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十三』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格瑞来了。嘉德罗斯自然表示欢迎。而金却没能下楼去接格瑞。因为他必须把自己洗干净。他并不想让当年的发小看见自己的这副模样。这副,肮脏的模样。

格瑞心思自然细腻,他看见嘉德罗斯脸上的微笑,又发觉金没有下来接自己。无论金有没有喜欢上嘉德罗斯,出来迎接自己也是一定的,因为他的天然氛围太重。

“金呢。”

嘉德罗斯听见格瑞这么问自己。他本该喜悦,却在看见格瑞时莫名的有些郁闷。听到这个名字从格瑞口中说出,他却又烦躁。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昨天对金做了那种事情,还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人眼中永远没有自己。

“谁知道呢。”

他用着昨天金回答他的话语,来回答格瑞。

“不过,”

“嗯?”

“他已经不是你的小天使了,也不是你的公主了。”

格瑞怔了怔,脚步停了下来,呆在原地。啊,这样啊。嘉德罗斯果然…

“格瑞,好久不见——!”

格瑞正想着金时,金却突然跑了出来。朝着格瑞面带微笑的招手。他的笑一如既往,纯净又透彻,包容星河万物的眸子湛蓝依旧。只是身上穿的衣服,严严实实的遮住了身体的每个部位。这在快入秋的季节并不奇怪,只是今天的天气并没有那么寒冷。加上嘉德罗斯刚才说的话,格瑞也隐约察觉到了。只是,他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说。格瑞不甘心。他不想把金交给这种毫无感情只知道占有的怪物,格瑞转过头,瞪了眼嘉德罗斯,但顿住的不是嘉德罗斯,而是格瑞。因为格瑞清楚的看见,嘉德罗斯在看到金露出笑容时,神情柔和与愣住的那一瞬间。而金却刻意撇开头,不去看嘉德罗斯。

格瑞知道的,如果说金喜欢嘉德罗斯,那么他会自然而然的退出。能让深爱之人得到幸福,也是一种别样的温柔。只是温柔的过了分,也会伤害到自己。

“那,格瑞要好好的待在这里哟!这一个月下来,我对这个狂妄自大的神经病也多少有了了解。其实格瑞什么都不用做的!嘉德罗斯很温柔的啦。他会帮你打理一切的。啊对,但是他这个人吧就是不会做饭……噗,很有趣吧。而且还有啊,我给你说,身为魔界的魔王,嘉德罗斯居然害怕假的鬼哦!下次想整他的时候就把他拉去电影院去看恐怖电影吧!怎么样,很好玩吧,明明是个魔王却害怕假的鬼怪什么的……哦对,还有还有……他不喜欢吃甜的………………”

格瑞不说话,安安静静的听金讲他与嘉德罗斯的琐事。身为金的发小,自然知道关于他人的习惯金会容易察觉,但记得这么清楚,几乎列成了条例的,除了自己以外,还是第一次。格瑞看得出金其实喜欢上嘉德罗斯了,也看得出嘉德罗斯对金多少有些感觉。如果金告诉格瑞,他喜欢嘉德罗斯,那么格瑞也会安下心,转身离去。——但格瑞问不出口。

“你喜欢嘉德罗斯吗?”——这样的话,格瑞问不出。格瑞在心疼金。

嘉德罗斯也保持着沉默,听着金给格瑞滔滔不绝的说着关于自己的事情。有些事情,就连嘉德罗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但是金却记下来了。对于一个昨日才侵犯自己的人,今天对他人诉说的时候,还能不停的说着关于他的好和善良吗?金做到了。嘉德罗斯从不知道陪伴了自己一个多月的人会对自己的事情这么上心,他明明一直都在把他当做一个道具,当做一颗棋子……等等,是这样的吗?是一直都把他当做道具吗?一直把他当做代替品吗?——为什么心里会觉得疼呢。

嘉德罗斯对自己的心还是了解的。多少察觉到了啊。察觉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或许改变了的事实。但他不愿意去承认。宁愿最后的结局是……他什么都得不到。但自己一定会后悔的。嘉德罗斯这么告诉自己。

被两个人同时在大脑进行大脑风暴的当事人又何尝不是痛苦的呢。金也不甘心。不甘心……嘉德罗斯的视线从未在自己的身上停留,有一瞬间,他嫉妒格瑞了。可他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害怕。他本就是为了格瑞才会来这里——这么一想的话,心情似乎也变得好了很多。

格瑞突然俯下身子朝着金的耳边说了句什么。金的神情露出一瞬的慌乱,然后又变得镇静,最后又像是在隐忍什么似的开口说了句什么。格瑞蹙着眉,没能开口。嘉德罗斯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是觉得,似乎有种奇妙的眩晕感。他们的对话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恰当适好。

金该走了。

然后,告别的话没有很多。只有一句。

“嘉德罗斯,”
“……拜拜啦——!”

嘉德罗斯突然不想听见这句话了。少年微笑着朝他挥手告别离。为什么会有种自己的猎物逃脱囚笼,离开自己的感觉呢。

而格瑞也很干脆,他已经做好了问话的准备。嘉德罗斯还在看着金的背影,而格瑞已经走进了大门。进了城后,格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朝着客厅的沙发瞥了一眼,然后坐了过去。嘉德罗斯刚准备开口,但被格瑞提前了一步。

“嘉德罗斯,你知道我并不愿意当你的未来伴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你,喜欢金吧。”

嘉德罗斯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瞬,又继续微笑着开口。

“哈,怎么可能。我喜欢的人你不是一直最清楚吗?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啊。格瑞。”

“少骗人了吧。以前的确如此,但现在未必。”

“什么。”

“你或许自己看不见。刚才金离开的时候,你露出了怎样的表情。看见了那副表情的我才知道,原来你嘉德罗斯也是有感情的。”

“……我,露出了怎么样的表情。”

“很悲伤吧。”

嘉德罗斯不相信。自己怎么可能露出悲伤的表情。况且是为了一个渣渣。格瑞似乎早就料到了他的这个回答。叹了口气。

“这个问题的答案你自己去思考,什么时候给我回复都可以,我是无所谓。但我劝你最好不要太晚给我回答,不然的话,你可能会后悔。”

“呵…我能后悔?”

——自己会后悔的。嘉德罗斯突然想起刚才自己心里所想的这句话。

“是啊,如果太晚的话,你会后悔的。”

格瑞撂下这句话后转身上楼,说要先看看各个房间在什么地方,他要先记住位置才行。但格瑞告诉嘉德罗斯,他们不可能住在一间房子,就算嘉德罗斯强制也是没用的。

格瑞上楼看房间的位置了,而嘉德罗斯却还在楼下思考格瑞的问题。


“……喜欢他?”



“……怎么可能呢。”

评论(1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