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十四』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格瑞第一天来到这里的待遇自然要比金强,就算没有睡得地方,嘉德罗斯也为他准备了床,至少比木板好得多。嘉德罗斯确确实实的在思考了,在思考这个问题。但他并不打算快速回答格瑞,因为他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确认。

回到天界这边的金行动也很快,他是行动派的,基本不会思考太多,身体就已经提前一步行动了。金没有回家去见秋和丹尼尔,他暂时还不想让姐姐知道自己回来了。况且,如果见到姐姐的话,自己身上的这些…一定会被发现的。于是他在各个地方打着转,顺便收集情报。是关于那些“恶人”的情报,收集的越多越好。他收集这些,一是为了嘉德罗斯,二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心,即使嘉德罗斯侵犯了自己,对自己的温柔也好感情也罢全都是假的,但自己还是喜欢上了。还有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这些“恶人”似乎为了消灭整个魔界和魔王嘉德罗斯在背地里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个范围属于自家姐夫丹尼尔的管辖范围。自己也能够顺便帮些忙,无论结局好坏,过程总是好的。他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

金其实并未成年,但酒馆这种地方,只要是冒充自己是来找人的话,就可以随意进出。加上他是大天使秋的弟弟,以及拥有“现·魔界王妃”的身份。本刷脸就可以进入了,但若那样就会有少数人发现金回来了,于是金去了一个朋友那儿。去了鬼狐天冲那里,他的店可是——面具专卖店哦。话虽这么说,但鬼狐的面具也不是普通的面具,有各式各样的,攻击系,防御系……这是根据天使们自己的身体属性来选择购买,但如果购买错属性,力量不会削弱,但防御力会有明显的下降。鬼狐天冲认识金的原因的因为他的妹妹,凯莉。凯莉虽是天使,但却依旧被称为“魔女”,她被称为“星月魔女”,因为她太过于喜欢恶作剧。所以给了她“星月魔女”的称号,不过这可不是贬义词,是褒义词。凯莉喜欢捉弄人,当然,既天然呆又神经大条的金是她最过于满意的对象。但被耍了几次后,金还是想和凯莉做朋友。凯莉可没金那么固执,最后败下阵来,答应了。

金来到鬼狐的店,鬼狐见到来者的面孔,金瞳微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看金进来后一言不发,只是垂了眸叹了口气。鬼狐天冲觉得金似乎要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但以他现在的身份不好过问,于是拿起自己的专属面具戴上,站在柜台前去询问。

“哦呀,这不是金先生吗。这次来我的面具店,是想要买哪种面具呢——?”

“呃…啊,我想想……”

“好的。请您想好后告诉我。”

“嗯。”

鬼狐站着不动,看着金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开口。

“……鬼狐。”

“嗯?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吗?”

“嗯。你帮我找个适合我的吧。……普通的就行。”

“……普通的面具?”

“遮住脸就可以了。”

“……啊,好。”

鬼狐天冲以店主的身份自然是不能够过问原因的,即使他知道如果自己问了,金一定会回答自己,但他还是没有过问。原则这东西吧,还是比较重要的。但鬼狐不愧是鬼狐,还是留了一手。他把一个拥有防御力的面具给了金,虽然不知道金要面具做什么,但一个平时从来都不戴面具甚至拒绝它的人开始要面具了,就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他把有着防御力的面具给了金,金拿了过来后问鬼狐价钱,鬼狐只是笑了两声后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金回来后把钱给他。金愣了愣,说了句谢谢,便转身出门。金一出门,凯莉刚巧坐着星月刃回来,他看见金抱着怀里的面具向前跑,第一反应是:金买了鬼狐的面具?第二反应是:等等,他买面具做什么?第三反应:……糟了。于是凯莉坐着星月刃一路下滑飞到金的身旁,金边跑边扭头看着凯莉。

“诶,凯莉?”

凯莉装的不慌不忙,口中依旧含着棒棒糖。

“嗯。哎呀,金,你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呀~☆”

“诶?我、我……去,去酒馆……”

金的步子慢了下来,变成了慢慢走路。凯莉也正好从星月刃上下来,一个挥手将星月刃收起来。

“哦?去酒馆做什么呀?你该不会要去喝酒吧——?那我可告诉秋天使大人咯!☆”

“别别别!凯莉我告诉你、告诉你还不行嘛!不要告诉姐姐我回来啦……!”

“嗯~☆那请务必,讲、清、楚、哦——”

“……唉。”

凯莉见金叹气,的确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金会叹气,因为他从不曾露出这种神情。金在后面的时间里告诉了凯莉所有事情,包括为什么去魔界,又从魔界回来,以及他现在要去何处,做什么。凯莉眸中的色彩隐约黯淡了些,他听着金用着无所谓的口气去讲述嘉德罗斯还有格瑞,凯莉自然不反对金与谁在一起,无论对方性别如何,凯莉作为金的朋友,都是不会歧视他的。哪怕有那么多人议论当时的嘉德罗斯选了个男的天使作为王妃。但天使嘛,总归是善良的,大都接受了。只是现在,凯莉有了想用星月刃宰杀嘉德罗斯的想法,即使凯莉打不过他。

“啧…该死的渣男,嘉德罗斯。”

“呜哇…也、也不能这么说嘛……!”

“……你还要帮他说话吗,金。”

“哈哈…,……嗯。”

凯莉也是很佩服自己的这位朋友的脑回路。她现在多少有些开始同情格瑞了。但现在最多的不是和金唠家常,她必须直入主题,弄清两点,一是金现在要做的事情,二是情感问题。虽然关于情感,凯莉自身不好插手,但如果是为了这个把她当做朋友的人,后台帮帮忙也是可以的。……这样的话,至少可以帮帮当年把她自己从黑暗中拉出来的人。

“金。”

“嗯?怎么啦凯莉…?”

“我开门见山的问了。你觉得这一个月下来,你对嘉德罗斯那个人的情感怎么样。有变化吗。或者,问得更清楚些吧。你,喜欢嘉德罗斯吗。”

“……欸。”

“我给你思考的时间,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先回答我你要去酒馆打探的“恶人”情报,我自然不介意。离酒馆还有一段路,你有足够的时间思考,然后回答。”

其实凯莉也不傻,她也发觉到了。金从那边回来后,变得竟有些多愁善感。然后,从对话里凯莉也能隐隐约约知道,关于酒馆的情报,多半也是为了嘉德罗斯那家伙。回答是肯定的,但是她的这个朋友,偏偏毫无情商。两人在路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金回答了凯莉。

“……喜欢吧。大概。”

“是真的吗?☆”

“我,我也不确定啦。但是……我觉得嘉德罗斯很温柔。哪怕他……哪怕他只是当我是一枚棋子,把我当成替身,把我当做格瑞的代替品,然后侵犯我……但我还是觉得,嘉德罗斯,是个温柔的人……”

“啊啊……真是、败给你了。”

“诶,怎么了凯莉?”

“我说啊,金。虽然我很不甘心,知道吗?我很不甘心。因为嘉德罗斯伤害了你。但是。但是,你这个感情百分百是喜欢。你觉得,你对格瑞有这种感觉吗?”

“唔……格瑞啊。格瑞的话……我当然喜欢格瑞啦……!但是、但是……但是不一样嘛。总觉得…格瑞…的喜欢…缺了点什么……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凯莉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也不清楚。感情那种东西,我不了解。但那种事情,只有你自己清楚。金,我不甘心是因为嘉德罗斯伤害了你,我无法帮你狠狠地揍他。但还有一点就是。因为,你喜欢他。所以,我…我也不会擅自去做什么。”

“……这,这样啊……”

“呼……算了,这个事情先放一放吧。金,如果不想被伤害的话……就……忘了他吧。把他对你的好,温柔,善良,全部忘掉。这对你来说很难,但是,只有这样……像他这么别扭的人回过头来才能长点记性。得让他记住,你受到的疼,有多厉害。总之,不聊这个了。换话题。说吧,打探“恶人”情报,你想做什么。”

金的脑子有些混乱了。其实他自己原本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只是身体出于本能,就先一步行动了。而至于嘉德罗斯……他不愿多想。金开始给凯莉说自己的计划。凯莉静静的听着。

而被二人议论的后者,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脑子自然也不清醒,混乱,混乱。他的身体自然下坠,然后把整具身躯都陷在床垫里。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但胸口的躁动却停不下来。嘉德罗斯侧着身子,看着床的另一半。那里原先躺着人,躺着金。躺着他可以一手揽过的人,躺着他可以抱着闻他身上气味的人。嘉德罗斯自己也察觉到了。自从金离开后,他就觉得这个城里少了什么。像是少了太阳,又像是少了……少了……温暖?是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呢。丢失的东西,少了的物品,究竟是什么。嘉德罗斯伸手,像是揽过金一般,做了和平时一样的举动。只是这次,怀中什么都没有。嘉德罗斯猛地睁眼,不再在自己的幻想中沉迷,他发觉自己对金的事情太上心了。甚至到了这么可怕的地步。

“……我……我竟然……”
“……喜欢上他了……?”

这边还沉浸在震惊中,而那边更不用说。

“什么——?!!!!!”

“嘘、嘘——!凯莉你小点声!!!”

“不行,不行!我绝对不同意!你这是去送死知道吗?送死!”

“……你,你听我慢慢来…解释……”

“不行,不听!你这就是去送死的吧?想一个人单枪匹马冲进“恶人”的老巢,把他们一网打尽啊?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真以为在拍电影,是个超级英雄吗?你别忘了,虽然身份是天使,但你现在连自己的能力都不能很好的掌握。你这进去不是送死是什么!”

“凯,凯莉……”

“不行,不行。我绝不同意。……除非。”

“除非?”

“你让我和你一起去~☆否则免谈☆”

“诶…诶……?可是很危险啊,我不想把凯莉卷进来……”

“你还知道很危险吗!”

“对,对不起…我认错…我道歉……”

“啧。总之,如果我不跟你一起,你走后我就去找秋大人。”

“哎哎,又拿姐姐威胁我……!……唉,好吧。但是…真的会受伤……”

“不用担心。我可比你强哦。”

“……哦,哦……”

凯莉和金在酒馆门口,金低下头戴上了面具,正准备走进去,却发现凯莉站在门口不动。

“怎么啦凯莉?你不进去?”

“啊,我看到一个很可爱的发饰。你先进去,我马上就到。买了东西就来——☆”

“哦哦好的!”

凯莉看金进了酒馆,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了老骨头。她低下头去,对老骨头说了什么后,将老骨头抛向空中,见老骨头自己向着反方向飞去才放下心。然后在刚才自己指的地方买了一个月亮的小夹子后,大大方方的进了酒馆。找到了带着面具坐在前台的金,然后坐在他的身旁,同他一起打探情报。

而正在收拾面具的鬼狐天冲却看见凯莉的贴身小保镖,老骨头从门缝那儿钻了进来。

“鬼狐大人。”

“什么事。凯莉怎么了?这可真是稀奇。她居然会让你给我带话。她也有有求于我的一天啊——?”

“是的。鬼狐大人。凯莉小姐要我这么给您传达。”

『鬼狐天冲,如果我三天后没来你的店里找你,你就去找秋大人或丹尼尔大人。告诉他们,我和金呆在一起,并且很有可能在“恶人”的老巢遇难,请求支援。若三天后我来了你的店里,这件事情当做不知道。保密。』

“以上。我的传达已经结束,我该回去找凯莉小姐了。鬼狐大人,再见。”

“……嗯。慢走。”

鬼狐天冲似乎还没回过神,他听见“恶人”老巢四个字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两个人?跑去“恶人”老巢????这怎么可能啊。啧。

鬼狐摘了面具,脸上闪过一丝焦虑。再怎么说,凯莉也是他妹妹。即使他们相互看不顺眼,也都自身否认了自己的感情,但是,……这靠着血脉维持着的罪恶啊。无法挣脱。他的金瞳微阖,双手交叉抵着下巴。

……这种时候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啊,凯莉。



『请务必别给我去寻找丹尼尔大人和秋大人的机会……』


鬼狐天冲这么想着。

评论(11)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