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遇见你算我倒霉『二』

*雷安ABO

安迷修这边总算折腾完了,心中的那股躁动总算压制下去了。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原因,人家omega发情期一到都变得娇滴滴的,柔弱的不得了,一推就到。但偏偏到了自己这里,身体就会变得奇怪。每次安迷修的发情期来的时候,安迷修的脾气都会变的异常暴躁,总是想毁点东西或者是揍人。刚刚也是,为了不伤害金他们,才急忙转移回家。——这也是安迷修不去找Alpha标记他的原因。因为没人标记得了他。

年幼的安迷修,靠的是师傅的暂时标记才一直长大,直到身体开始可以服用和注射抑制剂,他才开始让师傅停止暂时标记。但是师傅还是不放心,因为长期使用抑制剂不仅会导致发情期紊乱,还会导致身体机能崩塌。所以,事实上,安迷修真正开始持续使用抑制剂的时间是他离开师傅,来参加比赛时。师傅告诉安迷修,像他这样的omega在世上也存在,但只是太少了,没人知道该怎么去解决,但不用担心,只要找到属于自己的Alpha就好。

安迷修想着师傅的话,叹了口气,停止了手上注射的动作,将针管收起来放在床头柜上,躺倒在床上蜷缩着。他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睡前再看一眼手机好了——这么想着的安迷修拿出手机,点开了凹凸论坛。然后他觉得这个世界待他不善。

“……卧槽。”

安迷修唰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他只觉得现在脑子乱成一团。什么鬼???这个消息是谁发出去的……??!!金吗?不可能的……就算他告诉格瑞,格瑞也对自己没兴趣。那会是谁?雷德,蒙特祖玛……?安迷修叹了口气冷静了会儿。他现在对是谁发出的消息,已经不在意了。他现在在意的事情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omega本来就是弱势,现在被发现自己是omega,必然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如果这样的话……就必须隐藏自己。安迷修得藏起来。更何况他现在还在发情期中。

凹凸论坛上的这个消息被顶在首页置顶,一直没有消下去过。而这段时间,大赛第四和大赛第五出奇的安静。安迷修是因为暴露了身份,而在家里闭门不出。而雷狮不同,他是因为找不到安迷修,觉得无聊,但又没什么事儿可做。卡米尔还能跑去找那个蓝衣服大呆毛的小子吃甜点,帕洛斯和佩利两个人各自玩的也是蛮开心。雷狮自从知道安迷修是omega之后,先是心态崩塌,然后坐立不安,最后开始有些怀疑人生。他想起安迷修说过:排名不代表一切。现在他算是知道了,要是安迷修是个Alpha,那他雷狮岂不是会败?这事儿越想越糟心,不行,安迷修不出来,那就想办法让他出来就好。雷狮挑了挑眉,然后想起了那个大赛新人。金。

安迷修百般无聊,除了待在家,他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办法去避免和其他参赛者接触。安迷修刷着论坛,没一会儿就有一条新消息出现了。

#大赛第四挟持新人,口中大喊“安迷修滚出来,否则我就杀了他”,然而旁边的大赛第一和第二已经将武器对准了大赛第四,战争一触即发!大赛第五究竟会不会现身呢!!!#

刷完了论坛的安迷修对此只有一句话。

“雷狮,我问候您老母。”

安迷修看了看床头摆着的针管,他才注射完抑制剂没多久。看来还行。于是便起身,去往凹凸大赛的中心广场。雷狮和格瑞,嘉德罗斯,还有金。应该还在那里。安迷修一路上都在叹气,鬼知道他怎么会认识雷狮这种恶党。如果不是现在是特殊时期,安迷修真想上去对着雷狮的脸就是两巴掌。然后给他来个完完全全的制裁。俗称,搞狮。

晃晃悠悠的,也走到了广场。安迷修站定脚步,四周环视了一下。当他发现自己一来广场,金就被雷狮放开时,多少也有了头绪。对面的雷狮紧盯安迷修,像是在看什么自己从未接触过的奇妙生物。

“喂,安迷修。”

“……什么事。”

“……你,真的是个omega……?”

“嗯。”

对于如此坦诚就交待了自己身份的安迷修,各大报社记者表示不能放过。该拍的拍该录的录。雷狮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咔嚓掉落。然后表面还是不动声色。格瑞和嘉德罗斯在一旁双眼互瞪,金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只好跑来参观安迷修和雷狮。

“恶党,这算是被你抓了个把柄。是我失策。所以,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为了把我引出来,甚至专门利用金。不给我满意答复的话,等我休息一段时间,就制裁你。”

“哦?好啊,来啊。……什么,休息一段时间?受伤了?”

“与你无关。”

“啧。”

在听见“与你无关”四个字时,雷狮莫名的感到火大。干脆眉头一皱。正准备动手,但他突然想起,安迷修是个O!而自己是个A!这哪里用得着大打出手啊?雷狮挑起唇角,扬了扬眉。他将雷神之锤收起,只是直了直腰。然后在与安迷修目光相对的一瞬间散发出巨大的海洋味的信息素。雷狮的信息素,是海洋,是大海的味道。但却一点都不柔和。它充斥着肆虐与暴戾。巨大的海水既潮湿又闷的令人窒息,夹杂着咸腥与躁动感,而这种气息瞬间充斥了整个广场。安迷修哪里招架得住?况且他本身还是处于发情期的状态。而一直在旁观的金却在嗅到雷狮的信息素前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牛奶味和雏菊的味道。是格瑞和嘉德罗斯的信息素。金也是个omega,格瑞和嘉德罗斯专程帮忙隔绝雷狮和安迷修的对战场合。只是为了金不要受影响。虽然,这没什么用。这两个傻子,是不是忘了自己也是Alpha啊?两种A的信息素,足以让金面色泛红,双腿颤抖了。不过,好在这两种信息素隔离了雷狮的海洋味。否则的话,金或许立刻就会倒下了。金身上溢出了淡淡的水仙味,似乎要进入强制发情。格瑞看了看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脸上露出一瞬的不耐烦,但还是点了下头。这似乎是两人第一次意见相同。他们决定,得先把金带走。于是格瑞抱起金,三两下撤离了广场,嘉德罗斯紧跟其后。

巨大的海浪味道充斥着安迷修的整个鼻腔,他只觉得自己呼吸不上来,胸口开始燥热,浑身发软发酥。他本就处于发情期,虽然打了抑制剂,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想不强制进入发情期都难。更何况周遭有几个弱势的A已经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安迷修用了全身的力气,让自己站稳,他不断的呼着气,身上的信息素味也开始慢慢透露。是青草。青草的味道,带着雨后湿润的泥土气息,却又不缺少阳光下的那份滋润。雷狮昂着头微笑,似乎很满意对方的动作,但雷狮不知道的事情是:发起情的安迷修,更可怕。安迷修与其说是在压制发情,倒不如说是在拼了命的抑制心中那股躁动,和暴戾因子不断的起伏。雷狮全然不知,甚至还在挑衅。

“怎么了?你身为一个omega,和我打到现在,很厉害嘛。今儿不打了?哎哟安迷修,你说,我怎么,没早点发现?你是个omega——这件事?”

安迷修觉得雷狮真是神烦。

“不说话可不太好吧?你的那什么骑士道,不是说得尊重人吗?”

“对于你这样的…恶党…没必要。”

安迷修说话还有些颤抖,尾音有着些许上扬。声音带着刻意的隐忍和沙哑,雷狮随意瞥了一眼凑过来看热闹的Alpha。有几个对于这样的安迷修,早就蠢蠢欲动,看向他的眼神炽热又下流。恶心极致。雷狮的眉蹙了起来,总觉得心中莫名不爽快。但雷狮也懒得去搞懂原因。

“你到底有什么事?”

“没事啊,想你了,叫你出来,见见你呗。”

“……我回去了。”

“哎,等等。”

雷狮凑过去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然后直接勾住了他的脖子。压根没看安迷修脸上是什么表情,还在自顾自的说着专门骚扰安迷修的话。等雷狮低头看安迷修的表情时,已经有点晚了。安迷修的双颊上略微泛着粉色,口中呼着湿气,眼里多少带着湿润,更多的则是情欲。雷狮心里一紧,差点招架不住。问题是,安迷修这家伙发情期,和其他omega完全不一样啊!而雷狮也不知道这点。雷狮刚想伸手按住安迷修的头,位置就在一瞬间转换了。视线从平视对方变成仰视,安迷修把雷狮推倒了,按在自己身下,雷狮的肚子上坐着安迷修,雷狮觉得,自己今天算是玩大了。

“……安迷修,你不是吧。”

对方没有任何回答,取而代之的是,安迷修低下头,猛地咬上雷狮的脖颈。没有亲吻更没有舔舐,狠狠地咬了一口。连血液都流了出来,就算整个口腔里都是血腥味铁锈味,安迷修还是没有松口。雷狮这边被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身上的人怎么推都推不开。

“…啧,妈的…”

雷狮被逼急了,一脚将安迷修踹开。雷狮抬头看向安迷修,安迷修朝着一旁的地上吐了口夹杂着血液的唾沫,又将双眸对上雷狮的。雷狮一看,心里一句卧槽。这哪里是情欲,这眼神完全就是野兽的眼神啊。雷狮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还清楚,就算开干也不可能是在这广场正中心干。他过去狠狠的搂着安迷修,也不在乎对方咬着自己的手臂,只是先将自己和对方传送到自己的房间里。雷狮海盗团的住宿,意外的干净,没有太乱。雷狮觉得,进入发情期的安迷修就像佩利,太喜欢咬人了。

“妈的,你这是发情期吗。”

雷狮开始怀疑人生,然而对方根本没给他这个时间。安迷修凑上来将雷狮推到在床压在身下,俯下身子对着自己刚才啃咬过的地方又狠狠地咬了口,然后对准还在流血的伤口用舌尖扫过。疼痛让雷狮打了个激灵。高傲的皇子,狂妄的海盗,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雷狮和安迷修扭打起来,安迷修扯着雷狮的衬衫,雷狮拽着安迷修的头发把他按在床上,安迷修扭着身子,上来就对着雷狮的脸就挥了一拳。雷狮的忍耐也到了极限。他把安迷修的脑袋狠狠地按在床垫里,然后俯下身子开口道。



安迷修,你他妈最好老实点。


否则老子操死你。

评论(26)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