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梓沐

哈咯,这儿夜梓沐🌸

圈多文杂,什么都写点。
最近主凹凸跟原耽,懒癌患者欢迎催稿。
更欢迎扩列,QQ:3116709477。

“无爱纪”『三』

*主嘉金,穿插嘉瑞瑞金。
*天使恶魔para。

预料之外又处于意料之中的,嘉德罗斯没有选格瑞,金没有抵抗。嘉德罗斯下了座,走到金身边,抬手揽过金的肩。然后冲着格瑞笑了一下。格瑞的性子就是那样,哪怕他在心底已经把嘉德罗斯千杀万剐不下千百遍,但在面上却决不会表现出来。只是看着嘉德罗斯的眼睛,直直的那种注视。嘉德罗斯既喜又悲,他喜,因为格瑞终于肯正眼看他,他悲,因为格瑞是因为他揽着的金才去看他的。

金还处于状况外,他现在只有一个意识。就是自己要去魔界,给这个魔王当伴侣了。金甚至连情窦初开都没有,又怎么会知道床上的那种情事。他更不知道自己去魔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说的好听点是照顾魔王,说的难听点就是去帮忙解决魔王的性欲。更何况,这个魔王还是对自己有敌对意识的。有的魔王好,对着自己的伴侣产生了爱慕之心,爱恋之意。那么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都会变的甜蜜。很显然,这对金来说,是不可能的。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格瑞看着嘉德罗斯,又转目将视线放在金身上。嘉德罗斯早就开始发怒了,他提起金的领子,把金扛在自己身上,单手将他一路扛回魔界,而格瑞只能和众人一起看着他们的背影。到了地方。金对于魔界并不熟悉,初来乍到,他对一切都很好奇。总想着伸手去碰碰这个,摸摸那个。因此在嘉德罗斯的身上多少有些不老实。嘉德罗斯本来就怒于格瑞对他的态度,而现如今怀中的扭动更是增添了自己的怒气,他没有办法,但他需要发泄,所以他将这种怒火活生生洒在金的身上。金是他的出气筒。当金好奇的伸手想要去触碰黑色的玫瑰花时,嘉德罗斯狠狠的呵斥了一声。

“…啧,别碰!”

嘉德罗斯的语气中满是怒气和不耐烦。金再怎么粗神经,也是知道听语气的。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是好奇了一下,难道这个人的脾气就这么大吗……?金也不想来这种地方,可他选了自己,自己也没办法。金觉得有点委屈,但又无可奈何,只好撇撇嘴,在嘉德罗斯的怀里老实了不少。嘉德罗斯异常的烦躁。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要给自己挖个坑,明明点格瑞就好了。嘉德罗斯开始后悔了。…不过他是绝不会承认的。

到了城堡,嘉德罗斯二话不说,几乎是把金丢出去的。金的背磕在木柜上,狠狠地撞了一下。金的皮肤比较敏感,属于轻轻掐一下就会变青变紫的那种。这一撞,金还没起身,后背都已经开始泛红了。

“…嘶,喂,你干嘛啊!突然扔掉别人,不觉得这很没礼貌吗?!”

“礼貌?我嘉德罗斯从来都不需要那种东西。况且…”

嘉德罗斯本想转身把领带好好的挂在衣架上,一听到身后少年的声音,本来他就来气,现在更好。什么礼貌,什么规矩,我可去他妈的吧。嘉德罗斯把领带随手一丢,走到金面前然后蹲下,单手伸过去掐着金的脖子,一把将他抓起。对于金来说,窒息感猛地涌上,无论是鼻腔还是口腔都无法进入空气,金的脸憋的生红,喉管因无空气流动而开始不停的咳嗽。直到嘉德罗斯看着面前的人反抗的力气变得几乎没有时,才松开了手。然后又蹲下,看着地上瘫软的一团。伸手覆在金的唇上,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的。

“在没有我允许的情况,谁允许你擅自和我说话了?渣渣——?”

嘉德罗斯的脾气向来暴戾,不是什么好惹的主。金在来到魔界的第一天就知道了。但他没有办法,既然来了,就再也无法回去了。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翅膀好像被一双强有力的手给撕扯掉了。然后鲜血从背部汩汩流出。

“…呵…。”

金不反抗,也不做多余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做那些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他只是笑了一声,带了些许自嘲的意味。嘉德罗斯看到这样的金,心情有些复杂。但他绝不会多说什么,因为他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这个人,从来不会知道愧疚二字是怎么写的。他只需要知道狂妄,自我,唯我独尊这些词就好。嘉德罗斯站起身,拍了拍手后又用手帕细细的擦了擦手,像是很嫌弃刚才触碰了金。等他擦完了手,站定了身子,才对着身后的人开口。

“你可别以为我是真的看上你了才点你的,渣渣。我喜欢的人是格瑞,才不会是你这种鶸。把你带来这里也只是为了吸引他,你最好别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总而言之,你现在不过是我嘉德罗斯的一个工具,用完就扔而已。”

金哪里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他的性格一向阳光又直爽,因此吸引格瑞和许多天使伙伴。他的眼睛,那双包涵千万星河大海的眸子,只要对上,就会让人心生平静与感慨。他的发色是浅金,像极了光线折射后的柔和太阳光。金是善良的,倒不如说,他善良过头了。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意伤害别人。于是,金就想啊。

『如果这样能帮到这个魔王和格瑞顺利在一起的话……那自己这样,受一点委屈…也没什么的吧……?』

一边这么想着的金,突然又微笑了。是无声的那种。嘉德罗斯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他现在看见金的笑颜就觉得烦。嘉德罗斯刚张口准备说些什么,只见金站起身子,将双手摆在胸前,然后把其他手指都蜷缩起来,只留下两根食指。然后金又将两根食指交叉在一起,形成一个“╳”的样子,然后先是放在自己的喉结前,然后又一路向上。最后摆在自己的唇前。示意嘉德罗斯,他现在不会说话,也不能说话。因为嘉德罗斯没有允许他说话。

嘉德罗斯愣住了。他不知道脑子和心里乱成一团的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他除了烦躁和怒火之外,或许就没有别的感情了。他的唇角略微上扬,眉头一挑。

“呵,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就好。”

然后他转身离去。有那么一瞬间,嘉德罗斯想着,『或许那是真的天使吧。』但嘉德罗斯很快就忘了这回事,这种想法在他脑内驻足了还不到两秒。而在他身后的金,在嘉德罗斯转身离去后,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他坐在角落里,背依旧靠着刚才撞到的木柜。整个人把脸埋在膝盖里。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度过。反正肯定不会好过。他叹了口气。轻声道。

“……格瑞…,我有点想你了。”

评论(9)

热度(159)