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八』(小甜饼)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金果然没让嘉德罗斯失望。一觉睡到天色变暗,等金睁眼,窗户外的阳光已经下去了。转而代替的不是黄昏,而是黑暗。这样金开始思考自己这是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起身开了门,却发现嘉德罗斯已经不知从何时开始站在那里了。嘉德罗斯见门开了,扭头瞥了眼金。

“快点换衣服,我们该走了。”

“啊??哦、哦……”

“……你那个头发怎么回事。”

“嗯?”

嘉德罗斯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指了指金的头发。整个乍了起来,金色的头发卷的厉害。嘉德罗斯不知道对面这渣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到底得怎么做才能变成这副模样,这头发……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金一脸后知后觉的样子,然后突然啊了一声,把门猛地一关。徒留嘉德罗斯在门外一脸懵逼:??而金进了房子后直奔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后朝着自己的头发随手抓了两把。让它们看起来多少平了些后才安心下来,再度打开门。只是这时候外头迎接的就不是嘉德罗斯了,而是怒气值一路上升的嘉德罗斯。

“…呃…那个……你……”

“……好大的胆啊。敢甩我的门…?”

这门是趁金睡着时修好的。嘉德罗斯可不想再修一次。堂堂魔王居然修木门,说出去可就不只是笑话这么简单了,恐怕能当段子玩儿上五百年。金伸手用食指挠了挠脸颊,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嘉德罗斯在内心暗自叹了口气,心想算了我一魔王不和你这渣渣计较。

“嗯…那我们还要去早晨去的地方吗?”

“嗯。”

“哦哦这样!”

金二话不说迈开步子就走,没走几步就被嘉德罗斯拽着领子强迫停下脚步。

“嗯?怎么啦?”

“……”

“嗯?怎么了啊…怎么了…?”

“喂。渣渣。”

“啊?”

“……你该不会,路痴吧。”

“……”

这次轮到金说不出话了。金的确路痴。而且是,特、别、严、重!在天界的时候因为有格瑞在,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因为格瑞一定会找到他,无论他在哪,格瑞都能找到。金有些不悦的撇了撇嘴,似乎,在他的印象里,好像的确有人说过他是个不认路的笨蛋。——当然,是被说过很多次,只是被金主动忽略了。嘉德罗斯看着对面人的反应,真的开始认认真真的忏悔:靠。本大爷当初到底怎么想的。怎么偏偏选了这家伙。但没办法,自己选的人,哭着跪着也得照顾好。嘉德罗斯的眼角抽搐了两下,然后松开金的领子,指着反方向说到。

“……走这边。”

“……哦。”

嘉德罗斯很是佩服金,明明是个路痴,居然还能找到雷德给他安排的客房。但他不知道,金在几个小时前跑错了好几个地方才找到自己的客房,然后进去趴着哭了一场。

老地方,元老院。还是一样的老面孔。还是一样的座位。只是桌上的餐饮变了。魔界也是讲究营养搭配的。眼尖的元老都能看出这个年轻人眼上的泪痕,只是无人开口询问。毕竟嘉德罗斯那边已经在释放低气压了。但还是有不看空气的人,有个年轻点的元老开口问到。

“金先生脸上的泪痕是怎么回事?”

“诶…?”

金被问到这个问题时还是浑身颤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转头看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闭着眸子装作什么没听到。但这不是重点,金想起嘉德罗斯在房里对他说的话,“泪痕被发现的话就宰了你。”于是金打了个颤。并不是因为问题,而是害怕嘉德罗斯威胁到他的性命。

“金先生?”

元老的文化把金拉回现实,金低头思考了一下,便开口回答道。

“嗯!是的!我脸上的确是泪痕!”

嘉德罗斯抬了一下眸,没有说话。他想看看这个人接下来会怎么说。金清了清嗓子后又开口。

“我摔倒了。因为来了魔界不了解,而且我又笨手笨脚。所以摔倒了。”

“啊……?”

很显然,元老们也是抱着一群懵逼的脸。

“嗯。没错。而且摔得很惨。在地上滑了一跤,而且还在楼梯上磕了一下。我的背因此撞到了柜子,脖颈后面也受了伤。”

“嗯???你没事吧???快给我们看看!”

“嗯!现在没事啦!你们瞧。”

金站了起来,转了个身,指了指自己雪白的脖颈。

“看,没有伤哦!是嘉德罗斯治好的!所以说,嘉德罗斯很温柔嘛。”

“????!!”

“哦,不过我背上的伤还在。淤青,还有紫红色的。”

“…嗯…为什么这个伤不让嘉德罗斯帮你治好?”

“因为是我提出的。我说,这个伤不要消除。”

“为什么呢?”

金似乎没有料到对方会这么问,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金虽然笨,但论反应的迅速,没多少人比得过他。小脑瓜一转,便想到了对应的话。

“因为这是第一次在魔界受的伤呀!所以不想抹消掉!而且很疼啊,也给我长个记性。让我记住,以后走路要当心,不可以分神,否则还会摔跤——!嗯…那么为什么元老先生们这么在意这点小伤呢?我本人都不在意呀。”

元老院的这群老头本以为能够问出点什么,没想到不仅什么都没问出来,反倒被设个少年的话绕进去了。只得尴尬的结束话题。

“呃、哈哈…这不是关心你嘛!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是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叹了口气想着嘉德罗斯大概不会再说什么了吧,又扭扭头看着嘉德罗斯。哪知嘉德罗斯趴在桌上,肩膀似乎一颤一颤的,这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在憋笑。

果不其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啊你这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理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哈,这么个破理由居然能让那群老头儿吃瘪,你是个天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元老院刚出来,走了没几步,金的耳朵里已经全都是嘉德罗斯的哈哈笑声了。金很想发火,但只得忍着,然后不断告诉自己:要文明要文明,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不值得。而嘉德罗斯是真的觉得这个渣渣有意思了,这么弱智的理由还能让那群老奸巨猾吃瘪,他也是个人才。

“喂,渣渣。”

“嗯?”

“我说你,要不要和我玩个游戏啊?”

“哈?才不玩。和你玩准没好事儿。”

“强制命令。”

“……过分。”

“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了。在格瑞做好准备前的一个月,你要不要来试试真的当我的王妃?”

“……诶?”

“因为我发现你这人还挺有意思。来玩吗。”

“不玩!”

“……啧。不玩也得玩。”

“…过分!你这是绑架!绑架!”

“你不就是被我绑架到这里的么。这点小事儿别在意别在意,反正,你既然待在这。那你说说,你身上也好,你整个人也罢。哪个不是我的?”

“……”

金被这么一问反倒懵了。仔细一想,他说的好像也对哦。自己虽然不是被五花大绑来的,但也和绑架差不多啊?而且,自己在他的地盘里……。

“切,玩就玩。”

“呵。那好办,首先先做第一件事。”

“嗯?什么。”

“先从你那间破烂不堪的房里给我出来。”

“那我住哪儿?!”

“哈?你白痴么。当然是住我房间了啊。”

“……嗯????”

嘉德罗斯虽然不是第一天知道他蠢,但他是第一天知道,像他这么蠢的,还真没几个。

评论(19)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