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 “痴心妄想”『零』

太阳挂在高空渲染湛蓝,柔和金光洒落大地将万物冲洗。两个拥有相同发色的孩子抱着小小的王冠站在巨大王宫的后院。那里除了白色石板堆砌成的亭子外,还有开的正艳的玫瑰。红玫瑰与白玫瑰相互交织,似乎在用绽放来表达着热情。

孩子们低下头颅,而大人们似乎在议论什么,最后定下结局。议论指点过后便分散离去了。徒留二人在那站着。最后,前者走了,后者望着前者的背影,呆呆的愣了愣神,小跑着跟了上去。

————————————————玫瑰,是种神奇的花。

“呜哇……嘉德罗斯!!!等等我嘛!!”

“啧,你很烦人啊。”

“欸——可我们好歹也是恋人啊!”

“无聊的娃娃亲罢了。别来烦我了。”

“唉,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的。”

“啧。”

金跟在嘉德罗斯身后转来转去,嘉德罗斯似乎是被惹怒了。最后朝金吼了句很烦人后就走了。金愣了愣,叹了口气。怎么嘉德罗斯就成了这个性格呢——?

————————————————少年,大概就是最美的时代了。

……

“虫豸。”

“哈哈,那还真是糟糕。抱歉啦。”

“不要得意忘形。”

“我明白了,王。”

————————————————万物,应当奉他为王。

“你想要怎么做。客人。”

“盖掉它吧。”

“要选择形状吗。”

“玫瑰吧。”

“……好。”

————————————————老板,也只是遵循客人要求而已。

“他没有来找我。他也不会来找我。”

金叹了口气。

“嘛,也对。毕竟写了那样一封信。嘉德罗斯肯定会生气的。”

金笑了笑。

“那……出发吧——”
“第一个地点,我记得…是游乐园对吧?”

金伸手压低了帽子。

————————————————胡言,他并不是在体会绝望,而是在习惯。

“冰川公园…酒吧…话剧衣服……好啦,全部打上勾吧。”

金阖住眸子回忆片刻,伸手用白灰在自己的头上抓了几把。

“…去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吧。去一个不会觉得冷,不会觉得饿。…胸口不会觉得疼的地方吧。”

金喃喃自语。

————————————————心魔,才是那个最无法战胜的病。

其实生病的不止一个人。同时具有心魔的二人。等一切都被发觉的时候已经太晚。如果一切都能再早一些,或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吧。

但是、抱歉啦!嘉德罗斯……

“……因为啊……”

“要来不及了呢。”

评论(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