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神与玫瑰

当他们被制造出来,存活于世上时。就注定会掀起一阵狂澜。

他们拥有鲜活的生命,但胸腔是否有那颗在不断跳动着的心脏,这就不得而知了。他的名字,叫做玫瑰。他的肌肤,十分冰凉。是战略武器,是杀戮机器。渴望重生也渴望自由,他透过高空,透过大海,看向远方。有时玫瑰会思考。

“距这千里之外的,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他心知肚明。想的太多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于是将叹息与思绪的哀愁一并吞下,咽入腹中。

他拿起武器,看着对面的银发男人。简略的自我介绍后,开始战斗。计划早就开始了。从他诞生前,就已经开始了。日复一日,夜复一夜。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玫瑰已经比格瑞还要高一些了。

玫瑰赢了。但他明白。自己没有赢。格瑞的机械臂该换了。玫瑰在睡梦中,见到过那朵花,那是鲜艳的玫瑰。玫瑰不知道,外面世界里的花园,是否真的会有这么美丽的花。

『想要去看看。』

玫瑰拥有这个念头。

但这个念头已被打消。

实验室里诞生的新生命出现。名为嘉德罗斯。当玫瑰去见嘉德罗斯,他们的容颜是那么的相像。犹如阳光般的灿烂金发,还有隐喻星河般的金色双眸。他是如此稚嫩。犹如新生初始的玫瑰。

嘉德罗斯拥有玫瑰没有的自由。无论是思想上,还是身体。嘉德罗斯可以自由生长。仅仅是从五岁的躯体开始。玫瑰成为嘉德罗斯的测试人了。稚嫩面容上透露出的满是不屑。

“渣渣。”

嘉德罗斯这么开口。

“你好嘉德罗斯,我是暗影玫瑰。”

玫瑰将嘉德罗斯制服。这是他的自我介绍。

『你明白的对吧?』

『嗯,我清楚。』

『你愿意帮我吗?』

『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

『……』
『好。』

“玫瑰,给我讲个故事吧。”

“嗯。”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他们站在高处的悬崖之上。野兽的低吟随着狂风呼啸而上,高空的鸟鸣则顺着悬崖峭壁滑落。嘉德罗斯背对着玫瑰,手中的大罗神通棍不曾放下。玫瑰沉默了。玫瑰心中所想的,所念的。那是他曾强烈渴求过的一切。

高耸入云的青山,深不见底的峡谷,一望无际的大海,广袤无垠的天空,各种生灵齐聚一堂,世界空灵又透彻,干净又整洁。还有那时梦中的艳丽玫瑰。

玫瑰开口了,他说:

“外面啊,有崇山峻岭,有蓝天白云。有看不见边的花园,有万物生灵。”

嘉德罗斯的眸垂了半分。玫瑰瞥见嘉德罗斯表情不对,询问怎么了。嘉德罗斯回答他。

“我不觉得外面的世界是这样的。”
“不然,我们为什么会被制造出来。”

玫瑰怔住了。是啊。外面的世界那么美丽,要这种杀戮机器有何用。——不需要的啊。这是玫瑰从未想过的问题。如果自己日夜期待的外面的世界,事实上却比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还要冰冷,那该如何是好。玫瑰将眼帘垂下,默声不语。

『差不多到时间了。』

『… 』
『好,我知道了。』

玫瑰已经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再给嘉德罗斯讲了。玫瑰已经讲完了他所有的故事了。故事该结束了。无论是玫瑰口中的,还是属于玫瑰他本人的。嘉德罗斯信任玫瑰,于是放手一搏。不带欺骗,也不带侵略。玫瑰说,嘉德罗斯是时候毕业了。当然,他也是时候睡一觉好好休养了。只是嘉德罗斯不知道,嘉德罗斯并不知道。
玫瑰带出来的嘉德罗斯将他自己按在身下。那张与自己相仿的脸颊上依旧是狂妄。嘉德罗斯说:我一直都很认真,想要你输的心服口服。玫瑰怎会不知道。实力的差距早已拉开帷幕。他年幼稚嫩,却高高在上,犹如一位君临天下的帝王。玫瑰受伤了。而嘉德罗斯身上却完好无损。玫瑰想起那时候实验者说的话。

『我们需要最大限度的数据。』

『好。』

玫瑰一直这么回答着。
“好。”
他一直都这么回答着。

“你输了,你退休了。”

“嗯,我输了。”

玫瑰说。

嘉德罗斯伸手,想要拉玫瑰一把。玫瑰拒绝了。

“不用,我躺会,你先走吧。”

嘉德罗斯没有多说,只是转身离去。

嘉德罗斯刚走出实验室,玫瑰色的解毒气体便充斥着整个实验室。嘉德罗斯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转身透过玻璃看着实验室里的玫瑰。玫瑰看起来很累了。他很累了。

嘉德罗斯刚诞生的时候。玫瑰有想过要扼杀他。如果扼杀了嘉德罗斯,那么,能够从这里出去的,就是自己了。但玫瑰没那么做。不知为何,没有下得去手。然后,便是用真心付出。……真是奇怪。

嘉德罗斯看着实验室里的玫瑰,惊慌着。玫瑰的睡意渐渐涌了上来。他伸出手,透过指尖缝隙看着白色的,刺眼的灯光,最后眯住了眸子。在将双眸眯住之前,他听到嘉德罗斯在外喊着自己的名字。嘉德罗斯说。

“玫瑰,抱歉。”

嘉德罗斯不傻,在解毒剂被释放的一瞬间就明白了。明白玫瑰做了什么。

『你明白的吧?能够从这里出去的实验体只有一个。』

那晚设计师这么对玫瑰说。

『嗯,我清楚。那个人不会是我。』

『你愿意帮助我吗。』

『要我怎么做?』

设计师看了看玫瑰,又继续开口。

『外面的世界很残酷。为了让嘉德罗斯出去后安全,我们需要大量数据保证嘉德罗斯的安全和底线,我们需要激烈战斗时,嘉德罗斯死亡几率的最大值。』

『…』
『好。』

玫瑰答应了。

『不用担心,实验完毕后会马上放出解毒剂的。你应该可以活下来。』

『嗯。』

设计师将金色的毒药注入玫瑰的体内。玫瑰看着针头刺入皮肤,液体被缓缓推入,并没有多说别的什么。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

『差不多到时间了。该执行计划了。』

『…』
『好,我知道了。』

于是嘉德罗斯与玫瑰放手一搏,玫瑰终究躺倒在实验室的地上。玫瑰为了嘉德罗斯,注射毒药,放弃机会,即使他是一个执念如此深沉的人。

玫瑰在病床上,他阖住的眼眸是那么好看。嘉德罗斯怀念他。最后也是紧闭双眸。

嘉德罗斯没有料到玫瑰会离他而去。是玫瑰教会了嘉德罗斯如何扇动双翼展翅飞行。

『这个没有你的世界刺骨严寒……』
『仿佛隆冬持续了一整年。』
『但你化身的星星仍然高挂在空。』
『所以我不会说再见。』

『以前我迷惑的时候身旁总有你的陪伴。』
『你助我找到一隅,找到前行的方向。』
『你让我明白伟大的梦境可以实现。』
『有了决心和信心相伴,无往而不利。』

『你赐予我指引的明光将永不熄灭。』

“生活从来不是向你憧憬的那样,玫瑰。”
“但我从未后悔。”
“我没有见到真正的蓝天大海,却早已见过世上最美的风景。”

“听得见吗。我想你了。”

“我们总说,身为界外人员要抛弃过去。”
“却没有一个人真正做到。”
“其实早就难以割舍,只是我们失去的太多。”
“除去彼此,再无放置这些过去的归处罢了。”

『……你是神所种下的最为锋利的玫瑰。』

嘉德罗斯后来见到了格瑞。

嘉德罗斯沉默了许久,他才缓缓开口。

嘉德罗斯说。

“来吧。”

“我替他和你打一架。”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