们就相遇了。和格瑞相遇。格瑞说,他至今都还记得,那个时候第一次遇见金和神近耀的场景。王宫的后院真的很大,大大的亭子里却有着两个孩子。一个一头金发,而另一个却一头蓝发。金发的孩子吵吵嚷嚷,拉着蓝发孩子的手,似乎是要求他陪自己玩。而蓝发少年的目光却一直锁定在怀中的书本上。于是金发少年生气的鼓起了腮帮子,一个转身,却碰见了自己。金朝着自己招手,他问自己。

“呐,你要和我们一起玩吗?”

格瑞愣在那里。因为他被说成是个冷淡的孩子。待人毫无感情。格瑞抬头看了看金,神近耀也在看着格瑞。格瑞的眸盯着面前的海天之眸,似乎在无形之中,与那个蓝发少年有着相同的心情。格瑞没有伸手,他在犹豫。但金却一把拽住了格瑞的胳膊。笑着说。

“你好!我叫金!今后请多多指教!!我们从今天开始就是好朋友啦……!你看,那个不喜欢说话,还喜欢板着脸,又没有笑容的阴沉家伙叫神近耀,也是我的好朋友哦!”

格瑞愣了下,点了一下头。又看向耀。耀也点了点头。似乎是说:嗯,是这样的没错。年幼的格瑞的心,第一次觉得有什么太过炙热的东西入侵。像是暖流,一股劲的往里冲着。可能是太过震惊的缘故,格瑞只是从嗓子里哼出了一个音。

“嗯。”

回忆到此结束。格瑞和耀说了金这些年在宫里的一切。当然没有遗漏嘉德罗斯。毕竟嘉德罗斯和金才是主角。无论如何,都不能遗忘他。耀一言不发的听着,最后格瑞讲的也有些累了。耀却开口了。

“其实我大概都猜到了。”
“……他的表情……”
“看上去是那么悲伤。”
“但他却以为自己可以瞒天过海。”

“啊,是啊。”
“……金就是这样的人。”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了。”
“明明是那么好看的一头金发,却要染成白灰色。”
“……辛苦他了。”

“嗯。难得。你这么直接的夸赞他。”
“……他,受的委屈已经足够多了。”
“他累了,需要休息了。”
“辛苦他了。也辛苦你了。”

“格瑞。”

“嗯?”

“我有个计划。”

“……说来听听。”

“……”

“……”

天渐渐亮了起来。格瑞扭头看了眼金,最后对耀说:我得早走。否则没法解释。神近耀点头。于是格瑞转身离去。金睡得很熟,是迷迷糊糊中打着哈欠醒来的。

“诶,耀,你没有睡吗……”

“……”

“……好气哦,你每次都沉默着不告诉我答案。”

金嘟嘟嘴,伸手扯了扯神近耀的脸颊。神近耀选择放弃抵抗。早已习惯被金这么捏着脸了。

“好啦好啦,睡醒了就要开启新的旅途啦!走吧!耀。”

“嗯。”


……


“你说什么,格瑞。”

“如果您没听清,那么我可以再说一次。”



王宫之上,高级会议室。雷狮,安迷修也在。格瑞带来的情报让这里所有人震惊,却唯独那个主角面容上不起一丝波澜。似乎这个银发的人在说的事情,是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安迷修的手握成了拳,雷狮环住安迷修的腰,让他不要担心。尽管如此,安迷修的眉头依旧是紧蹙的。



面容冰冷的王,内心里的冰山早在听闻下属情报时就已化开。只是自己高傲过头自尊不允许自己低下头颅,表露情感。


“嘉德罗斯,你会吃亏的。”
“我早就这么说过。”
“你会后悔。”
“嘉德罗斯。”


被安静氛围笼罩的会议室,雷狮开口。


“别小瞧了前辈的力量啊。”

评论(1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