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十八』【BE结尾慎入】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金说:我要放弃了。关于喜欢你这件事。

而嘉德罗斯却说:我爱你。

时间总是这样,它能够带来一切,也能够带走一切。这无尽流逝的时间,永痕不变的爱恋,以及极力想要忘却的情感。

一个月。

金休息了一周时,身体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他没有去找嘉德罗斯。一直没有去。直到现在,离那天过去了一个月了。金还是没能去魔界寻找嘉德罗斯。金害怕,他害怕嘉德罗斯会拒绝他。而后者却正好相反,嘉德罗斯巴不得金能来找他。因为嘉德罗斯说过,他不会再去打扰金。如果金不来找嘉德罗斯,那么嘉德罗斯永远也没有理由再去和金碰面。一想到这里,嘉德罗斯就会忍不住咋舌,然后又继续陷入睡眠。嘉德罗斯一个月闭门不出,也不曾出过自己的房间。饭菜是雷德送来的,放在门外,过上几个小时再来拿。只是唯一不变的是,饭菜送上去是什么样,拿下来还是什么样的。要说没吃,也不对。多少吃了两口,然后就再没动过了。

金想起格瑞说,让自己去找嘉德罗斯。金一直在犹豫,最后一直拖到现在。秋看着自己的宝贝弟弟自从回来后,就变得多愁善感,脸上的微笑也少了很多。自然是心疼的不得了,但是,情感上的问题,她又能怎么帮他呢。

“金。”

“嗯?姐姐?怎么了?”

“你去魔界吧。”

“……诶。”

“去找嘉德罗斯吧,好吗?”

“为、为什么啊…姐姐……”

“你这副样子,姐姐怎么看得下去啊?哪怕是最坏的结局,也去告诉他吧。姐姐平时是怎么教你的?遇到这点小困难就退缩的话,以后长大了还怎么保护姐姐?”

“姐姐……可我……”

“可你什么?金,我可从来不记得自己有个胆小鬼弟弟。”

“不是的!姐姐……我不是胆小鬼……”

“多说无益,证明给我看。”

“只是…姐姐…我累了。我已经,不想再去喜欢嘉德罗斯了。姐姐……我想放弃了呀。因为喜欢他呀,真的是、——太累啦。”

秋看着自己的宝贝弟弟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心里一揪,只能说出安慰与鼓励的话语。

“即便如此,也要告诉他不是吗。不然的话,心里的结,无论如何都解不开吧?”

“……嗯。”

“金,姐姐的最大愿望是你能够过的幸福,过的好。姐姐是为此成为的六翼天使,也是为此将你的力量封印起来。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姐姐都会支持你。所以,去吧。”

“姐姐……为什么……你……”

“……噗,这还用问吗——?因为金是我引以为豪的弟弟呀,而姐姐我呀,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弟弟。因为,我是你的姐姐啊。”

『因为,我是你的姐姐啊。』

这是金自幼开始就一直听着的话语,因为是弟弟,所以金从小就被保护着。因为是姐姐,所以秋无论何时都会挡在金的身前。金突然哭了。而秋依旧保持着一贯的微笑,似乎这样微笑下去,就能给自己的弟弟一些力量。金用手背狠狠的抹了把眼睛,擦掉眼泪后点了点头。他对秋说:好。秋伸手摸着金的头发,是在鼓励他。

金回了趟登格鲁,回到家中换了身衣服。便起身去魔界,穿过玫瑰园时,金呆愣住了。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是被嘉德罗斯扛在肩上,他还记得自己伸手想要去触碰玫瑰时,被嘉德罗斯狠狠地呵斥了。金轻轻勾了勾唇角,扬起一个微笑。当他走进嘉德罗斯的城时,他还记得,自己的双脚踩到圣王地界的第一步,是在嘉德罗斯的城堡。金的目光环绕一楼大厅,一切都没有变,和那时一样。他还记得嘉德罗斯第一次对他做了什么,他记得嘉德罗斯掐着他的脖子将他甩出去,他还记得自己的背撞在了哪个柜子上。金是个路痴,但他还记得这座城堡里的每个房间的位置。这个城堡的地图,就像是烙印在他的记忆深处了一般。他走到二楼,最拐角处的那间房子。他还记得这里是那个红发青年带他来的地方,他第一晚住的地方,他还记得这间房子里有多少灰尘,第一次触摸门把时的冰凉触感,第一次在这间房子里聆听鸟鸣时觉得不可思议。一切的一切,他都还记得。金伸手,转动门把,推开门走了进去。他看见那块木板还在原位,他坐在木板上,他还记得自己在这块木板上哭的次数,他还记得第一次哭时隔天嘉德罗斯的态度,也记得后来哭时嘉德罗斯扔给他的毯子。金一扭头,望向唯一的那扇窗户。他还记得,第一次透过窗户去看外面的树木,是为了聆听鸟鸣声,他也记得,第二次去透过窗户看外面,是为了不想让泪水流出来。虽然最后完完全全失败了。他哭的两眼发肿,而嘉德罗斯烦躁的表情,他也都记得。

『还好还好,马上…就会忘记了。』

金叹了口气,起身挠了挠头。往嘉德罗斯的房间走去。嘉德罗斯此时正在房间里,他已经很久没怎么吃东西了。嘉德罗斯满脑子都是金。他想起第一天金的乖顺,想起金的微笑,想起金的湛蓝眸子。他想起那时金当着那么多元老的面说他是个温柔的人,他想起当时民众们惊讶的表情,也想起那个少年脸上的得意。他想起那时候金拉着他看电影,自己却被一个假的鬼给吓到。他想起金给他做的巨大蛋糕,即使自己不喜欢吃甜食,却在反驳的话语说出口的瞬间被一颗草莓堵了回去。他又想起自己在昏昏沉沉准备睡觉时,金毛的渣渣缠着他要给他念故事,他在白雪公主与丑小鸭之间选了丑小鸭。嘉德罗斯都还记得,因为他和金一样。从未遗忘。嘉德罗斯一想到金,神情就会不自觉的柔和许多,眼中的温柔是外人从未见过的世外风光。每当嘉德罗斯看向金,那双金色的瞳孔就好像要滴出水来一般,冲洗着万物。他还没有想完,房门却被推开了。嘉德罗斯背朝着房门,他以为是雷德又来送饭,他摆了摆手,用着几近沙哑的嗓音开口道。

“雷德吗,我说过了,我不吃东西。如果是送饭菜的话就下去吧…我还要休息。”

站在门口的金一愣,他没有想到这种沙哑的嗓音会是从嘉德罗斯的口中发出的。嘉德罗斯的话语断断续续,好像说完这句话,就已经用了全身的力气一般。憔悴到了极点。金强忍着心中的那股痛意,将门关上,但人却没有出去。

“嗯?怎么不出去,雷德。怎么了,有事要说吗……?如果是工作的话,就放在桌上吧,文件什么的我会批完,你记得…咳咳,记得下午来拿。没事的话,就出去。”

金听见嘉德罗斯的咳嗽声,不禁开始思考着在床上缩成一团的嘉德罗斯。总觉得他消瘦了很多,他刚才也说,不吃东西。难道……这么久以来,嘉德罗斯他…基本没有吃饭吗?嘉德罗斯有些不耐烦了,雷德居然一声不吭,他准备转身,但实在没有什么力气,便一动不动,等着雷德自动离开。金轻车熟路的,从嘉德罗斯的房间里找来了杯子,给嘉德罗斯接了水。然后端着杯子,努力的不让自己的声音发出颤抖。金说。

“……请喝点水吧。嘉德罗斯大人。”

嘉德罗斯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他看见了谁呢,那个日思夜想的人,眼圈有些泛红的人,还会是谁呢。是金。嘉德罗斯就和那时的金一样,认为自己太饿了,饿出幻觉了。他笑了。他说。

“太好了,如果这是梦的话,我希望我能够永远不要醒来。这样,还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金没有说话,他低着头。最后将水含在了自己的口中。走到嘉德罗斯面前,坐在他的床上。金凑过去,把唇瓣覆盖在他的唇上。嘉德罗斯一愣,啊,原来不是幻觉啊。金笨拙的不知该怎么办,小心翼翼的把嘉德罗斯的唇撬开,将水渡了过去。自己却被呛得咳嗽。唇瓣分开时,嘉德罗斯抚了抚自己的唇,又看了看金。

“……啊,不是梦啊。”

“…嗯…”

“抱歉呐,让你看见了这样的我。”

嘉德罗斯突然的道歉,让金的堡垒几乎崩塌。金看着嘉德罗斯,黑眼圈的出现代表着他的睡眠,消瘦的身形代表着他的身体差到了极点,他还在不停的工作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金突然开口。

“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愣了一下。他回想起金一直都是这么叫他。他激动了一下,但却没有力气再将他拥入怀中。

“我……有事想说。”

“……嗯。”

金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将气呼出。嘉德罗斯安安静静的,背靠着床板听着。

“我啊。一直以来,都很笨。笨拙,没用,又总是给你添麻烦。”
“但是呢,嘉德罗斯,我啊……最喜欢你了。”
“因为最喜欢你,所以……”


“所以……我要放弃你了。”


嘉德罗斯的心抽了一下,眉毛也拧成了一团。


“这样,就好……对吗?这是最好的选择了……对吗?嘉德罗斯。”
“这样的话,你一定会很开心吧。少了个缠人的渣渣。没有人会惹你生气……没有人会缠着你不放……没有人会给你添麻烦……”
“你会,很开心的吧。而且啊……喜欢你什么的……真的是,太累了呢。”

“我爱你,嘉德罗斯。”

金的唇角是扬起来的,可是泪水却是向下掉的。嘉德罗斯伸手,抚摸着金的眼角,帮他拭去泪水。金的肩膀不停的颤抖,他一遍遍的重复着:“抱歉”和“我爱你”。金觉得,在这个世上,恐怕再也不会有任何人能像嘉德罗斯这样让他觉得难过,心痛了。嘉德罗斯也不好过,他抿着唇。嘉德罗斯多想告诉金:我不介意。我想让你继续烦我,想让你拉着我看那些幼稚到不行的电影,我想让你给我做我并不喜欢的甜品,我想让你接着给我讲那些我从未了解到的童话故事。嘉德罗斯说,为什么两情相悦却不能够在一起呢。金又哭着开了口,他问嘉德罗斯。

“你还记得我给你讲的故事吗?”

“嗯。丑小鸭。”

“嘉德罗斯,你那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还记得吗?”

“我还记得。我问你,丑小鸭幸福吗。你回答我,幸福。”

“你还记得,你后面说了什么吗?”

“后面?”

“嘉德罗斯,你说:即使是幸福的,可它前面受的委屈就能抹消了吗?”

嘉德罗斯唇瓣分合了下,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是啊,这么看来,金和那个丑小鸭,又有什么不同?即使现在两情相悦了,互相深爱着了,那么,他以前受的委屈就能被抹消吗?自己掐着他的脖子将他甩在衣柜上,他的皮肤上满是淤青,他为了自己跑到恶人巢穴差点因此丧命,他听见了自己对他撒谎说格瑞比他要优秀的多了。这些,一切的一切,都能抹消吗?不能。

“嘉德罗斯,谢谢。”

金又一次凑了过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嘉德罗斯的唇瓣。金说:嘉德罗斯,谢谢你。能够喜欢我,爱我。

嘉德罗斯点了点头,他说:嗯。

金从床上站起,他要走了。又一次的。嘉德罗斯想伸手抓住他,却没有任何办法。金说,要嘉德罗斯照顾好自己。记得吃饭,记得不要过度工作,记得要善待自己的身体。无论如何,身体只有一个。他要嘉德罗斯吃些蔬菜,要嘉德罗斯营养搭配,不可以只吃肉。他想了想,又说,要嘉德罗斯对待部下们温柔些,不要总是一副恶人相,不要一直都那么高傲,这样会吓跑喜欢他的人的。嘉德罗斯听这这些话,本该是开心与喜悦,但嘉德罗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喜欢我的人,决不会被我吓跑,就像你一样。这样的话,他却说不出口。金背对着嘉德罗斯,挥了挥手,便推门走了出去。

金走了后,嘉德罗斯一下瘫软在床上。他已经太久没吃东西了,体力不支。他觉得脸上有点温热,便伸手去触碰脸颊,却在下一秒就愣住。是眼泪。他会哭?他嘉德罗斯会哭?他身为一个高高在上,浑身都透露着傲气的魔王,他会哭?他居然哭了?这是一件多么荒谬的事情。魔王居然会流眼泪。嘉德罗斯抱紧被子,将脸深深埋进被子中。这副姿态,绝对不能被看见呢。——身为魔王的尊严,还请让我捍卫住吧。金是哭了一路的,他用手抹了一路的眼睛,导致回去见姐姐时,眼睛已经是肿的了。秋心疼的不得了,但这种事情,正是因为姐姐,所以才不好插手。秋只能回到房子里,坐在床上努力的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丹尼尔回来时,看到秋不在状态的样子,马上就猜到了秋在想些什么。丹尼尔轻轻的叹了口气,抱住秋后开口道。

“在金面前就算了……你是姐姐。在我面前,你就是个三岁的小姑娘。好啦……肩膀借你。”

秋看着丹尼尔,沉默的将头靠在丹尼尔的肩上。丹尼尔觉得没过多久,肩膀那里就有些湿润,他一言不发,把秋揽在怀里。

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重复着深呼吸。可是,无论什么深呼吸,心中的那股压抑,却无论如何都抹消不掉呢。——真奇怪啊。


——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金再也没见过嘉德罗斯。因为魔界和天界冷却了很长时间。虽然双方的王并没有出现任何隔阂。只是,突然间,魔王再也没来过天界。

金偶尔会听见神使大人们说起关于魔界的事情。听说,魔界现在一切安好,而魔王唯一不同的便是性情大变。据说,魔王突然变得好了很多,磨去了戾气,收敛了高傲,舍弃了狂躁。虽然从未微笑,但行事却成熟了很多,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有一次,金偶然听说,魔王对待下属似乎温柔了许多,不会动不动将部下置于死地。他想起自己那天说:嘉德罗斯你啊,对待部下温柔些吧,不要总是一副恶人相,会吓跑喜欢你的人的。

“……呼,原来是这样啊。”
“……嘉德罗斯……谢谢。”

金听完这些,挠挠头,转身离去,假装自己没有听过那些人提起的事情。

凯莉说,有一次魔界采访魔王,询问关于王妃的事情。嘉德罗斯是这么回答的:那个人还在。虽然不在我的身边。但却还在我的心里。对于我来说,只要他能幸福,那么……我就心满意足了。凯莉每说一句,金的心就抽痛一下。后来直到鬼狐天冲来了,带凯莉回家,金和凯莉才结束了这段对话。

后来?哈,后来啊。


只是听说,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魔王,再未提起过任何有关于伴侣的事情。只是埋头于工作,就像是为了刻意遮掩什么一般。


而天界的某个金发少年,依旧与银发少年为伴,只是身旁偶尔会多一个口中含着棒棒糖坐在粉色月亮上的姑娘。


天空依旧晴朗,太阳洒着的金光。


“呜哇——今天也是好天气呢——!”

金发少年这么开口道。


END.

评论(24)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