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十六』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太阳还没完全将天空渲染,云遮住了大片太阳,天空显得阴沉沉的。格瑞和嘉德罗斯动身出发。其实距离并不远,走的快些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能到。秋和丹尼尔还有鬼狐天冲早已在目的地等待着了。当格瑞和嘉德罗斯同框出现在秋的视线里,秋隐约察觉到了不对。丹尼尔看着自己小姑奶奶看嘉德罗斯的眼神不对,便也将视线也转移在嘉德罗斯身上放了片刻。嘉德罗斯承受着二人的视线,本该烦躁,却莫名的一声都发不出。

“走吧。”

丹尼尔开口。他在昨晚就召集好了人手。部下都隐藏在森林浅处,只要丹尼尔和秋一行人开始进入,部下们也会随着丹尼尔他们的脚步一同向前。格瑞点点头,鬼狐天冲戴上了面具,嘉德罗斯依旧默不作声。秋轻叹口气,总之现在先去救人要紧。朝着丹尼尔点了点头。

一行人开始进入森林。而凯莉一晚没睡。俏皮的脸蛋上多少带着些憔悴。眼睛周围有些发暗,是黑眼圈。她打了个哈欠,继续观察着金的状况。金的伤口已经被布料简单包扎,只是半边银发还没褪去,头发一半是金色,一半是银色。看来眼睛也很有可能是恢复了一只。总归来说,恢复总比不恢复好。凯莉已经想的差不多了,金昨天的“暴走”很可能已经摧毁了大部分敌人,也就是说丹尼尔他们今天的进入基本无风险,大概会一帆风顺。既然如此……。

“老骨头,向反方向走,丹尼尔大人他们大概已经来了。”

“是。凯莉小姐。”

丹尼尔这边的确如凯莉所料,一帆风顺。路上的敌人基本为零,数量甚至可以说是少得可怜。基本落单的敌人,都能被丹尼尔的部下在暗处解决。鬼狐天冲四处观察着情况,发现被打倒的敌人几乎身上都有一种奇怪的黑色箭头。而格瑞和嘉德罗斯只是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老骨头是从上空向下看的,它看见了几个人走在昨日凯莉和金走的路上时,便飞了下去。只是没控制好力道,不小心掉在了某个人的头上。

“唔…嗯?老骨头?”

“鬼狐大人。”

“这是什么。”

“啊,丹尼尔大人。这是凯莉的部下…也不能这么说,总之…是凯莉的东西……”

“是的,各位大人好。我来为大家带路。凯莉小姐和金先生现在正在深处的山洞中。”

“那两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秋大人,他们都还活着。但不能说很好。凯莉小姐照顾了金先生一晚上,没有睡觉,所以体力有些不支。”

“喂,那边那个渣渣,你等等。”

“是?怎么了?嘉德罗斯大人。”

“你刚才说那个女的照顾那个渣渣一晚上,是什么意思。他伤的很重吗。”

“是的。嘉德罗斯大人。金先生的腹部几乎全都是血,凯莉小姐昨天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将血勉强止住。后来用了自己衣服上的布料缠绕,以及由我去外摘了些许草药敷上,才好了很多。”

“……啧。”

“昨天的事情,多说一些吧。”

“好的,格瑞大人。”

老骨头边带路,边讲述着昨天的事情。气氛变得多少有些沉重,气压最低的大概是秋和嘉德罗斯了。嘉德罗斯的低气压几乎就要成形,压迫着这里的每个人。但他还在多少克制。而秋那边的低气压彻底化为形态了,站在一旁的丹尼尔觉得自己女朋友的黑色气压马上就要吞噬自己了。一边又暗自在心底下着决心:以后绝对不能惹她生气啊…绝对。在低气压和沉默笼罩的严肃气氛下,总算是到了目的地。凯莉看见老骨头回来了,就出了山洞。发现丹尼尔他们都来了后,刚想张口,秋便俯下身子抱了抱她。

“谢谢你。很辛苦吧?休息吧。”

“……还好。”

“丹尼尔,你和我进去看看金。”

“好。”

嘉德罗斯也想进去。嘉德罗斯想见金啊。想见一见那个自己每晚都能想起的人。他想去见一见那个自己伤害过的人,想去见一见那个哪怕是自己伤害过,却还在为自己着想的人。他想进去,刚迈了一步,便发现格瑞的脸色凝重了不少。嘉德罗斯发现格瑞几乎是在克制,或者是说压制着自己的双腿,不让他们向前走。格瑞知道,现在去见金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他帮不上忙的。这让刚想去找金的嘉德罗斯也停下了脚步。强制的。凯莉见秋和丹尼尔都进去后,才放下心来叹了口气。她昨晚没有睡觉,为了预防敌人突袭,一直坐在洞外,吹了一夜冷风。而且她还把老骨头带来的外套盖在了金的身上。凯莉有些困,头也很疼,朦朦胧胧的晕,视线越来越小,也觉得脚下一软。只是自己并没有倒在地上。

“……?”

“啧。别每次都给人添麻烦。”

“呵,你还会这么好心接住我啊。”

“少自作多情,只不过因为你刚好倒在这边。”

鬼狐天冲这么回答到,凯莉却没能再次怼回去。

“喂…啧。睡着了么……白痴啊她。”

其实,格瑞和嘉德罗斯都看见了。凯莉摇摇晃晃快要倒下时,鬼狐立刻跑了过去把凯莉接住。嘉德罗斯不屑的说了句。

“切,坦率点不好吗。”

哪知格瑞把这话毫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只是这次是说给嘉德罗斯听的。

“呵,坦率点不好么。”

嘉德罗斯被这么一怼,也知道自己理亏。又继续保持着沉默。

“……丹尼尔…你看。”

“这是……”

“我不知道这孩子还记不记得……他四岁的时候,我告诉过他……丹尼尔,你知道,我的力量……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刻在血液里的。金是我的弟弟,自然而然也会拥有,而且……没准会更加强大。”

“是。可这种情况……”

“……我也是第一回遇见。与其说是…把力量运用了……倒不如说是,完全黑化了。”

“……嗯,是啊。”

“呼……或许这是他选择的使用力量的方式。无论如何,只要不是自己的力量将自己伤害,我就不会去阻止他。”

“嗯。”

“丹尼尔,联系一下小黑洞。待会儿带金回去让他看看。”

“好。”

秋将金抱起来,和丹尼尔一起出来。格瑞走过去看了看秋怀里的金,嘉德罗斯也凑了过去。金的半边银发还没能消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腹部的伤口。即使是缠了布料,盖了外套,却还是掩盖不了那一块深色的印子。还有些粘稠的猩红在顺着绷带向下滴落。秋根本无法等待,抱着金走了两步后眉头一皱,展开翅膀直接先行一步。丹尼尔本想一同跟去,但他必须先回到刚才自己来的时候做记号的地方,回收维德和安特。鬼狐抱着凯莉,不敢晃动,害怕把她弄醒。而格瑞和嘉德罗斯早就跟着飞去了。

秋把金带去了小黑洞那里。格瑞和嘉德罗斯跟着一起去了。小黑洞接过金后,把金放在医疗室的床上。小心翼翼的给金开始拆绷带。但血液凝固已经粘在皮肤上了,金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然后闷哼着。秋在一旁看着心疼的不得了。格瑞更不用说。嘉德罗斯突然把头低下了一会儿,然后二话不说,走到小黑洞那,拽着他的手就把他向后甩。

“渣渣们,给我出去。这家伙我来救。”

格瑞的眸光黯了一下,便转身出门。秋自然知道魔王的力量有多强大,点点头,也出去了。小黑洞虽然对于这人的无礼感到气氛,但又无可奈何。没办法,这家伙是魔王啊。只好叹着气,也跟着前两位出去了。顺便还关上了门。

嘉德罗斯这才安下心来。嘉德罗斯伸手触碰金的面颊。还是和那时候一样……软软的。身体也是……和那时候一样。自己日夜所思的人就在面前 ,嘉德罗斯恨不得过去把他狠狠地抱在怀里。可他不能。金还受着伤。嘉德罗斯一看到金身上的伤,就觉得心疼。他想起那个叫做凯莉的女人的部下,那块奇怪的石头说的话:“嗯…当初凯莉小姐和金先生遭受袭击也是因为计划失败了。金先生太鲁莽了,因为敌方首领说了嘉德罗斯大人的坏话,就急于辩论,甚至忘了自己还在敌营里。”

嘉德罗斯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会笨到这种地步。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善良到这种地步。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伤害这样的人。魔王开始忏悔了。魔王叹着气,将少年的身体浮起,绷带与血液分离,自动拆开掉落。少年的伤口触目惊心,被激光击中的部位形成空洞,绷带一拆除,血液就开始滴落。魔王眉头一皱,伸手覆盖在伤口上,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缩小。少年疼的满头大汗,嗓中尽是呜咽和闷哼。魔王担心着,于是放轻了力气,动作轻柔的帮少年疗伤。少年的眉头这才略微松了些。嘉德罗斯的右手上都是金的血。嘉德罗斯的手还在伤口上覆盖这,他的眉头轻蹙,手心中散发出淡金光芒,将金的伤口愈合。伤口完全愈合后,嘉德罗斯看了看自己右手上的血液,又将攥成了拳,才去找毛巾将手擦了擦。嘉德罗斯坐在金的床边,俯下身子,亲了亲金的额头,又吻了吻他的唇。嘉德罗斯其实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最后只能说出一句。

“……辛苦了……”

金的睫毛颤了颤,似乎是感觉到身旁有个人坐着。他慢慢的睁了睁眼,虽然视线还十分的迷糊。嘉德罗斯看见金快要醒来,心里却突然开始害怕了。等金完全坐直了身子,视线也能看清东西后,嘉德罗斯正低着头等着对面的人对自己开口说什么。哪怕是训斥,是辱骂,他嘉德罗斯也绝不会跑。因为这都是他该得的。但嘉德罗斯发现对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于是他抬着头,悄悄看了眼金。金的眼里似乎有泪水在打转,但是是那种淡淡的。最后金伸手抹了把眼睛,似乎是自嘲般的笑了笑。


“……怎么了,即使是在梦里,你也不打算放过我吗。”

“——魔王大人。”


当熟悉的人口中说出自己完全不熟悉的称呼时,嘉德罗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颤了一下。

评论(30)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