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七夕特典(大大大大大大大甜饼!)

雷安の场合:

“今儿七夕?”

“嗯。”

“安迷修。”

“怎么了?”

被叫到名字的安迷修出于本能的望向那个开口叫自己名字的人。然而在转头的瞬间就被唇上传来的触感给定住了。雷狮垂着眸,熟练的撬开安迷修的牙关,将舌伸了进去。安迷修并没有多说什么,似乎是早已习惯了一般。

“雷狮。”

“嗯?怎么,觉得味道不错——?”

“想好怎么死了吗。”

……

今天的雷狮和安迷修相处的也十分和睦呢。

嘉金の场合:

嘉德罗斯听部下们说今天是七夕。身为王者,自然将所有准备都做好了。鲜花什么的,嘉德罗斯的确想过要不要准备,但仔细一想,送花太土,所以干脆摆手拒绝。啊、对了,干脆答应他一个愿望如何?好主意。

“喂,渣渣。”

“怎么啦嘉德罗斯?”

“…嗯,就是…今天七夕,虽然我有想过给你送点什么,不过凹凸大赛说到底也就这点儿东西,没什么好送的。我也不会挑。所以,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嗯?什么什么?哇,你真的是那个嘉德罗斯?!!!”

“吵死了,渣渣。快说。”

“……嗯……那、我倒是想听听嘉德罗斯说喜欢我呢——?毕竟你一次都没有说过嘛。”

“……”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要嘉德罗斯开口表白,也太难了点。这让嘉德罗斯想起自己对金告白的那天。一般会有人告白时是用武器堵住对象的去路然后用着凶狠的表情狠狠地瞪着对方,最后开口说:你被我盯上了。……这样的话吗?这是告白吗?这真的是告白而不是恐吓吗?但还是多亏金神经大条,并没有被怎么吓到。

『……妈的。这什么要求。…哼。这世上没什么是我嘉德罗斯做不到的。说就说……』

反正,这个坑是你自己挖的嘛。

嘉德罗斯深吸一口气,然后看了眼金。金的眸子里满是期待。于是嘉德罗斯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我”
“…我,我……”
“我喜……欢……”
“……我喜欢你。”

……

金:卧槽。他好可爱。

于是本该是告白者害羞,最后却不知道怎么的,变成了被告白者害羞。金的双颊充斥着淡粉,嘉德罗斯突然发现,这很有趣。原来自己只要开口告白,那个渣渣就会露出这么有意思的表情啊?

呵、那——

“喂,渣渣。”

“什、什么啊……”

“我喜欢你。”

“……”

“我喜欢你……”

“…住、住口…别说啦……”

“喜欢你——我喜欢你——”

“知道了!别说啦、别说啦!!”

“我、喜、欢、你————”

“……噢。我也喜欢你啦。///”

什么啊,天使吗……?

嘉德罗斯和金同时这么想着。

好了闭嘴吧,你们都是天使,都是天使。



卡埃の场合:

“……那、那个……”

“嗯?”

卡米尔抬眸看着面前的蓝衣呆毛小子。虽然只是很普通的看着对方。只是这个眼神在埃米看来,可以说是十分凶恶了。埃米只觉得有一只熊在恶狠狠的盯着自己。虽然并没有。……

“就、就是……那个……请,请问你突然把我叫出来……是干什么啊……我,我打不过你还躲不过你嘛……现在躲不过啦,要杀要剐随便你……但是……”

卡米尔听见对面人的话,觉得有些有趣,便伸手压低帽子掩盖笑意。

“哦?你敢躲我?”

“呜!!不、不是……但是雷狮海盗团真的很可怕啊!!!!!……所以,所以说……到底有什么事嘛…………”

“吃。”

卡米尔单手撑着脸颊,另只手指了指桌上的蛋糕、布丁还有冰激凌。

『什么,这是雷狮海盗团最新的杀人方法吗?里面该不会有毒吧……』

“里面没毒。”

卡米尔突然这么说。埃米愣了一下。

“…呼…”

卡米尔伸手指了指埃米,又指了指冰激凌,然后指了指勺子,最后用食指点点自己的嘴唇。埃米不明白卡米尔要自己做什么,只好拿起勺子东张西望。卡米尔似乎很是佩服对面这个小子的智商,于是叹了口气后又说。

“喂。”

埃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卡米尔是要自己去喂他。

“什么……什么?!!!我吗??我,我喂你????”

“快点。”

“哦哦哦好……”

埃米哪里敢违抗卡米尔的命令。只好拿起勺子挖了一勺冰激凌,给卡米尔颤颤巍巍的递了过去。勺子还在颤抖,埃米的手抖得很厉害。

“……噗。”

卡米尔轻笑一声,阖住眼帘张口咬住勺子,将冰激凌揽入口中。直到喉结上下滚动后,才继续开口。

“很甜。”

“诶?啊……嗯。”

于是卡米尔自己拿起勺子,挖了一块小布丁,伸手给埃米递了过去。

埃米:卧槽????????什么……?????????

卡米尔:……

最后埃米觉得自己要是不动一下太不礼貌了,于是张口把布丁含在嘴里。

『什么嘛……这个氛围……』

埃米口中的布丁就和卡米尔口中的冰激凌一样甜腻,混合着奶油的香味在鼻腔中可以清晰闻到。埃米倒是觉得莫名的有些羞耻了。

『……简直就像是约会一样啊……!』

“是约会啊。”

卡米尔又开口道。埃米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是在惊讶。

“嗯,是约会。”

“……”
“……诶。”
“诶……?????!!!!!”

卡米尔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看向埃米。只是低下头,轻轻的笑了起来。

——今天可是七夕啊。



鬼莱の场合:

“鬼狐大人,台词已经记住了吗?接下来要一起去吃饭吗?”

莱娜将剧本放在桌上,对着鬼狐天冲开口。鬼狐瞥了眼莱娜,又看了眼剧本,最后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点了点头。

“嗯,走吧。”

“怎么样,鬼狐大人,这个剧组还可以适应吗?”

“嗯,莱娜你呢。”

“鬼狐大人在的话,我当然可以啦。”

“诶,是这样啊。怎么,没有不开心的事情吗?”

“不开心的事情?……也有啊。”

鬼狐听见莱娜说有不开心的事情,倒是起了兴趣。毕竟在日常生活中,鬼狐天冲和莱娜的关系还是十分和睦的。

“什么事情?”

只见莱娜突然转过身去,双肩颤抖着似乎是在哭泣的样子。鬼狐突然心里一紧。难不成不是玩笑话?什么,谁欺负了莱娜……?

“鬼狐大人。”

“我,我在。”

“……我不开心的事情就是……鬼狐大人在戏里把我推开的时候,还有说我只是工具什么的,还有就是关于,“别烦我了”这句台词,真的是说的我要哭出来了!鬼狐大人您太过分了!!!!”

“……什么??!!不,不是,这个…莱娜,台词是这么写的,它叫我这么演的……那个,你听我解释……”

“……噗嗤。”

“……嗯??”

莱娜转过身子,原来肩膀的颤抖不是因为要哭泣,而是因为在很努力的憋笑了。

『什么啊,果然还是玩笑嘛。不过,不是真的被欺负了,真是太好了。』

鬼狐松了口气。最后伸手揉了把莱娜的头发。

“下次可别开这种玩笑了。”

“好好好,知道啦。…鬼狐大人,”

“嗯?”

“七夕快乐。”

“嗯。七夕快乐啊。莱娜。希望下一个七夕也和你一起过。”

鬼狐朝着莱娜这么说。



凯柠の场合:

“哟,这不是冰女么~★”

“啧。魔女。”

“瞧瞧你这张脸,安莉洁。我可还什么都没做呢——?”

“我也不会给你做什么的机会。”

“哈。今天七夕啊。”

“嗯。所以?”

“喏,给你。”

安莉洁抬头望向坐着星月刃浮在高空的凯莉。凯莉坐在星月刃上也俯身看着安莉洁。凯莉将口中草莓味的棒棒糖用舌尖转了个圈,然后伸手,打了个响指。猛然间,一片一片的玫瑰花瓣从高空坠落。安莉洁只觉得视线似乎被遮挡着,于是在阳光刺眼的情况下眯住了眼睛,再度睁开双眸时,满天的花瓣飘落,渲染这里的一切。花瓣还带着淡淡的香气。安莉洁伸手,一片花瓣掉落在她的手心。四周传来了凯莉的声音。

“就当这是魔女送你的礼物吧——★”
“虽然我希望你好好珍惜就对了★”
“下次见面时再叙旧吧★”

安莉洁低着头沉默不语,最后唇角一扬。

“真蠢。”

当然,这话被因为害羞而藏在墙后的凯莉听见了。





瑞金の场合: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

“嗯。”

“喜欢!最喜欢格瑞啦!!!!!”

“嗯。”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格瑞你好冷淡啊——!!!!”

“嗯。”

“……”

“?”

“……”

“怎么,闹够了?”

“……”

然而金还是不说话。格瑞放下书本,朝着金看了一眼。在他扭头看金的瞬间,金扑过去抱住了格瑞。

“……”

“格瑞!格!瑞!”

“嗯。”

“你、你……”

“嗯?”

“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人了!!!”

“???????”

“你最近,对我,好冷淡!!!只会嗯嗯嗯和哦哦哦了!!!”

“……”

格瑞:什么,我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金:不,你不是,你明明以前很宠我的!
配图:【瑞金公主抱.jpg】

格瑞:……

格瑞叹了口气,伸手捏着自家发小的脸蛋。

“笨——蛋。怎么可能。”

“真的?没有去找别人?”

“嗯。”

“哇,果然还是格瑞好……最好啦!喜欢你哟,格瑞!!”

“……知道了。”

格瑞伸手扣住金的后脑,将唇覆在金的额上。

“七夕快乐,金。”

“嗯!!七夕快乐!!格瑞!!!!!以后的每一个七夕我们都要一起过哦!”

“……嗯。”

格瑞忙着看金,差点忘了回答金的问题。于是在愣神之中,又嗯了一声。



安雷の场合:

“恶党。”

“啊?”

“请问你有没有兴趣与在下一同共入晚餐?”

“……这是什么傻里傻气的邀请?嚯,不过,安迷修的邀请……可真是难得一见啊。有点儿意思。”

“在下可不会让你失望。”

“拭目以待?”

“敬请期待。”

安迷修本想拉着雷狮去度过一个浪漫基调的西式晚餐,然而雷狮执意要求撸串。安迷修拗不过雷狮,只得遵循着祖宗的话。

“好……好……”

安迷修和雷狮在烧烤摊大吃大喝。雷狮倒是觉得挺满足的。毕竟,没用海盗团的积分,就让自己吃饱了,省了好大一笔开销,安迷修也没有抱怨。安迷修沉默不语,只是给雷狮灌着酒。等雷狮有些醉了,眼神变得直勾勾的,但雷狮脑子还是清醒的。

“喂,安迷修。傻子。你不是要和我说些什么吗。”

“?!你怎么…”

“……我当然知道。”

安迷修动作一顿,拿起啤酒杯的手也在空中停顿了一下。

“那,在下不客气了?”

“说。”

安迷修想了想,还是说的委婉点比较好。

于是安迷修说,

“我饿了。”

雷狮懵逼,

“啊???”

雷狮搞不懂安迷修什么意思,于是对安迷修说。

“那你倒是吃点东西啊……”

安迷修猛地点了点头。

“好的!!!”

雷狮觉得安迷修就是个傻子。





然而第二天捂着腰的雷狮才明白过来,安迷修是真的饿了。

评论(22)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