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 “痴心妄想”『贰』

嘉德罗斯的高傲态度转换在他无法等待之后。他可没有那么多耐心去等那虫子。在会议室里半小时后,他选择亲自去房间看看那虫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如果不是大事,耽误时间的话,他绝不绕他。

但当嘉德罗斯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他愣住了。

房间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嘉德罗斯开始觉得有些烦躁。他扭头,四处看着房子。最后在床头柜上看见了那封信。那封,金留给他的最后的信。牛皮纸的封面十分好看,上面用着红色丝带捆绑着一朵黄色玫瑰。信的内容说复杂不复杂,但也并不怎么简单。至少对于“感情”来说,并不怎么简单。

【我最最最最最最最喜欢的嘉德罗斯:

嗨!我是金!呃……这么自我介绍或许不对哦?或许你看到这封信会觉得有点尴尬,但是没关系……!因为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不在宫里啦!!抱歉抱歉、原谅我吧?因为、我也是计划了很久的——!

嘉德罗斯,我喜欢你哦。所以,我要走啦。

其实,我知道的。嘉德罗斯,你其实并不喜欢我的吧?毕竟只是大人们胡乱定下的娃娃亲嘛。但是我不一样呀……我超级超级超级喜欢你的啊——!你肯定知道!嘉德罗斯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呢?我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啦。

……。

……但是。我没有资格对吧?也没有……没有权利对吧?没有资格和权利,站在你的身边。嘉德罗斯大人,我的王。

所、以、说!为了不拖累您!我就提着我的小小行李箱,带着些许金币出宫啦!唔,其实也不算呢,毕竟我有一定要去完成的事情啊!我要去旅行了,嘉德罗斯。

……期限,是一辈子。

你肯定不会等我的啦。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呢。我喜欢你,我爱你。嘉德罗斯。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我喜欢你。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再见了。

请你找一个适合你的,可以待在你身边,像是雷狮一样,有资格与你站在同一高度的人当伴侣吧……我啊,肯定是不行的。我能够给你的,唯一能够站在你身边的,符合你要求的,大概只有我对你的喜欢了吧。因为我的喜欢,可是无限的呢。

但是,真的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谢谢你,我喜欢了这么久的你。我深爱了这么多年的你。现在,我该离开你了。请你、一定要幸福呀。


这束鲜花,是我送你的最后礼物。请收下。


再见。】

信的内容只有这么些而已。但嘉德罗斯却清楚的看见印在牛皮纸上的些许水珠痕迹。大概是在下笔的途中,他……哭了吧。嘉德罗斯猛地意识到,自己对这个所谓的“王妃”,金,毫无感情。或许小的时候,当他是个玩伴,时不时是给他一些好处。嘉德罗斯想起金以前说他温柔,但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哪里温柔了。

思绪是在蒙特祖玛在嘉德罗斯身后喊了声“王”后被打断的。嘉德罗斯转过身看了眼蒙特祖玛问她什么事。祖玛将金走之前留下的一束黄色玫瑰交给了嘉德罗斯。一共二十一朵。嘉德罗斯看了看信,的确,信里有说过会送一束花给自己。黄色的玫瑰?王宫里可没有。那么这是从哪里来的?难道金说的没错,他真的计划好久了吗?

嘉德罗斯拿着信的手有些颤抖。他几乎将牛皮纸捏出了褶子。黄色玫瑰,一般都是代表友情的。而如今,身为恋人的金却把黄玫瑰递给了嘉德罗斯。什么、什么?他想说什么?二十一朵黄玫瑰,代表着真诚的爱。还好,看样子金的心还没有离开自己。嘉德罗斯这么想着。最后看了眼那封信。

但随着信封一起被放在床头柜的。还有一支黄玫瑰。共计二十二朵。那么,这代表什么?嘉德罗斯知道的。他当然知道的。花语这种东西对他来说,是他幼时在花园打发时间就学会的东西。二十二朵金黄玫瑰,代表着: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祝你好运…祝你好运?

“祝我好运?…呵。”

嘉德罗斯有一瞬间,理性的弦崩裂了。因为嘉德罗斯深信金不会离开自己。哪怕自己对他再过分。狗对主人难道不是会永远忠心的吗?高傲自尊建筑起的城堡就此倒塌。

【只可惜。金并不是狗。】


金出了王宫,换上了破旧布衣,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纹身店。他知道凯莉的哥哥在当纹身师,店他也去过几次。虽然还是会迷路,但好歹找到了。金看着红皮门,愣了一会儿。最后他敲了敲门。又将门推开。门上用红线连着的铃铛叮铃作响。

“哦?金?你怎么来了?是凯莉要你给我带话吗?”

金摇了摇头。

“噗,怎么,你不会要纹身吧?”

金愣了下,最后点了下头。

“……”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鬼狐,我要纹身。”

“?????你疯了??”

“纹身师见到客人,不是会开心点嘛!”

“话虽如此…你的衣服怎么回事?…”

鬼狐也不是个傻子,他看了看金的衣服,大概也知道了些什么。金从不是个喜欢隐藏的人。但若一个不喜欢隐藏的人开始隐藏了,那么,那件事情就一定很重要。鬼狐对于身份的调整一向很快。他开口询问。

“客人,您要在哪里纹身?”

金将布衣褪下,露出白皙左肩。左肩偏后一点的位置上有着被灼伤的痕迹。是一颗星星。伤痕看的鬼狐触目惊心,虽然他知道嘉德罗斯和金的感情并不理想,他也听凯莉和那个紫堂家的小子提起过几句,但没想到这么严重。

“…客人,需要什么形状吗。”

金呆了一下,他在思考要用什么形状。然后他想起,自己有一次无意间问嘉德罗斯喜欢什么花。嘉德罗斯难得一见的回答了他玫瑰。虽然不知道嘉德罗斯那时候的回答是不是真心的,或者只是为了敷衍而随口一答。但就算这样,金还是选择敛下眸子,低着头对鬼狐天冲说。

“……玫瑰吧。”

“…好。”

鬼狐这么说着。眉头皱了一下。然后拿出仪器,右手拿捏好,左手二指紧贴金的皮肤,将皮肤舒展。纹身,是很疼的。我想,大概每个人都知道吧。痛感就如同将皮肉割开一般,血肉淋漓,殷红顺着身躯流下。但金一声不吭,他全程盯着地面,一言不发。并不是说不喊,而是发不出声。

他在害怕。

金害怕他一开口,就会哭出来。鬼狐当了那么多年纹身师,但他的手,这次却在不停的抖。明明被纹身的人还一言不发。但就因为金一言不发,所以一切才变得如此令人伤感。

鬼狐在给金纹身。金从口袋中拿出金币放在桌上。金低着头,他在思考。他出门时拿出的十二颗钻石还有星星状的蓝宝石该如何保管。金抬头看了眼鬼狐,鬼狐也看了回去。

“怎么了,客人?不,是金对吧。”

“嗯。”

“怎么了,金。”

“我有东西想要你帮我保管,鬼狐。”

“说。”

金大概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把钻石和蓝宝石放在鬼狐面前。鬼狐天冲觉得有些头痛。藏宝藏到是容易,但若嘉德罗斯下令全国搜查金,被发现的话就会倒霉了。鬼狐看了看金的眼睛,最后败下阵来。

“好……行……”

“耶!谢啦鬼狐!!”

“别乱动、纹错位置了可别怪我!!”

“嘿嘿……”


而嘉德罗斯这边刚拿到门卫送来的王冠。门卫也如实传达王妃的话语,

“王,王妃出门时说,钻石与蓝宝石早晚会还回来的。”

“……”

“嗯…还说,这个可以卖掉也可以丢掉。”

“……除此之外呢。没了?”

门卫们摇了摇头。

“……”

嘉德罗斯觉得现在心里有些复杂。并不只是烦躁。还有一种猎物脱离掌控的怒火。他拿起金的王冠,刚准备扔到一旁,又发现在王冠内部似乎有什么飘着。嘉德罗斯伸手取出,发现是一张小纸片。上面只有一句话。

“嘉德罗斯,我这次出门并不是作为王妃,而是作为“金”逃跑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在意,所以这张纸条如果你看见了,那就说明我们有缘吧?毕竟王冠它还没被丢掉嘛。”

只有这么一句。再无他言。

嘉德罗斯轻哼一声,将王冠连同纸片一齐丢弃在地。转身直奔会议室。雷狮和安迷修还在里面。嘉德罗斯几乎是将门踹开的。安迷修想要起身询问,却被雷狮拦了下来。雷狮从沙发上起来,站直了身子还顺带伸了个懒腰。

“哟,怎么,跑了?”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你活该——”

“喂、雷狮……”

“没事儿,安迷修。这种小子不给点教训是记不住的。”

“但再怎么说,话说的也太重了……”

雷狮看了看安迷修,安迷修朝着雷狮轻轻摇了摇头。雷狮选择将笑容收起。

雷狮伸手抚摸会议室的窗户玻璃。最后他说:


“你有什么资格去摧毁那抹金。”


万物俱静,嘉德罗斯的瞳孔骤然收缩。


三千尺之上的高空,夜晚的星辉十分耀眼,宁静的事物一成不变,空有虚无的话语却被击打的支离破碎。

评论(2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