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 “痴心妄想”『壹』

“滚开!!!”

这是嘉德罗斯今天第三十二次对金发火。似乎是早已习惯了一般,金并没有和他吵起来。只是笑着说抱歉。嘉德罗斯脸上的表情不变,反而更难看了一些,咋舌一声转身而去。

金看嘉德罗斯走了,才松了口气。他坐在椅子上思考,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呢。为什么嘉德罗斯变得这么易怒了呢?难道、真的是自己做了惹他生气的事情……?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叹着气。

金和嘉德罗斯,是恋人。但只是表面上的。在他们诞生在王国中时,大人们就将他们的婚约定了下来。嘉德罗斯是王,而金则会成为嘉德罗斯的伴侣。也就是王后一般的存在吧?嘉德罗斯和金从小一起长大,但嘉德罗斯却并不喜欢金,倒不如说是厌恶他。金自己是清楚的。金知道这点的。

“呼……不过也没办法对吧?”

金拍拍脸蛋,用手指扯了扯自己的嘴角,然后笑了笑。

“毕竟……我们一点都不合适呢。”

但是金喜欢嘉德罗斯,喜欢到像是中毒了一般。嘉德罗斯也一样,嘉德罗斯知道的。但嘉德罗斯装作不知道。因为他觉得烦。

对于嘉德罗斯来说,金的存在可有可无。就算有一天,金消失不见了,嘉德罗斯的内心大概也不会有多大起伏。因为对于他嘉德罗斯来说,只要能够维持高傲的自尊就足够了,别的什么都不需要了。金,对他嘉德罗斯来说,只不过是路边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一只随手就可以碾死的虫豸。当金微笑着对嘉德罗斯喜欢他时,嘉德罗斯除了厌恶与不耐烦之外再无他感。哦,当然,还有个感觉。嘉德罗斯觉得,金大概就像一只为了主人而不停的摇尾巴的狗。每当想到这里时,嘉德罗斯倒会觉得轻松一点。

金去了王国的后院,那里的庭园里生长着玫瑰。红与白交织在一起,似乎将身形融入在一起,然后交换着彼此的灵魂。就像是一对情人在忘我的深情拥吻。藤蔓缠绕在一起,锋利的尖刺在警告世人:不要靠近,不要触碰,若你要去触碰,就要承担相对的代价,我将刺破你的手指来控告你的罪行。金看着玫瑰,伸出了手。只是用手指轻轻的抚摸花瓣而已,仅此而已。金想起小时候和嘉德罗斯在玫瑰园下许下的约定。那时候的嘉德罗斯,性格可没现在这么恶劣。

“…呐,嘉德罗斯去过游乐园吗?”

“哈?那种满是渣渣的地方,我怎么可能去。”

“…唔…那嘉德罗斯去过酒吧吗!听说那可是大人才可以去的地方哦!”

“没有。乱,糟,气味还难闻。”

“诶……那、那宫里的人演话剧的衣服你有穿过吗!!!?”

“喂,怎么可能。”

“呐呐…那嘉德罗斯你…………”

那个时候,金问了嘉德罗斯许多问题。那个时候,嘉德罗斯回答了他许多问题。或许是因为孩童的天真稚嫩,又或许是因为,那时的嘉德罗斯的玩伴,仅金一个。金回忆着,叹息着,望着玫瑰傻笑着。他伸手,抚上了左肩。他的左肩上还残留着嘉德罗斯肆虐后留下的印记。那只是一件细小到犹如沙子被吹进眼里一样的事情,其实只要揉一揉就可以好了。但为什么嘉德罗斯会肆虐成这模样,其实只是因为那天嘉德罗斯心情不好。

嘉德罗斯心情不好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邻国的雷狮的伴侣,安迷修。当嘉德罗斯与雷狮坐在会议室里互怼时,安迷修和金一起去吃了些甜点。但对于嘉德罗斯来说,他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王,而金只不过是个虫豸,然而他的虫豸与另一条狗混在一起了。嘉德罗斯从会议室里出来时,刚巧碰见被安迷修揉了揉脑袋的金。不知道是无聊的占有欲,还是所谓的孩子气。

嘉德罗斯对金说,

“滚开,虫豸。”

而早已习惯的金,还能做什么呢。强忍着左胸膛里的疼痛,他低下头,将身子弯下,金说,

“我明白了,王。”

嘉德罗斯轻哼一声,就连哼这个字的字音,从鼻腔中呼出来时,都是那么的不屑。似乎在对着一只蚂蚁轻哼一样。安迷修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没能说出口。只是把金扶起,安迷修本以为金会很沮丧,没想到金的脸上却挂着微笑。安迷修觉得心寒。但是,令他更心寒的是,金对他说的一句话。金笑着对安迷修说,

“…哇,这是嘉德罗斯今天第一次对我说话耶,好开心啊。”

然后安迷修就那样愣住了。愣在那里。只觉得左胸膛似乎有什么东西压着。直到雷狮出来,见到自己恋人脸上的这副表情,又看了看安迷修注视的金,也多少知道了安迷修脑子里在想什么。金和安迷修打了招呼提前走了后,雷狮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把安迷修的头发,然后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开比较好。”

“……嗯。”

“…所、以、说…!”

“嗯?怎么了?”

“别在本大爷面前露出这种表情啊。”

雷狮这么说着,伸手还掐了掐安迷修的脸蛋。安迷修看了看雷狮,然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知道了。”

“嗯。”

嘉德罗斯对于金的回答感到心烦意乱。什么叫做我明白了,王。啊?什么意思,在小瞧他吗。还有那副表情……那张永远微笑着的脸……嘁。真是令人心生烦躁啊。

只是一瞬。

仅此一瞬。

嘉德罗斯把金拽回房里,撕扯着他的衣服。将金的左肩烫伤。那里的印记是星星。一颗星星。嘉德罗斯说,身为一条优秀的,想要讨好主人的爱犬,当然要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谁,为了以防万一,留个印记不是会更好吗?——不过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然后这件小事,换来了一个抹不去的伤痕。


金对着玫瑰园叹息。回忆也到此结束。金敛了微笑,将眸垂下。他看着红白交织的玫瑰。又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太阳挂在高空,耀眼的让金不禁的眯住了眼睛。

“啊……今天的天气真好呢……”

金这么说道。然后他也这么想着。

『……时间,差不多到了呢。』
『…我也差不多,该离开了…』

『我要走了,嘉德罗斯会是什么表情呢?他会露出不舍吗?他会觉得心痛吗?』

“噗。我在想什么蠢问题啊……”

『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啦。』
『肯定不会啊。』

『毕竟,』

『他可是嘉德罗斯啊。』

金这么想着,挠了挠头发。他想起晚上似乎要和嘉德罗斯一起去和雷狮还有安迷修吃晚餐。但也就只能现在下定决心了。如果吃了饭,多看嘉德罗斯一眼,八成自己的想法又会被抹消的吧……不可以见嘉德罗斯。金又看了眼玫瑰,然后摇了摇脑袋。金将唇角轻勾,俯下身子,亲吻了白玫瑰与红玫瑰。

“谢谢啦……你们一直陪着我呢。”
“啊…我给你们浇的水还足够吗?会不会太多?会不会太少…?不过看起来你们长的很好!看来不用担心呢。”
“……唔,不过还有件事想要告诉你们。”
“可能从明天开始,就不是我给你们浇水啦……嗯……我会拜托紫堂那家伙的!紫堂肯定能代替我照顾好你们……!!”

“还有就是……”

“我要走了。”

“希望我还可以再见到你们。”

金这么说着。然后又再一度的亲吻玫瑰。是在表达感谢与爱。最后朝着它们招手。像是在告别一同生活了数十年的友人。

“…那么,开始吧。”

金早就制定好计划了。关于…离开王宫的计划,离开嘉德罗斯的计划。

金找来了羽毛笔,他在房里四处看着,发现柜子里有着没用的牛皮纸,于是把牛皮纸拿了出来。他将羽毛笔握在手里,抓耳挠腮,想不出该怎么写告别的话。最后似乎是想到什么了,突然蘸墨唰唰的写了起来。写完后好像还欠点什么,金想了想,还差玫瑰。于是,他将早已准备好的黄色玫瑰拿出。与信封一起放在他和嘉德罗斯的房间的床头柜上。最后又把一束黄玫瑰塞给蒙特祖玛,很认真的对着祖玛嘱咐了些什么后,戴上王冠出了门。

门卫将金拦下,但却发现那是王后。于是将武器收回,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为王后让道。金感叹,自己的身份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有点作用。金出门时,将王冠上的十二颗钻石与最大的那一颗蓝色星星形状的宝石扣下来,放进口袋里。把王冠给了门卫。门卫不明白王后为何要这么做。金这么对门卫说着:王冠是丢掉还是还给嘉德罗斯,都可以。就算卖掉任你们处置也完全没问题。只是请帮我转告给嘉德罗斯一句话,“这些钻石与宝石,总有一天会还给他。”就这样。……唔,抱歉,麻烦你们啦!!门卫呆呆的站着,看着王后离去,才猛地回过神看着手里的王冠。

金在小巷子的角落,把身上的衣服换掉。换成了破破烂烂的布衣。他有必须去做的事情。

『啊…一定会很累吧。』

『唉。真是的,要是嘉德罗斯能稍微喜欢一下我该多好啊——?』

『明明那样,我就根本出不了宫门了嘛。』

金抱怨着。



“哟,看这天气怕是要下雨咯?”

“是呢。”

“喂,嘉德罗斯,你家那位该不会是不打算来了吧?这也太给我雷狮面子了吧。”

嘉德罗斯没有说话,只是瞥了眼抱着安迷修的雷狮。对于嘉德罗斯来说,让他觉得奇怪的只是金迟到了,这一点而已。平常的话,那家伙应该会比自己还要早到。

“为什么要对你的狗那么好。不过是工具而已,用完就扔吧?”

嘉德罗斯这么问雷狮。雷狮到是懵了一下。

“怎么可能,安迷修可是我老……嘶,疼疼疼……咳,我夫人。”

安迷修在雷狮要说出不正经的话语之前狠狠的拧了一把雷狮的腰。雷狮则被迫改口。

“哦,这样。”

嘉德罗斯其实并不能理解。因为,嘉德罗斯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个没有感情的人。倒不如说,他真的是可以被称作人吗?

“喂,嘉德罗斯。我说,你家那位,该不会是跑了吧?”

嘉德罗斯的眼神中甚至连一丝动摇都没有闪过,他直接笑了起来。

“呵……怎么可能。”


——他哪里有这个胆子?

评论(29)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