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十七』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魔王…大人?』

嘉德罗斯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那个渣渣从没用这么生疏的名称叫过自己。哪怕再生气,也会叫自己的名字。可这该死的称呼算是怎么回事?他说什么,梦里?对、没错、一定是这样的,因为他是觉得在梦里,所以才会这么叫自己。嘉德罗斯摇了摇头,定了神后径直走到金的面前。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嘉德罗斯开口道。

“这不是梦。醒醒。渣渣。”

金以为自己中了维德的一击后就已经与世长辞了,他甚至觉得眼前这个告诉自己“这不是梦”的嘉德罗斯也是梦里的东西。但金发现,他肩膀上受到的触感是那么真实。金猛地一怔,然后伸手上去把嘉德罗斯的手打掉,瞳孔中闪过一丝恐惧,然后又化为平淡。嘉德罗斯也愣了,他没想到金会把他的手打掉。金想起那天晚上嘉德罗斯对自己做的事情,就止不住的有些颤抖。金喜欢嘉德罗斯,金也害怕嘉德罗斯。这对刚认清自己内心的嘉德罗斯来说,是一种别样的折磨。

“…喂…渣渣。你什么意思。”

金被对面的人提出的问题噎住,唇瓣分分合合,最后只用着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问到。

“不是梦吗?我还活着。是你治好了我吗?”

“是。”

“这样啊……”

金这一瞬间竟不知该喜悦还是苦涩。于是他起身,本该出于本能的去拥抱嘉德罗斯,他多想对着嘉德罗斯大声喊到:谢谢。然后去拥抱他,如果嘉德罗斯没有反抗的话,金甚至想去踮脚轻轻的吻一下嘉德罗斯。

但他没有。

金起了身,站在原地呆了一下后,突然在嘉德罗斯面前单膝下跪。努力克制着左胸膛传来的疼痛与酸涩,又尽了全力遏制自己的嗓音,让它听起来没有那么颤抖。金说。

“感谢您。嘉德罗斯大人。”

他说,感谢您,嘉德罗斯大人。像是刻意的一般,在大人二字上加了重音。似乎是一定要区分开他和嘉德罗斯的地位差距。而嘉德罗斯呢?嘉德罗斯觉得浑身的力气似乎都在一瞬间被抽光了,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腿有些发软。日思夜想的人瞬间和自己陌生了许多,不,甚至不能说是陌生了许多,而是说他们完全成为了陌生人了。嘉德罗斯的手有些发抖,他伸手,想要去抚摸金的头发。金却一偏头,躲开了。嘉德罗斯还在震惊中没缓过来,他就又接着听到一声细小的声音。

“嘉德罗斯大人,请不要随便碰我。会、会…会脏了您的手。”

……什么。他在说什么?

“而且您也很反感触碰别人,请不要随便碰我这样的蝼蚁。”

他什么意思?

“会被人误会的。”

被人误会又怎样?

“请您和格瑞回魔界,好好的过日子吧。”

不、不是这样的……我喜欢的不是格瑞……

“受伤被治好的这个恩情,等我恢复精力,我会还您的。”

不用还,不用还啊?这是我该做的啊……是我应得的……

“嘉德罗斯大人,现在我好了,有劳您费心。您请回吧。”

为什么。为什么要赶我走?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吗。你就这么恨我吗。因为我侵犯了你,因为我把你和格瑞作比较,所以你恨我了吗?你不想见到我,是吗……?

“哈哈,大人,怎么不说话…?”

……不要笑啊。在这种情况下…不要笑啊……我不喜欢格瑞,我喜欢你啊。所以请你、拜托你,……求你。不要让我走啊……

嘉德罗斯不好过,听了金的一番话后,彻底体会到内心被抽空的感觉。谁知道金说出这番话,又用了多少勇气。嘉德罗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恐惧。不是因为敌人的压迫感,不是因为自己的力量暴走,而是因为害怕失去重要的东西。嘉德罗斯收回了自己的双手,放在身体的两侧。就像是格瑞当时压制自己的双腿一般,他在克制不去拥抱金。

“啊……这样吗。”

“……是。”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

“……嗯。”

“格瑞还给你,我不需要了。我需要的人,或许已经不会跟我走了。”

“什么……”

“渣渣。”

“嗯?”

“那天晚上是我过分了。侵犯了你,是我错了。抱歉。”

金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他不明白嘉德罗斯现在道歉是想怎样。希望自己原谅他吗?其实自己压根就没有十分的生气,当见到嘉德罗斯时,什么生气,什么悲伤,明明全都甩开了。只要见到嘉德罗斯,自己就会开心起来啊。嘉德罗斯说着自己的确要做的事情,只是露出个嘲讽的微笑。不是给金,是给他自己。他在笑自己的不坦率,在笑自己的不诚实,在笑自己的残忍和过分。

“……还有最后一件事情。”

“请讲,嘉德罗斯…大人。”

“金。”

“……诶?”

金是第一次被嘉德罗斯叫名字。条件反射的身体抖了一下,金抬头看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整俯视着他。金色瞳孔对上湛蓝双眸,混合出的颜色是既柔和又透彻的别样的美。金看见嘉德罗斯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自嘲的微笑,像是在嘲笑自己的无能为力一般。最后,金的大脑发懵。他听见嘉德罗斯这么说到。

“格瑞说,我不喜欢你。他曾叫我自己去思考,我对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我发现,我的确是喜欢格瑞的。”

“……嗯。”

“但我爱你。”

“……诶……”

“嗯。我爱你。”

“嘉德罗斯…大人?”

“还有…再见。我不会…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如果你不想见我,我就不会再来找你。……再见。”

『等等——!不要走!』

本该是这么喊出来的。金却没能发出声音。他看着嘉德罗斯朝他微笑,最后转身推开门离去。金还瘫坐在那里,未缓过神来。格瑞进来的时候,发现金瘫坐在地上。他蹙了下眉头,二话不说将金一把抱起,放在床上。他很清楚,也很了解,他知道自己的发小经历了什么。金在颤抖,格瑞只是无言的将金拥入怀中。

“……格瑞。”

“我在。”

“……为什么……”

“……”

“为什么我……格瑞……我、我是不是……我是不是……”

“不是。”

格瑞把金拥的更紧,他伸手拍着自己青梅竹马的背,一边坚决的否认了金的那个想法。金抱着格瑞,格瑞感觉肩上一湿。以金的性格,本来就闹腾的性格,会让人觉得他哭起来也是吵闹的不得了。但事实上正相反,金哭起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安安静静的,就像是整个人不存在,消失了一样。所以这种哭法……才更让人痛心。格瑞伸手扣住金的后脑,让他往自己的肩那又钻了钻。金一直哭,格瑞则一直保持沉默。后来,金哭累了,格瑞的肩膀那里的布料湿了一大片。金问格瑞。


“…呜…格瑞……我……真的不是对吗?真的,不是那种差劲的人……真的不惹人厌……是吗?”

“是。”

“那为什么、为什么他……为什么……”

“……金。”

“嗯?”

“去问不就好了吗。”


格瑞不想让金见嘉德罗斯。但他没有办法。他知道这两个人两情相悦。他也不想做中间拆散他们的人。


“……不行的。我……不能见嘉德罗斯……”

“他对你说了什么。”

“他说他爱我。”

“那你呢。”

“……可能也……也……爱他……”

“呼……这样就好。”

“……嗯?”

“金,等你养好伤。恢复了精力。去找他吧。他不会不想见你的。或许,他想你已经想到发疯了。……你不要拒绝他。”

“…唔…嗯…”


格瑞没有说话,只是又把金抱得紧了点。而刚从医务室走出去的嘉德罗斯散发着肉眼可见的低气压,面容没有一点表情,甚至连平时挂在脸上的挑衅神色也一点不见。嘉德罗斯多想趁着刚才去和金多说说话,他想知道这么多天,金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他全都想知道。关于金的事情,他全都想知道。嘉德罗斯带着这股低气压回了魔界。一路上就连部下都没敢打招呼,雷德自动退到了一旁。嘉德罗斯回了城,大关城门。直接窝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待到晚上,连饭都不吃了。嘉德罗斯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全都是金的身影。没有愤怒,没有傲慢。这次留下来的是不安,悲伤,孤寂,与愧疚。魔王头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又像是感慨,魔王突然笑了。


“呵……这就是苦涩吗。好疼啊……”


嘉德罗斯这么说着,用手攥紧了心脏前的那块布料。


“……我想你了。”
“我喜欢你……。”
“…我爱你……。”


这种话语。这种该死的,没能提早说出的话语。如果金在这里,那么,嘉德罗斯无论说多少次,都没有关系。


这些话是为他准备的,他嘉德罗斯的心也是为了他准备的。


“……我爱你。是真的。”
“……你能回来吗……?”


嘉德罗斯对着天花板提出疑问。回答他的是一阵死寂。


“也是。你已经不会再回答我了。因为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晚安。”


嘉德罗斯阖住眸子,依旧保持着搂着金的姿势,昏沉睡去。


“我也…爱你。抱歉…可能,这句话在也没机会告诉你了。如果我去找你,你一定不会拒绝我对吗?那我要去找你,告诉你,我也爱你。还来得及吗——?格瑞说,来得及。可我,没有再去找你的勇气了。”

“嘉德罗斯,喜欢你好累啊。爱你也好累啊。”

“我可不可以……”


“放弃了呢?”


“爱你真难,可我要放弃你了。”

“……你一定很开心吧。”

“少了个烦人的渣渣。”


金对着天花板这么说着。露出一瞬悲伤神色,又转瞬即逝。金抱着枕头,蒙住自己的脸。枕头上还有未褪下去的深色小窝。那或许是泪水掉在枕头上形成的。


金说:我要放弃了。关于喜欢你这件事。

嘉德罗斯说:我爱你。



时间啊。你是多么有趣的存在?

评论(27)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