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四』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嘉德罗斯回了房后心中莫名的躁动,而他自己也意识到这个躁动的来源不是格瑞。而是那个金发小子。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一想到他刚才的笑容,心中就莫名升起一种躁动。那种感觉像是火焰,不停的灼烧他的心脏。他快要被压抑的喘不过气了。嘉德罗斯索性将脑子放空,躺在床上昏沉睡去,甚至没有思考金睡在哪里。而那个正在找住所的少年还在城堡里晃悠。

“啊…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我住在哪里?”

金随手拉住一个红发青年询问,那个男青年叫做雷德。是嘉德罗斯亲近的手下之一。雷德一看这是自己老大的夫人来了,急忙忙的给金说了嘉德罗斯的房间。金却摇头了。他的脖子上现在还有着嘉德罗斯的手掌印,红的泛紫。金对此除了无奈外,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的粗神经是出了名的。雷德知道嘉德罗斯打的什么算盘,虽然嘉德罗斯早就通知过,这城堡里的人别对这个金毛小子有任何好脸色。但雷德觉得这个人和格瑞比起来,他更想让这个金毛待在自己老大身边。毕竟以前为了陪老大追格瑞,自己辛苦了不少。于是他想了想,又开口。

“呃…大人,您要不去睡客房?虽然那儿很久没收拾了,又脏又乱……但,但也总比没地方睡好吧?”

“诶,可以吗?好的。没关系啦!我只要有可以睡觉的地方就好!地板也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啊…好。委屈您了。”

“没关系啦!”

于是雷德领着金一路走向客房,他突然开始有点心疼这个少年了。只是少年脸上挂着的笑容从没消除过。到了房门口,金站在那里看了看门把手。上面积了一些灰,打开后里面会是什么样子,金早就料到了。如他所料。匙孔转动后扑面而来的便是灰尘,呛得雷德和金一块咳嗽了好几声。雷德看着这积了好几层灰的地板和书桌,还有空荡荡的床板,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他不知道身边的少年现在是什么感觉,或许不太好…不对,肯定不太好吧?

“那……”

“谢谢!”

雷德刚想开口说要不要和他先住一起,这里实在是太脏了。可是金却赶在他前回应了自己的应对态度。雷德有些诧异,扭头看着金。却刚好对上金的那双湛蓝眸子,以及他那无可代替的笑容。雷德呆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在思考,他在想。如果自己的老大,一开始喜欢上的人是这个少年,那该多好。

“哦,对啦…!我叫金。别喊我大人了…怪别扭的……”

“诶,那怎么行。大人就是大人,我们可不敢违背元老大人的指示。”

“欸…,好死板哦…那这样,在元老面前的时候喊我大人,私底下叫我金吧?至于在嘉德罗斯面前……”

金顿了顿,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于是咽了咽口水,又接着展露微笑。

“就对我凶一点吧。嘉德罗斯肯定有给你们说什么的对吧?”

金早就察觉了。当他看见雷德躲闪的目光,和刻意撇开的头时。他就明白了。而雷德比起诧异,更多的是震惊。他不知道这个少年,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灵魂。因为他不知道,究竟什么样的灵魂才能造就这样的纯真。

“别为难了。别让自己难办,也别让嘉德罗斯难堪。”

在雷德思索的时候,金的一句话又将他的思绪打断。只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金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许多,那时的语气平静,但眼神中却都是复杂的情绪。雷德紧紧捕捉到了一点。仅此而已。

“晚安。”

雷德看着金朝他挥了一下手,然后蜷缩在木板床上阖住眸子。出于本能的不想去打扰,于是他点了点头,从房里退了出去,连同门一起带上了。金没有说话,他是真的累了。他想睡了。他在心中和姐姐说晚安,和格瑞说晚安,和世界说晚安。最后对自己了晚安后,便昏沉睡去。

评论(9)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