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九』(大甜饼)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于是,怀着忐忑的心。金抱着嘉德罗斯下午丢给他的枕头和毯子,站在一扇红皮门的门口。他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在给自己下决心。然后,等他终于做好决定,伸手刚准备触碰那扇门时,门刚巧开了。嘉德罗斯拉开门一脸懵逼的看着金,金的手还保持着伸出去的动作,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最后,金把手收回去。

“……哈哈,嘉德罗斯,晚,晚上好啊!”

“……好个鬼啊。这么晚了你跟我说晚上好?少废话,睡觉。”

“哦、哦……”

金就这么抱着枕头和毯子走进了嘉德罗斯的房间。嘉德罗斯的房间很干净,他一般也不让外人进来打扫。床,床头柜,衣柜,两把椅子,一个小小的桌子。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了。金把枕头规规矩矩的放在床上摆好,然后又把毯子铺在床上。而嘉德罗斯早就躺在床上了。一边侧过身看着金,一边露出一个(至少在金眼里)很欠打的微笑。金被看的浑身不自在,最后突然开口。

“那个…要不我……”

“不行。”

嘉德罗斯早就猜到金想要说什么。反正八成是:要不我回去住?要不我睡地上?要不我和你分开睡?于是便在对面人话还没说完时就先斩钉截铁的拒绝了。金也理所当然的吃瘪了,然后默默的低下了头。暗自感叹自己的不幸。

“快躺好,睡觉。”

“哦……”

金在躺下时,只顾着去思考刚才的事,丝毫没有注意床与自己的距离。于是很完美的。

“碰!”

“……”

“……”

金的后脑勺撞在了床的后板上,发出一声巨响。嘉德罗斯沉默了,金也沉默了。

“……好疼啊。”

“……听起来也是。”

金觉得床板那似乎在晃,一扭头就瞅见嘉德罗斯那张尽了全力在憋笑但是失败了而大笑的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真的傻吧?”

“啰嗦。”

金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有一个想法。

『想要看他笑起来的样子』

是的,他想要看嘉德罗斯笑起来的样子。嘉德罗斯的侧颜很好看,于是金那天想,嘉德罗斯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这是他第二次笑了,第一次大笑,金没有仔细看。而现在嘉德罗斯的脸就在自己的对面,他看着嘉德罗斯脸颊下方的黑色星星,又看着他眯起的金色眸子。不由自主的,是完全不受控制的,将手伸到前去。他太过于投入,连嘉德罗斯的笑容停止了都没有注意到。只是,把手覆在嘉德罗斯的脸上,然后用指尖去轻轻触碰嘉德罗斯的眼眶。嘉德罗斯的笑声是在发觉对面人神色不对后停下的,他没有反抗对面的渣渣对他的动作,而是就那么看着金。金看着他的脸颊,而嘉德罗斯则是注视着那双眼睛。嘉德罗斯一直觉得那双眼睛很好看。包容了星河万物的眸子,该有多少见?房内一阵缄默。嘉德罗斯注视着那双正在注视着自己的眼瞳,而那双眼瞳的持有者却在看着对方。似乎是一种无言的默契,寂静的空气既不沉闷,也不压抑。反倒升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呜哇!抱歉…!!”

金终于是反应过来了。急忙忙收回手,转过身子背对着嘉德罗斯,不敢去看他。然后暗自懊恼:哇…我刚才在做什么啊!!!以嘉德罗斯的视角来看,他倒是不介意这个渣渣再多看会儿他帅气的脸庞,但这个渣渣居然擅自的把那双眸子拿走,这就很过分了。嘉德罗斯刚想伸手把他转过来,却突然发现那个渣渣的耳尖有点泛红。嘉德罗斯的心情不知怎么的,突然好了不少。

“哦——?怎么,被我帅到了?害羞?”

“怎么可能啊!”

“切,耳尖都红了。”

“要你管啊!那是太热了!”

“嗤,你就使劲儿找理由吧。”

“哼。”

嘉德罗斯看着金的背影,二话不说,伸手把他直接揽了过来。金的背贴在嘉德罗斯的胸膛上,他甚至能够感受到从嘉德罗斯的胸腔那里传来的心脏的律动。金一下慌了手脚,大声询问嘉德罗斯要做什么,而后者只是把他当做毛绒玩偶般搂紧了他,鼻尖轻凑他的后颈,呼出的湿热气息让金觉得后颈痒痒的,耳尖的红晕又深了几分。

“别动。”

听见命令般的语气后,金的身子略微僵硬了点儿。但还是习惯了下来,慢慢的放松了。嘉德罗斯只是这么揽着他,没有做多余的事情。嘉德罗斯其实内心也在思考:这个渣渣抱起来的手感或许会更好,不过这么抱着睡不舒服,先揽着吧。哦,他那双眼睛真好看,有时间要多看看。……他后颈,有点香,什么鬼啊这就是自带体香?只是嘉德罗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自己的耳尖也有些泛红。

看着这样的金,嘉德罗斯莫名的有种安心。他和金都是睡眠十分轻的人,一点小动静都会睡不着。但抱着怀里的这个人,总觉得……舒服了很多。于是伴着一种莫名的香气,嘉德罗斯阖住眸子,没过多久便昏沉睡去。而被抱在怀里的那位小祖宗,一开始觉得十分不舒服,后来突然觉得这和自己与格瑞待在一起时很像。偶尔格瑞也会抱着他睡。金成功的在嘉德罗斯的身上找到了格瑞的感觉,没过多久也昏沉睡去。

或许这是这么多年来,嘉德罗斯睡过的最好的一觉;而这或许是金来到魔界这么久,躺的最舒服的一次。

金开始觉得,嘉德罗斯并不是有点温柔。而是十分温柔,特别温柔,只是从不外现罢了。

评论(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